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心情小記:孩子還不懂得媽媽的心





最近開始讓善善到就在巷口的遊樂場玩,才到過幾次的遊樂場,已經變成他的最愛,我又愛又恨的小麻煩。



即使購物路過,善善依然會手指著遊樂場想進去玩。即使玩了一會兒,善善沒用力,媽媽已經筋疲力竭,善善還是不肯回家,放上推車時會先一陣抗議,甚至從遊樂場推回自家廚房這段路,善善是站在推車上讓我推回家的,因為他不想坐下,想繼續玩。



如果善善是自己下來跑跳玩耍的,玩再久也無妨。可是每一次玩溜滑梯,是我要扛起善善放到溜滑梯高處讓他躺著滑下來。然後,看著甫剛滑下的善善滿臉期待再滑一次的表情,我就會反反覆覆,幫他抱上去,滑個十幾二十次,已經是盡力了,已經是盡最大的能耐了,已經是筋疲力竭了,可是仍舊無法滿足我的孩子!



不是我不想讓善善多玩,而是每一次的玩耍,用的都是我的力氣,不是善善的力氣。善善可能以為,是地心引力幫他往上推的,只要唉唉叫媽媽就會義無反顧。



當『善善的媽媽』的每一天,都是心路歷程中的一章,每一頁都不曾容易。我們的確已經盡力了,只是孩子這個階段還無法全然懂得!


 

Morrisa

心情小記:同時當過老師和媽媽







我同時當過很多年的老師,和兩年多的媽媽。所以我知道當老師是什麼感覺,扮演老師的角色是什麼感覺?我後來也知道當媽媽是什麼感覺,扮演媽媽的角色是什麼感覺?



同時扮演過這兩個角色後,我發現到當老師的可以用頭銜和專業很容易就去教媽媽怎麼做,可是當媽媽的卻很難去教老師怎麼做?



很多老師還沒有同時當過媽媽,好幾年後的某一天,或許他們才會既當過媽媽也當過老師。好幾年後的某一天,或許他們才能真正明白我今天的心情。



這是當過老師比當媽媽的經歷久的我的發現!



Morrisa

影像:善善的玩具海

Morrisa談攝影:那天試著把我的小麻豆兒善善擺一邊去,俯角試試這樣的構圖!我發現我喜歡黑白照理由是,把顏色的成分因素過濾掉了,所以可以專心的看構圖和光線。







我觀察到把生活照過渡到攝影和藝術的幾個因子:



1.人物不見了,或是人物變小再變小,擺到一邊去,讓每一個景和畫面去幫你說話



2.人物往往不看鏡頭不笑了,可能是側面照甚至是背面,可以是紀錄而不是定格擺好姿勢等按下快門



3.從為了拍人到為了拍一整個畫面的不同,因為就是畫面的不同讓人出現在不一樣的底色上,而不會永遠是一模一樣的人物或是笑容,別人會很想知道,你這次又去了什麼地方,你處在什麼地方,周遭有哪些事物



4.色調的處理:如果是單純的居家照或是大頭照,人物照,家庭團圓大合照,似乎一般光線即可。不過如果是想過渡到攝影和藝術的照片,色調上就必須控制到比較溫和,比較明亮,比較對比,比較強烈,或是乾脆拿掉顏色。









Morrisa

傍晚到基隆看遊輪

週末的習慣之一,就是中午全家一起睡個被窩暖暖的午覺,然後再出遊。時序秋冬時。往往從台北開車到了基隆,海已經是傍晚的海了,不過這時我們還是有意外的收穫,拍下了基隆港的豪華郵輪和夜色!




常常覺得車是自己的第二個家,行動的家,所以善家的車裡從外套,抱枕,到梳子牙刷牙膏一應俱全!







常常出遊就是要多一顆隨遇而安的心,如果看不到豔陽下澄澈的海(又太熱了),就改看看夜色和油輪!







燈光,是很美的場景!







已經不浪漫的兩人世界,變成了浪漫的三人世界。







不管是大片海洋或是潺涓細流,天然的水總是能安撫我的心!







遊輪的另一面,豪華遊輪上的人也趁出發前在看船外景色。船外看船內,船內又看船外!跟婚姻的感覺有些相似!







熟悉的面孔:台馬號



Morrisa

2008年10月27日 星期一

美食日記

上上週六,中午婆婆來家裡帶幫忙帶善善,夫妻倆到餐廳吃飯,享用新加坡美食!因為善爸獲選公司部門優良員工,當天我們可以吃兩千元以上的大餐,由公司買單。那有什麼問題?點兩隻超級大螃蟹就必定湊足兩千元報帳。





curry口味的大螃蟹,和馬尼拉吃到的超級大蟹是同品種的進口螃蟹(螯特大的那一種),我最愛海鮮了!



我很愛的黑胡椒蟹, 一樣是螯很大的那一種南洋品種!





還有黑胡椒蝦,是甜甜的口感,全都是費工的手工菜啦!





印度煎餅沾醬真的是印度口感,留英住在倫敦吃過很多印度餐廳的我很愛這醬料!





這道是娘惹海鮮,也好吃!





趁著我專心吃螃蟹,娘惹鮮蔬一下子就被老公掃光!





