2008年8月29日 星期五

善媽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心理諮商及功課





週一,進行第一次一小時的心理諮商。我談到照顧特殊兒的壓力目前主要反應在婚姻關係的問題上。所以從這個點切入談。



週一的心理諮商後的功課:心理諮商師要我這一週盡量避免與先生吵架,寫封情書給他,或是多關心先生一點,問他下班累不累(即使善媽自己一天下來已經超累),我沒有真的寫情書(因為之前雙方關係比較緊張,要寫也沒內容啊),也沒有問他下班累不累(因為我知道先生是不會回答的,只會覺得突兀)。
但是我有照社工說的,把自己寫成一封情書,自然多流露對先生的關心,改變我們夫妻關係的循環。



前兩天我有試著和先生溝通。傍晚帶善善購物回家後先撥個五分鐘沖個澡換件乾淨輕便衣服讓自己感覺清爽,然後開始餵善善及自己吃飯,先生回家時表示歡迎和溫暖的態度,保持以前先生出門前和回家後的a hug & a kiss,並在桌上細心擺放先生的晚餐,
先生有感受到雖然我一天下來很累了,但是還是很努力的幫他準備好晚餐並盡量把家裡的事情和孩子都打理完成了,先生也有回流到我身上,比之前對我更體貼,並配合做到我跟他溝通期望他做到的事。



我也和先生溝通,請他晚上我們看電視的廣告時間先關上電視一下子,專心聽我說話,或協助處理一些家裡的事及他比較擅長的事,我告訴他,我知道他上班一天很累,不過家裡有些事情需要他協助,我每天都有些家裡重要的事必須要和他討論和需要他專心聽我說,可是都沒有時間。這樣改變了之前先生每晚一哄完善善睡覺,倒完垃圾,洗完澡,就一定是用電腦上網或處理公事,或是一直看電視直到十二點睡覺,一睡覺又幾乎馬上專心睡著,導致我們之前的僅有的相處非常沒有品質,只是看到一個沙發上的馬鈴薯坐在那裡一整晚,而且我不太喜歡看到先生晚上一直不停的看電視,換做看書還好一些,才不會像一個有回家像沒回家的先生,才不會沒有精神交流,才不會有體沒魂。



週五第二次心理諮商後的功課:我回饋給諮商師,雖然一開始要做週一的功課很難,不過後來夫妻互動關係有漸入佳境。週五諮商後的本週功課是:
我要以善善的角度,以善善的口吻寫善善的生活故事和善善的感覺,例如:我是善善,每天早上起床,我媽媽(爸爸)會......,我的感覺是....等等。等下次心理諮商再分享回饋一些比較深刻的部分給諮商師。



我的
第二個功課是本週要收集先生的優點,用放大鏡把它們放大(*當然很多),用縮小鏡把先生的缺點縮小。



我也用筆記本寫下一些覺得下週諮商值得談的點,讓下次的心理諮商可以更受用完整。我覺得心理諮商真的有朝正面的方向改善我的生活和夫妻關係。諮商師說月有陰晴圓缺,不可能總是滿月,我自己的情緒會有陰晴圓缺,我身邊的人的情緒也會有陰晴圓缺,不可能隨時在滿月的狀態,所以要接受自然的陰晴圓缺。



諮商師也鼓勵我多休息,他認為我們特殊兒家長真的很辛苦而且已經盡最大的力要讓孩子幸福了,所以該休息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多休息。要相信我們已經做得很棒了!善善交到我們手裡已經是最幸福的了!諮商師說我必須先顧好自己才能顧好小孩,所以更要多愛自己多疼自己。



另外,
諮商師談到,還無法好好溝通使用語言或其他能力的善善會很挫折,所以會有比較多的情緒或是用哀哀叫來表達,這是正常的。而我在辛苦照顧之餘還要面對孩子無法輕鬆溝通行動而產生的負面情緒,所以壓力緊繃時會對孩子或別人生氣也是正常的,不妨坦然接受。



Morrisa

2008年8月25日 星期一

算命還真的很準





今晚,Morrisa終於照原訂計畫去認識多年的蔡老師那裡幫全家人看流年。本來的目的是想看善善一個人的命盤,後來還是連善爸善媽的流年都一起看了,因為我後來想到我們一家人是同林鳥,凡事會息息相關。



有幾年的時間,我是很熱衷算命和算命綜藝節目的,不管是手面相,星座,八字流年紫微斗數等等算命的方式,電腦上的算命軟體我也一律都有算過印出厚厚一疊存檔當做自己的重要人生參考。各式算命自修的書我也都精心研究過不少,所以我會看基本的面相,其他命理也都大致有涉獵過。



今天下午當我拿出一疊以前印出自己的八字和紫微命盤等算命方式的分析,我還不由得想說,即使是電腦程式算的還真是準,大致的個性都被說的準確無誤,實在不知道要說(不得不說)是算命還真準,還是多數人不像了凡四訓裡的袁了凡,足以突破命盤改變命運。一則說準準準,一則以為真是慚愧,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當然本性也有好的部份)。



