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我只求和孩子舒服簡單的過日子(中重度多重障礙孩子的最後一道防線)





如果說過正常日子或是在社會上具有競爭力的行為能力是六分到十分的話,那麼中重多重障礙的孩子,不管你如何操練他,他們大概都在一分到五分的數值內進步,並不是期待正常值六到十分內的進步空間。



就像是發展中心樓上許多的身障青少年和成人,他們不管情形或輕或重,其實都一樣不是屬於所謂職場上很具有競爭力的條件,而就是「必須走出另外一條自己的路」和「找出自己另一種的生活模式(生活適應方式)」,而不是期待正常值和一般的生活方式。



既然如此,請不要在一分到五分裡輜珠必較了,請放他們一馬,讓他們快樂,自信,而隨緣的活出另外一條路,一種不一樣的更好的生活方式。請讓我的孩子開開心心,吃好睡好穿好玩好就好。其他的事,我們不知道,也無法強求。



既然如此,不要為了加一小點分數,而犧牲孩子的最後底線:健康,自信,與快樂。也不要犧牲自己的最後底線,既然孩子確實已經不好照顧了,就盡可能舒服自在的過日子,找尋生活中最便利的方式吧!不要連這一點「最後防線」都撤守了!



請讓我們母子快樂,樂天,知命,而舒服的尋找最便利的生活方式,以及最快樂的生存方法,這是我們手中最能掌握的一種確實存在的幸福了。



如果是一分到五分的空間,如果是中重度多重障礙,那麼我們選擇孩子和自己快樂,而不是操練無辜的孩子,他們不是生來吃苦的,我們也不是生他們來吃苦的。



孩子是無辜的,我們也是無辜的。讓我們單純開心而舒服自在的活著,不需要任何理由吧!不要一起活受罪和自我懲罰!



我在找尋最便利舒服的生活方式,讓我們過到最好就好!







2009年12月24日 星期四

下午開車帶善善去外雙溪散心





開著車聽音樂吹風散心是我常常喜歡做的事。在我特別開心或是特別難過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要「一個人」沿著北海岸開車看海一整天放空,或是一個人開車上陽明山去吹風聽音樂吸收芬多精,獨處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愜意而享受的事,我很喜歡什麼話都不說都不聽的一個人自由自在,自由思考,慢慢沈澱,一絲一毫都不會感到寂寞,反而覺得自由自在無拘無束,耳根清淨,腦袋淨空,是生活裡奢侈而偶一為之的幸福。我喜歡做的事和想做的事太多,人生裡不會有無聊兩個字。



在有了善善之後,當我想要一個人去流浪又沒有空間時,我會帶著善善兩個人一起去流浪。有時候我會帶著他去北海岸玩沙喝咖啡吃鬆餅吃義大利麵。有一天傍晚下著雨天又冷,善善央求著要出門,我後來開車帶他去三重看以前媽媽住過五年的地方,回去找一些過往的記憶,也算是另一種充電的方式,因為重新和有感情有回憶的過去建立連結。







當我的孩子是幸福的,因為我基本上除了母愛,就是一個像姊姊一樣會跟孩子每天玩在一起的媽媽,還是一個很浪漫多變化的媽媽,因為我跟我爸一樣是深諳生活情趣和重視生活情調的人種。我事實上比較想當善善的好朋友或是姊姊。我覺得甚至以後善善可以叫我Morrisa就好,因為我們的關係雖然是母子,但是互動是很隨性的。媽媽這個字某種層面上還是有一點上對下,箝制的不對稱關係,我喜歡和孩子是平等而開放的,而且被叫媽像被叫老了,反而是降低行情的字眼。同時我也是永遠站在孩子的一邊,信任相信自己孩子的媽媽,只要「不侵犯到他人」,其他的空間無限!我們只是來共同學習的,我真心不認為父母或老師就一定懂得比較多,做的比較好,或是父母老師就得像聖人一樣說一套但未必做的到,這些太虛偽不平等不真誠,每個生命體的所長所短都不同,都得要抱著開放的心,都得要謙卑,都得要承認自己是有缺失有美好的。



時間比較短的時候,我會喜歡開車帶善善去外雙溪聽音樂看山景。過了故宮直到至善路一路到底,車子很少,人也少,可以非常自由愜意的開車,開車聽音樂看山吹風是一種單純的享受。







應該說善善更幸福的是有一個很負責戀家會賺錢最疼老婆愛小孩的務實派爸爸,和一個很會玩愛玩,童心未泯,赤子之心好奇心,愛變化愛學新事物的心「永遠都很多」的浪漫派媽媽,兩個條件相加之下,讓他既有安全無虞的生活,又有很豐富的童年和家庭生活,兩者缺一不可!