這道絲瓜拉拉,裡面也有蛤蜊!





上甜點了!老公的是黑糯米甜湯!



我的是『熱情的火山』呢!裡面除了我愛的百香果,還有很多南洋水果!好吃好吃!



Morrisa

2008年10月23日 星期四

週三週四的課堂日記











My dearest Ramesses:



有很多答案媽媽也不知道,媽媽也很疑惑?但是你陪我,我陪你,這樣簡單就好!

讓我們一起找答案!有一天總會找到!



Morrisa 

2008年10月21日 星期二

悟:之六(為什麼頻頻想著復健也會出錯)





(Morrisa談攝影:這是我玩的第二個編輯模式,也是我嘗試不要拍大頭貼而嘗試拍出意境和感覺的作品,更是我揚棄只能拍美美的人像照,只能拍孩子好看的表情,只能拍笑容的開始。)



這是一個簡單而又不簡單的悟,我發現過去的兩年,當我生活和言談中的關鍵字變成『復健』和『學走路』,為什麼它會變成一個『執著』,為什麼這個看似像服膺吸引力法則與最大念力的全心關注,結果卻變成一個會出錯的『執著』?



這是因為,當我永遠,持續,和高頻率的想著復健,代表我的『關注』一直在『回復健康』上,這看起來似乎不是一個問題,但是讓我們剖析它的本質。



當我一直關注『復健』,代表著我一直想要『孩子回復健康』,代
表我一直『想要脫離孩子不健康的狀態』,代表我一直想著『現在孩子是不健康』的,現在的狀態是『不圓滿』的,所以我汲汲營營要跳出現在不圓滿的狀態,到另一個圓滿的狀態(健康)中。



當我一直持續關注孩子要學會走路,這代表我一直覺得孩子現在沒有獨立走路,對我而言是痛苦的,是無法接受的,而我一直急切的想要脫離目前的狀態,想要改變現狀。換言之我在想的不是學走路,而是『沒有走路』。而其他人還常常的幫助我加深我的『執著』,反覆的問,孩子會走路了嗎?或是說,要是孩子會走路就好了。



如果我非常『排斥現狀』,這本身就是一個痛苦的根源
。因為我否定我每天必須看著的現狀,持續中的現狀,和不是一朝一夕就會改變的現狀。



可是,再回頭看看『復健』的過程與本質,它本來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急也急不得,急也沒有用,大部分的時候它是像馬拉松慢跑,只有極少數的時候可以像比速度的百米賽跑大幅跳躍。其中還有非常複雜的因素,最主要的是孩子腦部受傷的原因和受傷程度不一,孩子腦部的持續發展與代償(大腦的可塑性),復健的正確方式,輔具,老師和家長的相互配合合作,父母的愛,信心,與耐心等等。



不過,家長和老師的角色,充其量是助緣。主角是孩子,孩子又是無辜的,他不知道他的大腦和別人的不太一樣,孩子不是故意不要自己學會的。



而頻頻想復健的執著,會讓一小時,一天都變的如一世紀般漫長久遠。那麼,以這樣苦思不解的方式過好幾年,凡人聖人都會抓狂。



除了『時間的相對概念』,喜愛眷戀的事讓相同的時間變得短暫,並希望永遠留住它而衍生出痛苦貪戀,厭惡排斥的事情讓相同的時間變得漫長難耐。



另一個痛苦源是來自於『無法掌控的無力感』與對於『未知的恐懼感』,
我曾經和其他的孩子比較過善善的腦傷類型,長久下來的經驗是,怎麼每個孩子的病狀聽起來都很像,不過實際上卻又有很多不同,其實每個腦傷孩子的受傷類型真的都很難歸類,每個大類別中又有許多細類別,你就是很難知道你在打的是哪一張牌,哪一種仗,只有時間知道,只有孩子的身體知道,只有未來知道。



這樣對人生的無法掌控足以讓人潰堤,努力過程的成就感又太少的不成比例,不過後來我找到了別的方式來重掌我對人生的掌控權,把生命的掌控權拿回自己手中。我開始致力於經營讓自我成長的事物,把更多重心放到自己身上,讓自己有力。如果你們仔細看我的檔案照片中的個人照,我之所以選它來代表我,原因是因為它代表著我是自己人生的主宰者,我握著自己人生的鑰匙,我握著自己人生的掌控權!或許善善的人生不在我的掌控中,至少我能先做一些,同時做一些讓自己的人生更充實滿足,比較『立即能看得到成就感』的事物,例如這幾天學照片編輯是其一,玩攝影是其一,還有無數可能性能讓我的人生Get Back In Control !)







(Morrisa in Eygpt :*
我愛這張照片的理由是,我的人生主控權掌握在我的手中!)



Morrisa

2008年10月20日 星期一

悟:之五(let's be fair)



(Morrisa談攝影:即知即行,我剛談到想學照片編輯,馬上就開始做了!昨晚玩了兩個小時的照片編輯試做。)



在近日的頓悟中,我發現特殊兒和特殊兒家長承受了多少不平等待遇,我們應該要對孩子和自己公平點,我會跟大家娓娓道來為什麼我這麼說?