***當然,說準的部份是談過去事,現在與未來則都有改變的空間。所以我畫上一條線!而『個性容易命定,但流年和細節可能發生可能不發生』,前提是自己的選擇,行為,個性與決定。



------------------------------------------------------------------------



先來談談主角善善的命盤吧!瞭解完善善的命盤讓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吧!回家跟善爸解釋時,兩個人還是一半苦笑一半真笑一半大笑我們還要奮鬥三十年才能比較輕鬆。



依紫微流年的角度,善善在七歲前我們夫妻都要非常注意他的健康,以注意他的健康為要,其他凡事都其次。在我們夫妻各自的命盤中,都雷同的顯示要注意小孩的健康,
一直到虛歲三十二歲前(實歲三十一)我們夫妻都要多費心和花費很多苦心,好好栽培這個孩子,他會慢慢越來越好。然後,善善三十二歲(實歲三十一)之後到老運就都會很好了。



除了健康以外,蔡老師說善善的命格是『很漂亮的格局』,他的命是不(用)吃苦的,好命的。善善的外緣很好,大家都會很疼他,我不用怕他受欺負,他的貴人運也很旺,一生不怕沒錢花。跟爸爸媽媽的感情緣份也好,特別是跟媽媽感情最好。而蔡老師說善寶的心地善良,固執但擇善固執。未來會朝慈善事業的方向走,很有修行的緣,所以有可能當修行人而不結婚(跟善媽原來設定的差不多),但是不是完全沒有結婚的可能性,只是修行或甚至出家的成分比較高,如果未來當心理諮商師或是社工也很好很適合(這一點是善媽自己問的,因為今早我發現心理諮商為現在到未來許多精神高壓的人所必須,比較靜態,工作環境常會碰到許多同理的人,應該會是一條適合善善走的路/如動態活動較弱)。如果善善有興趣,我會鼓勵支持他朝這個方向走。



至於苦笑及和爸爸一起大笑的部份呢,則是善善的命盤是不(用)吃苦的好命格局,此處有兩種可能與解讀。一是因為多費心照顧,所以越來越好,另一種是凡事不必自己做,大家都幫他做好了。我苦笑著跟蔡老師說,現在不是這樣嗎?所以,我的手臂才會越來越結實。我苦笑著說,那換言之不就是媽媽爸爸要辛苦。



總而言之,真正的論命就是不能只說敷衍逢迎的好話,也不能只說無用沒建設性的壞話。所以,我把它當作參考。我們會珍惜和善善的緣分,留意該注意的部份,努力該努力的部份,欣慰善善長遠的未來無虞安好,苦笑該苦笑的部份:就是近期的這些年,我們要多費心。



Morrisa

2008年8月23日 星期六

網誌好比相機的底片和記憶卡





寫網誌至今將近兩年,雖然每天不免要花上一些時間坐在電腦前,不過相對付出的時間,我也獲得許多有形無形的資產。今晚,我挑了第一批十九篇文章,七十頁的網誌付印,自己印出第一本的實體網誌。網誌本身,其實像是相機的底片或是記憶卡,等到累積為數甚繁的作品,就必須要讓它成為實物(相片/實體書),總有個時候它(實體作品)會有用,未來我計劃一個月固定印出一本。我舉個例子,在兩千年初當我突然要去應徵中文編輯,一個英文和英語教育科系畢業的科班生要怎麼證明自己的中文運用能力呢,我帶的就是兩本我二十歲出頭自己寫作發表在網站上的作品集結的文集,所以絲毫不用我多費口舌或是臨時要寫篇文章來證明。我不想把寫網誌的事想的如此功利,不過我們的確不知道我們累積的能力,在某一個對的時間,對的場合地點,會以某種方式有它的用處。



一直以來,我相信寫網誌本身是一種各方面能力的積累,在文字運用的能力上,在攝影技巧和數量的累積上,在忠實記錄孩子每一點一滴的成長上。每當我要調以前的資料出來,我只要按圖索驥,便能夠追溯善善在哪一年哪一個月哪一天學會了什麼,有相本,影音紀錄和文章三者為證,十分精準,且毫不費力。



最早的時候,寫網誌是我分享教育理念的媒介。直到後來,網誌成為我的日記本,紀錄我廣泛的人生各個面向,和吐露心事的最重要管道。



寫網誌對我很重要的另一個點在於,保持我對文字運用的敏銳度和持續磨亮刷亮文筆。



高中時,我非常愛Anne of Green Gables裡面在海邊拿著筆紙振筆疾書的Anne,個人電腦盛行之後,在個人電腦前寫專欄的慾望城市裡的凱莉又成了我新的投射對象。不管是在紙上一字一字的漫天描寫,或是在鍵盤上清脆的敲敲打打,總而言之,自由的運用文字真的是我與生俱來的興趣和樂趣。



當許添聖醫師談職業時,他談到每個人都必須找到某一件你與生俱來做得比全世界所有人都好的能力。我不會把它說成比全世界都好,因為世界上有何其多的人口,擁有相似的潛質,但是靜態的表達文字和影像,是我最喜歡和會做的事。