*如果我們公平點,拿善善和一般年紀相仿的一般孩子比,拿我們和一般孩子的家長的基準點比,你會發現我們的生活大不同!然後我會告訴大家為什麼我們應該對自己公平,不要再無止盡的用苛刻的標準和方式生活!



先把聚焦點放在剛出生兩天的新生兒善善,從他的世界來看世界,直到兩歲半的今天過的生活!當時,兩天大,小善善缺氧後一動也不動,後來他在搶救後靠機器神奇的再度自己呼吸了,當時護理人員已經覺得是個奇蹟,因為當時沒有人有把握孩子是不是有機會再重新恢復自己呼吸。出生後第三天,小善善臉上插管,他已經醒了,可是插管很難受,一直扭動哭泣,護理人員一直拿奶嘴安撫,要等中午醫生來才能拔管。然後,新生兒小善善住在加護病房裡,喝過母奶,被媽媽抱過的善善突然又不能被媽媽抱,大部分的時候只能睡覺和看天花板,睡在盒子裡(保溫箱),暫時也不能喝母奶進食好多天,只能靠營養液點滴,所以還不如睡覺吧!因為肚子實在好餓,這個世界怎麼突然變了,還要常常被換地方扎針,東弄西弄的,睡覺也沒辦法好好睡,箱子又好小,這到底是什麼世界啊?你們到底是誰啊?



14天大出院後直到一歲大,善善常常進出門診追蹤腦部,然後被塞屁股鎮靜劑,還有腦部貼一大堆貼片,像希臘神話的梅度莎。從六個多月大直到今天,每週要被媽媽帶到醫院上復健課,還買站立架和各式器材在家練習,善善從一開始連站站立架十分鐘都會哭,腳一開始只有幾秒的力氣,每天站到後來腳練出力氣,站一個多小時還能笑嘻嘻看DVD。站立架的魔鬼沾黏住身體,可能會很熱不舒服,腳被固定鋼片固定住,居然還能站十分鐘一小時的,如果腳癢也沒辦法抓,沒辦法動,像站衛兵一樣(試問你我做得到嗎,其他小小孩做得到嗎),已經站兩年多,而*善善只不過是個從六個月大到現在兩歲半的孩子!如果哭或是沒有認真,還會有處罰隔離,或是老師會說善善沒有認真,
還有一大堆的不銹鋼片手臂固定片等等,為求效果練出肌耐力,這些儀器往往是不那麼人性化的。



Seriously,let's be fair,從出生後兩天到兩歲半的今天,其他一般孩子們又在做什麼呢?他們在保母家隨意玩耍,自然而然的長大,學會各種動作!*請注意善善和一般孩子的所有反差,深切體會一下善善的人生!



接下來把鏡頭拉回到兩天大當天直到今天的善爸善媽,我們經歷孩子的突然缺氧,急救,重驚嚇,然後開始仍然無法安心的不斷檢查,四處奔波,門診追蹤,直到確定善善的腦室就是擴大,但是是非進行式腦傷。腦傷的影響可能是永久的,但是可以復健和早期療育。我曾經以為,走出加護病房就一切結束了,追蹤到腦部不再放電就一切結束了,我曾經以為,復健一年就一切結束了,就能還我一個正常的小孩,然後發現,復健要好幾年,快與慢,癒後能到什麼程度沒人說的定。然後,醫生在善善一歲大時說善善有腦性麻痺,以後可能不能跳或上體育課。還有聽過好多好多傷心的話,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而這段時間,當其他父母在幫孩子錄影,說著,ya,我的孩子會坐了爬了走了。而我每天在辛苦的照顧還沒有獨立行為能力的孩子,以很不同的方式生活,還要記得陪孩子努力練習,要求孩子,如果沒有認真練習,如果孩子進步不夠快,我就會感到不安,此外常常被別人的話傷了心。當別的父母在驚喜,我在難過,在擔憂,在煩惱孩子長遠的未來這個大問題,總是要聽老師們說,善善有哪些問題,即使有進步,但是還要加強別的部分,比常齡孩子發展慢多久,
請注意我們之間的反差!



現在,來開始談我的第五個頓悟:Let's be fair。不管是善善或是我,從善善出生後的第二天到現在一直過著很不同的辛苦的生活。
除了辛苦,我們的辛苦還必須不能停,如果我們沒有每天復健練習,如果善善進步不夠快,如果善善哪天上復健課時沒有很認真(for Christ's sake,他的年紀本來就是玩的年紀,連小班都還不能收),我們還必須一起揹著重重的包袱,如果沒有好好練習,沒有吃苦,就會跟不上別人,but let's be fair。我們母子一路已經比別人辛苦兩年多,還必須為了有沒有向上提昇而不斷比別人辛苦,精神上或身體上。



我們不過是對單純的母子,我們沒有做錯事,我們不能一直對善善不公平,對自己不公平,一直在苛刻的現實中用苛刻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們不能無止境,理所當然的一直過著比別人辛苦的日子,我們的人生不是欠誰的!

      

所以,我想通了,比別人慢就比別人慢吧(這是以今天善善的程度來談,未來善善會有什麼進步跳躍還很難說),昨晚我寫信告訴劉老師,如果小班多唸一次,大班唸兩次,或是小學要求延讀一年,只要善善學校能適應得好,慢就慢吧!其實並沒有人規定我們一定要怎麼做,或是一定考試要考的很好才行。復健,且隨緣在生活中做。然後,停止讓自己或是別人以嚴苛的標準來對待我們母子了,我們不過是對單純的母子,不過想過快樂的生活,比別人慢多少又如何?追上常齡又如何,就保證自此一路幸福到底嗎?慢一年進小學也可以,幼稚園唸四年也無妨,重點是,給我們正常的生活與人生吧!沒有人應該永遠無止境的比別人辛苦,只為了追上別人,且讓我們放下得失與比較吧!生活,快樂充實比較重要!讓我們公平一點的對待自己和善善,不要永無止境的自我壓榨,壓榨孩子,或是被無謂的他人比較壓榨!



我們要過好日子!



Morrisa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悟:之四 (白擔心)





Morrisa談攝影:回顧我喜歡的作品之一,對善善腳走好路的期許。那天逛攝影格,有位攝影師談到日本人常是用心攝影,和台灣人喜歡拍大頭貼不一樣,所以日本人的生活照也能變成藝術作品,我也希望不止拍大頭貼)



我想舉幾個例子,來試圖說明,許多事情往往我們是白擔心了,事情都可能改觀的。 



第一個例子,發生在我小學的時候,以前有一種疫苗需要打兩劑,第一劑打完後看疤痕來決定是否打第二針。就在我們排隊要讓護士看我們的第一劑疫苗疤痕時,當時最怕打針的Morrisa聽到我的同學們七嘴八舌的說,你的疫苗疤痕應該屬於要在打第二劑的類型。結果,還沒走到護士面前,我已經因為怕挨針哭了一會兒了。等排到護士面前輪到我時,負責打第二劑疫苗的護士看了看我的第一劑疤痕,對眼角有淚的小學生Morrisa說,『你不用打』第二劑疫苗。



我,是白哭白擔心了,結果令我哭笑不得!



第二個例子,發生在我父親去年住院時,當時他腦部兩次開刀後意識還是沒有回復的很好,許多人開始問我母親,如果我父親出院了,可能要請看護才行,不然母親一個人怎麼照顧比她重的父親。當時,母親說,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後來父親上天國了,看護一事當然是甭操心了,如果我母親當時提早擔心,也是白擔心了。



因為,事情可能和我們預想的根本不一樣!



第三個例子,是我父親上天國前的幾個月,彷佛在交代他的遺憾,他告訴我的姑姑,他的遺憾之一(跟我有關的),是善善從小跟著我吃素(去年七月前),他覺得如果善善的身體很好也罷,可是他覺得善善的特殊狀況更需要完整的營養比較重要。後來,父親走後才兩個月,因緣帶我們到濱海的新加坡,喜歡吃海產但有幾年吃全素的Morrisa,發現我們在到處是美味海產,素食不多的海洋之都,明明喜歡海產的Morrisa卻得自我設限。我當時突然想通,善善的生命已經有一些限制了,我不想再給他限制,讓他出門時還要跟別人說,我有特殊的飲食習慣。加上父親的遺憾,還有我發現全世界各個宗教其實對食戒都是不一的,我和善善從去年七月開始停止吃全素。



才不過兩個多月,因緣就改變了,父親天上有知,當時他也是白擔心了。



許多事情,因緣會改變,不一定像我們預想的那樣,我們常常只是白擔心,白煩惱了。關於我擔心善善的未來,也可能是白擔心一場。許多人說,在你擔心他明年九月上小班時如何如何時,很可能在那之前他就會走路了,很可能你是白擔心一場。



Morrisa

悟:之三(我只是陪孩子走的那個人)





(Morrisa談攝影:這是我之前幫善善拍的最喜歡的作品之一,天使般的午睡臉龐,我發現別人的攝影格有很大的照片篇幅,與很少的文字比例,才能充分凸顯影像)



我的頓悟們仍一直流洩而出,只是沒有辦法在一個時間內全部把它們寫下來。



這是我這週來的頓悟之一:我只是陪孩子走的那個人。



曾經,我認為我是要扛起善善的未來的那個人,他的未來我要負責,他的重量我要負責,他的未來喜怒成敗我要負責,我一度一直以為我要扛起善善的人生,除了自己人生成敗,我還要把善善的人生成敗扛在我的肩上才行。




可是,這世界上究竟誰能真正扛起另一個人的人生,恐怕連在婚禮上許下允諾的另一半都沒有辦法為我們的人生負責,而只能陪著我們走。
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能力扛起他人的人生,為他們的人生負責,為他們的成敗負責,為他們的喜怒負責。



別人的生命就是太大,需要他們自己負責,我們只是陪伴在側的那個人。



舉個例子,我的先生可以做好他的工作,拿薪水回家滿足家人的需要,可是他卻沒有辦法決定我得不得憂鬱症,孩子有沒有cp這樣個人生命的事。



我們有我們的生命,先生有先生的,孩子有孩子的。



而我只是陪伴孩子走的那個重要的人,我必須面對我的生命課題,而善善也必須面對他自己的生命課題。當我們有喜有悲,有歡笑有挫折有困難,我們會互相鼓勵打氣,然後我一樣走我的路,善善一樣要走他的路,面對他自己的人生,但是知道我總是在旁邊陪他。