記得以前學生時代寫耶誕卡,只要我ㄧ開始動筆,就會不自覺,不假思索,如瀑布一洩不絕的用密密麻麻的小字填滿正面,然後是反面,對於文字總是寫不停手。以前寫給表妹的信也是,總是不寫則已,一寫一定是一張接一張,正面反面都寫滿,最後還標上頁碼,才用訂書機訂成一疊。



當然,網誌的讀者非常重要。正因為知道有人在仔細的品嚐自己的文字和影像,才有創作的動機和共鳴。更是因為寫網誌,遇到了一些心靈之交,讓這一段辛苦而精采的育兒之路從不孤單。



Morrisa

2008年8月22日 星期五

恭喜你開始唱生命中真正想唱的那首歌





身心科許添盛醫師的有聲書裡說,他的門診病人中有些是癌症患者,他總是告訴他們,恭喜你終於可以唱你生命中真正想唱的那首歌了。



許醫師修行的法,賽斯心法,認為每個人都是帶著自己生命不同的終極價值和使命而來的。所以,換言之,對別人有價值的事物,未必對我們有價值。而我們每個人追求的終極生命價值(讓你覺得人生不枉此行,覺得好在活過這一回),又和他人的不同。
所以,孩子對他們的人生有自己的期待和使命,不是來成就我們自我的期望和使命的。



而人生中,我們似乎總顧忌著別人的價值與想法,有著太多的理由來耽擱成就我們自我人生的終極價值與使命。所以許醫師才恭喜那些得了癌症的人,終於有理由『完全與勇敢』實現所有個人的理想了,就好像一路玩到掛片子(The Bucket List)裡的劇情一樣。



許醫師說,
當許多人因為癌症或是人生大變故終於找到自己生命中真正想唱的那首歌,他們甚至因此唱得如此快樂,而『不想下台』了,反而活得越來越健康。



雖然我不是這類癌症病患的例子,不過
這兩年我也經歷了人生大變故,孩子的急救,發現腦性麻痺,與喪父。因為這些大變故,我越來越清楚自己想唱自己生命中真正想唱的那首歌,不再想唱別人想唱的歌。我的心意也很堅定,越來越懂得即時做人生中我真正想做和實現的事,就在現在,而不在看不見的未來或某年某日某月某時!



危機常常是轉機與需要一番參透的偉大祝福,讓平淡無奇的人生得以被充分實現和發揮到淋漓盡致!



Morrisa

2008年8月21日 星期四

善善8/19八里左岸一遊相片日記之四

善善溜滑梯超開心大特寫



從出生到現在,善善還很少有機會到遊樂場玩,即使我們家巷口就有公園遊樂場。善善能在八里左岸遊樂場反覆玩溜滑梯好多好多次,主要要感謝『一直幫善善反覆抱上溜滑梯滑下來』的外婆,在大熱天真的是超級累的一件事,可是外婆讓善善過足溜滑梯的癮,整整玩了十幾分鐘。















Morrisa

把愛直接說出來





振興復健科的念國小的芯芯,每次陪妹妹珊珊來上課都會坐在跑步機旁邊看善善的dora dvd,還有跟善媽聊天,就是芯芯問很多為什麼的問題,我負責回答。我很喜歡她們姊妹,她們會陪善善玩讓善善乖乖走跑步機,又很善體人意,讓媽媽教得很好!



芯芯就很愛問善媽,為什麼你要帶那麼多東西來(治療室),芯芯和珊珊都對我的手提袋很有興趣,總覺得裡面玩具很多。



我總是告訴芯芯,因為善善是阿姨的心肝寶貝,就像你們是你媽媽的心肝寶貝一樣。所以阿姨最疼善善,就像媽媽最疼你們。



每次我買東西給善善玩或吃,我也總是跟他直接說『明』,為什麼爸爸媽媽要買給你,是因為爸爸媽媽喜歡你,因為善善是寶貝,我總是把愛與喜歡之意直接說,讓善善深深知道他在世上不可取代的價值!



Morrisa

2008年8月20日 星期三

善善8/19八里左岸一遊相片日記之三

善善玩踢沙







玩完沙洗洗手洗洗腳











像跳芭蕾舞的大特寫!





善善8/19八里左岸一遊相片日記之二

善善在沙地上散步與更多夕陽斜照









morrisa覺得這張照片放大張質感較好









Morrisa

善善8/19八里左岸一遊相片日記之一

週二下午,善媽帶著善善和外婆到八里騎腳踏車騎雙人腳踏車,還做了許多好玩,善善很少經歷過的活動,例如溜滑梯,盪鞦韆和踩沙地。



不是海岸的沙,而是大片濕地的沙,所以我們讓善善放心的盡量踩,從沒踩過天然沙地的善善覺得是大驚奇!







美麗的夕陽!











小蟹的家







善善的玩沙腳特寫







沙地全景



Morri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