曾經,我卻一度以為,我必須要扛起善善的人生,善善的成敗,與善善的歡喜憂傷。如果有任何人會說話傷到他的心,我就要跳出來幫他擋住一切不愉快的事物(*當然孩子還小時,健全的心靈是無比重要的),所以,我必須擋住有意無意傷到我的心的箭,還要同時負責擋住可能會有意無意傷到孩子的心的箭。



雖然我是個東西方思想各半的女子,我一度以為我西化到不會讓對女性不公平的思想存在在我的生命裡,不過依然,不自覺中,我依舊把可能的罪惡感揹在我的身上,如果我們沒有做最好的療育,沒有做最密集的復健,如果我沒有做到最好,如果孩子進步不夠快,我就對孩子的人生感到有巨大罪惡感,而事實上,『我照顧孩子的基本生活已經大不易』,我還同時為著善善的生命有沒有一直向上提昇而感到罪惡,而事實上長期維持生活水平已經大不易?



我要扛我自己的生命,成敗,責任,與喜悲,我還同時想扛起善善的生命,成敗,責任,與喜悲?難怪我會垮得兵敗如山倒,因為沒有人扛得起另一個偉大獨特的生命體的,只有他們自己辦得到,我們只是陪伴者,不可能是另一個生命的主宰者和負責者。



(我)身為女人又何苦為難(我這個)女人,不要老是把所有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如果沒有做到最好又一個人默默噙舐著罪惡感,如此的對自己不公平(最常為難女人的卻往往是女人,以高標準要求女人的又往往是女人,而不是別人,彷彿希望自己他人都應該是阿信,這個標準還是留給別人用吧)。



而我只是陪著孩子走的那個人,我要把自己還原,不要總是把自己明明扛不起也無需扛起的另一個人生還給善善自己走,相信他的能耐,更相信生命多元的可能。



Morrisa

2008年10月18日 星期六

電話那頭的美言





(Morrisa談攝影:回顧我最愛的作品之一,天使般的善善睡在柔軟的的午後光影裡)



晚上,打電話去某間診所預約。



電話那頭的櫃臺小姐問到:你是學生嗎?還是在上班?

Morrisa說:我現在是全職媽媽。

電話那頭的櫃臺小姐說:聽不出來你超過二十八歲了耶!



Morrisa因為這段話還開心蠻久的,即使聲音聽起來很年輕也是快樂。記得連這幾年有人電話到家裡來,還有人問我大人在家嗎?



Dear Morrisa,心境也要永遠年輕,永遠澄澈,永遠新鮮好嗎?



Morrisa

悟:之二(當0.001變成無限大)



(Morrisa談攝影:回顧我喜歡的作品,我決定多放更多心思在我喜歡的攝影上,拍出更多有意境的照片,而不只是生活紀錄,和孩子用照片寫人生,拍更多好照片也可以是我們通往幸福的選項之一)



最近的頓悟中,也包括了發現當我們的『執著』與『專注』都放在某一個特定的點上時,即使只有o.ooo1公分大的小黑點,都可能變得『無限大』!



我們專注的事物會變大,當我們越專注它會變得越大,當我們完全專注它就進一步變得『無限大』!即使原來只有o.ooo1也能變成無限大,也能佔據『整片天空』。



舉個例子,當我們全心看著自己身上的一個小瑕疵或是自己生命中的某個瑕疵,或許瑕疵始終是一樣大的,可是我們的持續或過份的專注會讓這個瑕疵變得無法無天的『大』到直到我們無法忍受!



舉個例子來說,cerebral palsy(腦性麻痺)便『曾經』以這樣的方式全面掌控我的生活與人生,從生命的一部份擴大為我的整片憂鬱的天空,我從來不會否認,cp始終不是一件容易承受與面對的事,天天都是如此的!



當我的手被刮傷一握手心會痛時,我的孩子依然整天要靠我的手使力。每天我的東西都要我拿,善善所需要的東西也全都要靠我拿靠我收,我要如此的『全面被依賴依靠』,我的手,腳和力氣『同時有兩個人要用』。當我和孩子一起同掛病號時,沒力氣的媽媽還是必須同時要承受孩子的重量。當我照顧善善一天,還推推車帶孩子散步購物後,走了一大遭,甫卸下滿推車的購物袋,和重重的善善寶,一回家孩子仍舊唉唉叫要陪他扶他時,我會很光火,覺得孩子為什麼這樣試圖耗盡我的心與力(*可是善善寶如果會自己移動了,也就不需要媽媽幫忙了,他之所以需要媽媽幫忙,是因為缺乏應有的能力啊,可是仍然媽媽真的沒力氣了,I'm not a superwoman)。




儘管如此,cp是我們人生中的一部份,『不是全部』!我們不住在一個充滿cp的世界裡,除了cp,我們的生活還有無數cp以外的事物!



善善是個cp的孩子,不過他的身上也不必總是戴著cp的標誌貼紙或是圍繞cp的話題,他同時是個常常快樂的孩子,他有雙迷人靈動的眼睛,有好人緣和極佳的貴人運,有媽媽教育家全天候的呵護陪伴,有一個美麗舒適的家,有很多特寫照片,還有外婆奶奶常常來陪他買好吃的好玩的給善善,爸爸這麼努力工作也總是為了善媽和善善寶。



cp的成分顯然不只o.ooo1,當然當我們『持續』『過份』關注這個問題時,它會佔據善媽的全世界,變得無限大,以為我們住在cp的世界裡,以為這個世界除了cp就再也沒有別的有趣事物,美好的存在,和各種可能性了!



所以,我們要留意『專注的事物會擴大』,包括『專注的問題會擴大』這個『假象』,有時候要懂得把問題還原到它原來應有的大小和在生命中的比例。除了問題在那裡沒錯,如果我們再往旁邊看,再把焦距拉遠,再拉遠,問題的旁邊還有海闊天空!



一個米粒小芝麻大的問題,或是再大一點的問題,都可能在無意中佔領我們的人生,讓我們舉白旗投降或乾脆撤退,我們可以試著還原它,不要因此被『過份專注的問題』擊垮!



Morrisa



(Morrisa
談攝影:回顧我喜歡的作品)

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悟:之一(我們活在我們以為的世界裡)



(Morrisa談攝影:我發現我拍過許多精彩照片,在bubbleshare裡面有很多我滿意的作品和相本,可是缺乏行銷照片的手法和凸顯照片的質感,如果有時間將學習相片的邊框編輯)



最近幾天,陸續『想通』很多事情,陸續悟到很多人生的真相,這是其中之一:
我們活在我們以為的世界裡。



這是一個不太容易解釋的體悟,不過,我們活在我們以為的世界裡。雖然生存在同一個地球,不過因為我們的念不同,緣不同,我們以為的世界也儼然是不同的。這就像是諸法無實相,諸法因緣生,諸法空相。



例如,我現在活在受到cp(輕微腦性麻痺)影響的世界裡,現在我以為的世界都是繞著因為孩子cp連帶影響的所有『執著』而生的,我的生活重心變成關注在學走路,復健和未來,這是我現在(到昨天以前)以為的全世界,只有好好走路才有光明前途,只有努力復健才是通往幸福人生的唯一橋樑




可是,這事實上是我這幾年的緣和外境帶給我的『執著』,只有好好復健,進步神速,只有腳走好路才是幸福的唯一選項,只有走路的人才是幸福的,只有好好走路的人才有通往幸福的入場券。



*不過,以前我以為的世界不是這樣的,以前我沒有活在cp的世界裡,以前cp對我是很遙遠的事物,以前走路是理所當然的現象,而不是通往幸福的敲門磚。
之前生命中有幾年我的執著是唸書與聯考,那幾年我以為(當時的邏輯)全世界就=考好聯考就會幸福,那幾年不用多說我的『執著』,『ç·£』和『專注』都在聯考上。



還有幾年的時間,我以為只要某某人愛我,就會保證我的世界得以幸福,
這又是當時的執著(*當時以為的世界與當時的邏輯)。



每個時期每個時期,我們活在不同的執著和我們以為的世界裡。



在愛斯基摩人眼中冰天雪地中感受到的世界,在西藏人眼中看到的全世界,和你我眼中看到的世界都是不同的,
這是我們以為的世界。



有天,我逛了非媽媽的世界的格,甚至全世界的格,我才發現原來『大家以為的世界都是不同的』,原來大家都關注不同的事物與過著不同的生活。
當我們全心關注某事時,我們就看到我們全心關注的事的世界,假定世界是那樣運作的!



而事實上,世界『不只是那樣運作』的,這只是『我們以為的世界』,每個人透過『ç·£』的不同,產生不同的關注與執著,或是叫人生觀。
原來我們是會執著的,我們的邏輯是會改變的,我們的邏輯是有限制的,甚至我們的邏輯是可能會出錯的。



關於我近日的頓悟,尚有無數想談之處,但是先讓我把一句話帶出來,我發現孩子不是人生的全部,孩子的cp不是孩子的全部,復健是一條選項和路,但是通往幸福人生的方式與選擇有『無數種』,我發現我曾經太狹隘的以為只有復健和走好路是幸福世界的唯一方式和可能!而我現在想要更宏觀的看世界,世界的面貌遠多於我們所可以想像!



Morrisa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keep moving forward





還是很喜歡迪士尼的動畫電影,每次選的片尾曲一定都是一時之選。例如我昨天分享的Little Wonders這首歌。每次迪士尼的動畫電影幾乎都是在不知不覺中教化人心,勵志於無形。



我,一個摩羯座的女人,也從小愛看勵志書籍,勵志人物,勵志電影,以及傳記的。



會不會,其實,我自己很想把自己的人生寫成一系列勵志的捲軸,以自己的方式?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



會不會,我希望善善的人生也成為一篇長長的勵志小說?我希望每個故事和挫折都是有意義的,都是有內容的,都是有好結局的,沒有挫折本身是沒有意義和白來的,不該有白白浪費時間的挫折,挫折應該是養分而不是毒藥。



回到迪士尼動畫電影,未來小子(Meet The Robinsons),週末在一邊帶小孩的情況下,看完這部動畫電影。



電影的情節大家很容易就可以從其他網頁上找到:

http://disney.lovesakura.com/Special/2007/070422/index.htm



在我的網誌,我想談的是自己的生命經驗。片中的小路(Lewis)是一個從小被母親遺棄在孤兒院的十二歲孩子,為了想要逆轉時空,掃瞄腦部,在記憶中找回母親,小路發明了『記憶掃瞄機』。後來,一連串奇妙的經歷,小路被帶到未來去,在未來的世界中,小路受到啟發,最後回到現實世界改變了一切。



會不會,潛意識裡,每個人都有慾望想回到過去去更改什麼程式,讓現在和未來變成更完美的故事?我們可能沒有辦法回到過去去修改程式,但是眼前的程式或許我們能好好寫,寫一個你覺得No Regrets的程式,寫一個以當下的現實,環境與限制,你辦得到的最佳程式。



後來,小路他在未來世界裡,碰到小威一家人(其實是他長大後未來的孩子與家人),第一次他沒有因為發明而受到冷嘲熱諷,反而未來世界的小威(Wilbur)一家人為他沒有成功的發明大大讚賞,分享小威家的至理名言,KEEP MOVING FORWARD,也是這部勵志電影裡重要的精髓。未來世界的小威提醒小路,如果不是第一型不能飛的時空機,就不會產生第二型的時空機,然後更先進的第三型的時空機。



雖然第一型的時空機飛不起來,不過它的模型很珍貴的被收藏,還有第二型時空機的模型,第三型的時空機的模型,模型是夢想,是成功的前身,失敗也是成功的前身。小威告訴小路,他的父親的至理名言就是KEEP MOVING FORWARD,在他們家,失敗是會得到掌聲的,而不是噓聲!大家會為失敗拍手,然後KEEP MOVING FORWARD!



很美很美的寓意,最後小威不再回去找當初遺棄他的媽媽,不再回去過去的記憶裡找他的未來,而是被科展比賽的科學家夫妻領養了。他開始在現在創造未來,不再回去過去找未來。



很美很美的意涵,我也從裡面得到很厚實的力量,我也想要和善善一起KEEP MOVING FORWARD,不要從過去的回憶裡找未來(*當然回憶美好的過去與成功經驗是人生中最厚實的力量泉源和最甜美的事之一),而要牽著善善的手在現在和未來改寫未來!



很棒很棒的電影,很棒很棒的一首片尾曲!它可能改變了無數的人,這可能是迪士尼動畫電影一直以來遠大與無遠弗屆的使命,不管什麼人種民族世代的感動卻可能是一樣的!



我和善善也要KEEP MOVING FORWARD,KEEP MOVING FORWARD,KEEP MOVING FORWARD!



Morrisa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因為看迪士尼未來小子又愛上的主題曲

週末假期裡,因為看迪士尼的未來小子動畫電影,又發現了好棒的片尾主題曲:Little Wonders。跟上次夏綠蒂的網的片尾曲一樣是一首歌詞很耐人尋味的好歌。每次我都是先聽歌詞和曲覺得超喜歡,然後就把部分歌詞記在腦海,然後才能上GOOGLE用歌詞來找歌。



它的歌詞是這樣的,我再次加深我愛的歌詞部分,讓大家知道我最喜歡這首歌的parts在哪裡。



"let it go,

let it roll right off your shoulder

don't you know

the hardest part is over

let it in,

let your clarity define you

in the end

we will only just remember how it feels



our lives are made

in these small hours

these little wonders,

these twists & turns of fate

time falls away,

but these small hours,

these small hours still remain



let it slide,

let your troubles fall behind you

let it shine

until you feel it all around you

and i don't mind

if it's me you need to turn to

we'll get by,

it's the heart that really matters in the end



our lives are made

in these small hours

these little wonders,

these twists & turns of fate

time falls away,

but these small hours,

these small hours still remain



all of my regret

will wash away some how

but i can not forget

the way i feel right now



in these small hours

these little wonders

these twists & turns of fate

these twists & turns of fate

time falls away but these small hours

these small hours, still remain,

still remain

these little wonders

these twists & turns of fate

time falls away

but these small hours

these little wonders still remain "



標了那麼多紅色字體,應該就表示我整首歌詞幾乎都很喜歡!我特別喜歡these small hours的說法,就像在提醒我們,我們所有成就的一切,都來自於these small hours (ordinary days),都來自於每天平凡的時刻,而不是來自某個石破天驚的大日子或良辰吉時,就是來自於現在,right Here & right Now!歌詞裡提醒我們,our lives are made in these small hours,像一個一個小串珠串起一生,像一針一針的毛線勾出我們的一生,每個小串珠和每一針豈不都無比舉足輕重!



另外還有these little wonders, these twists & turns of fate
這一句,Morrisa亦心有戚戚焉,生命有時候真的不像個寫好計畫的行事曆,或是單純的you plan your future,很多時候更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我們不知道下一步會碰到什麼?但是我們會知道我們的態度是什麼,心情是什麼,經歷是什麼?








No Regrets

本來談這篇時,我想要援引『最後的演講』書裡的內容(涵媽咪之前送給我的書),可是很巧的今天中午剛好一時找不到,不知道躲在哪個角落?所以想要談書的部份就稍後再援引例子。



我想先談談我的想法和最後的演講裡有相似之處,換言之是我的人生哲學裡,有兩個重要的字和核心思想:



No Regrets。



一輩子我想要活的沒有遺憾,如果我有什麼夢想,我一定正在實現中或是在實現的路上。那麼,不管生命的終點是在哪一個點,我一定在已經實現當前夢想,或是在實現夢想的過程上。



有一位媽媽跟我說,她覺得我變了。我和陳爺爺聊天的結果,
發現人生唯一不變的事物就是我們和所有人事物都在改變,我們的『念』都時時在改變,我們外在的『ç·£』也時時在改變。連善善都變了,我會不變嗎?連善爸都改變了,我會不變嗎?



我發覺自己現在最大的改變就是把更多的重心拉回自己身上,特別是我近來把更多重心放在努力用各種方式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更好,而不是心心念念,口口聲聲都在談小孩了。甚至除了網誌上輕鬆的寫寫和輕鬆的紀錄善善的成長點滴,其實在現實人生裡,我不想再多談小孩。我依舊會始終的隨緣努力在善善的復健上,但是我希望孩子或是孩子的復健,以後不要佔滿整塊的生命,它本來就是人生的一塊,而不是全部。人生中還有無數無數其他的事物等待被發掘,學習,和探險。
人生中還有很多其他的領域,不要讓挫折和一片烏雲蓋滿一整片天(當然當我把專注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時,我的天很可能整片被誨暗不明的烏雲,不確定,不安全感,與沒有未來感全面蓋住)。所以,讓我多看看生命中其他的事物吧!讓我看見,除了一片烏雲,或是一片灰色的雲(因為當然同時在進步中),我還能看見與享受『晴空萬里』!



如果說我的人生有什麼非常值得一提的事(當然此外還有很多)和或許值得別人參考學習的事,那就真的是,我努力活的淋漓盡致的念力,和No Regrets的堅持。
我也想用『最後的演講』一書作者蘭迪的照片式演繹法,來用我的照片來說故事。



*想要說個迴力標的故事。約在2000年我到澳洲的農場去玩時,牧羊人邀請我們之中的兩個人玩迴力標。是的,名額就只有兩位,不是大家都能上場一試身手。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果擲迴力標的技術很差,該怎麼辦,豈不是很丟臉?我大概只有兩秒鐘的時間可以考慮,因為名額就只有兩名,先舉手的先贏。結果,像以前在台東文化中心聽演講會後問問題時一樣,我又是第一個舉手的(對我來說,如果我沒有問自己的問題把演講內容和我的生命經驗產生連結鑲嵌,等同是沒有聽過演講)。後來,在我之後,第二個想上場玩迴力標的人舉手了。我們小試身手之後的結果,Morrisa
沒有順利把迴力標丟擲到遠處,只是原地掉落,讓我發現果然不容易,而另一位志願者成功的擲出迴力標。會不會有些小丟臉呢?以很在意『我如何如何』的『愛我執』觀念來說,多少是會的!可是,如果那兩秒鐘我沒有舉手,我可能只有回台灣一輩子『空想』丟迴力標究竟是什麼感覺?那豈不是永遠的regrets,就是我曾經想,但是沒有做,也永遠不知道得失,真正的體驗,和經驗感受了?錯過那遲疑的兩秒,可能必須要有機會再回到澳洲,再花一大筆旅費,再有人拿出迴力標,再等二十年舊地重遊,或是?再等下輩子吧!







我在真正的撒哈拉沙漠中騎過駱駝橫越,我抱過肥嘟嘟的無尾熊,我爬上過金字塔,丟過牧羊人的迴力標,如果我再仔細想想,還會有更多精采的成份。不管什麼時候談起我的人生,我都會說它們是最精采的一篇之一,這就是我的人生觀的主軸,No Regrets,我要活的淋漓盡致,在生活的責任義務以外,我的生命是為了實現夢想的,我每一個夢想都沒有等待中的,如果不是已實現,就是在實現中,或是在我的實現清單上。







蘭迪在最後的演講裡提到全力實現兒時夢想,我也想告訴你全力實現夢想,不過夢想不是只有兒時才有的,每個人生階段,都會產生新的夢想。除了生命的責任義務外,我努力在實現夢想,或許我的夢想跟別人的不一樣,或是每個階段的夢想又不一樣,但是我就是會去做,不管成功失敗,像那只原地掉落的迴力標一樣,如果沒試過,又怎麼會知道會不會成功?或甚至連擲迴力標的感覺經驗都不曾有過。相對於失敗,我覺得最可怕的不是失敗,是遺憾。



我要全力實現夢想,不要有一絲遺憾,夢想只要在實現中或是已經清楚列在清單中,就不會是遺憾。只要多舉個手,多說一句話,多做一件事,就不會是遺憾!你才會知道過程與結果的經驗是如何的?不然就永遠都不知道了!



No Regrets,是我生命中的關鍵字和不斷進行中的生活方式。



Morri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