(我雖然是摩羯座,有幾個該務實的星位在摩羯座,可是整個星盤均勻的落在還有天秤座,水瓶座,雙子座,射手座「各一些」的綜合體,基調上是穩定的,但是實質上是多變的
)。

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今天令我開心的兩個小小稱讚





(自問:這篇不知道是在寫我的成就感,還是其實是我現在「很需要」成就感呢?)



關於我的成就感來源這件事,好像在唸大學之後的十多年來常常都是表現在外表上和異性緣上的肯定佔很大比例!在別人解讀我的紫微斗數命盤上有說過,特別是在婚前,曾經有過好壞桃花並盛的時期!我還蠻感恩的是,我生命裡各個階段真的一向不缺桃花,走到世界處處都有桃花!



今天上午和下午有兩個小小開心!我想就把它寫下來增加一點自己的成就感吧!說實在的,作為一個全職媽媽,這幾年來『外顯的成就感來源』實在是過於少!所
以,上週諮商師才說,我需要告訴先生,明顯的說出或是寫出謝謝我隱形但巨大在家裡支持家庭孩子的經濟產值,因為她認為我需要『明確的被肯定』。



早上的小小開心是,我在穿鞋子時,認識的善良的打掃的太太跟我說,你今天怎麼游那麼一下下就要回去了。我跟她說今天天氣很冷(雖然是室內游泳池),我想泡泡熱水池就好了,可是也不能泡太久心臟會有負擔。這時,出乎我意料的,打掃的太太跟我說,那今天這裡的男生會很失望呢!讓我不禁在心理偷笑了一下!上次這個打掃的太太聽我說結婚了,也很驚訝的說:啊,你結婚了喔!有一次有人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我說已經結婚五年了,讓問的人驚訝的倒退三步。或是有一次和先生帶善善去農場騎馬,別人都是騎一圈,我們母子卻各騎了兩圈。







雖然是小事,可是這一類的稱讚,常常聽到的關於外表的誇獎,
還是我生活裡,『少少但很重要的成就感和自我存在感來源』。



下午的小小開心是,去上瑜伽課後問瑜伽老師問題,瑜伽老師告訴我,你的身材比例已經很好了,腰線很高,沒有什麼要改善的部分啊,你這種身材比例雕塑起來會很好看。當這樣的誇獎來自瑜伽老師口中,真的讓我的心有小小的飛舞和大大的成就感!




一樣的,除了自我肯定和自愛外,一個全職媽媽能得到的表現於外的肯定實在是不夠我的需求,我需要證明自己是一個很棒的人,而不只是一個好媽媽,我非常的需要媽媽身分以外自我角色的認同和肯定!



這些肯定對我來說一直『很重要』!我應該去哪裡尋找我『足夠的自我的生命肯定(成就感)』呢?



我真的非常需要『我自己的』(不是作為媽媽的)成就感!

2009年12月19日 星期六

芬蘭的花店





以前住在英國的時候,有時候會買花束回去欣賞。因為歐洲的花種和台灣的不盡相同,包裝的方式也不盡相同,應該說是比較簡單乾淨俐落,線條清楚分明吧!以前我曾學過幾個月的插花課,我想這是我會用的修辭和表達。



另外我有注意過在英國的花束幾乎都是用『紙』包裝,甚至用很素色簡單的包裝紙,來單純凸顯花束本身的美。簡而言之就是包裝上沒有像我們繁複,重點比較擺在『花朵本身原始的美或是單純配色設計上的美』,而不是包裝的美。







這家花店是我在赫爾辛基史塔曼百貨公司一樓拍到的。旅行時看這些生活裡的真實細節,和停下腳步細心慢慢體會才是我的最愛!

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分享人人可用的『聲音治療法』& 芬蘭旅遊照



圖:我在北歐最大的史塔曼百貨的照片



最近在看從誠品買的『聲音的治療力量』(The Healing Power of the Human Voice)這一本書,我自己也歸納出了一些很簡單容易上手,在車子裡開車時就能輕鬆做的養生聲音治療,對訓練專注和提昇肺活量都很有幫助!



從國小直到高中,我一直都是代表學校出去比賽的合唱團的一員,也和高中同學一起參加民歌重唱比賽,所以以前朝會時間,都得要犧牲考試前的背公式時間練合唱。練合唱時,就跟歌唱比賽或是歌手(星)唱歌表演前一樣,都得要開嗓。特別是練合唱的曲目前,一定是練不同音符單音的哼唱,也好像是歌曲的合音方式。



這種單音的哼唱方式,其實就呼應了書裡的聲音治療法,而且非常容易應用!以前學生時代在我娘家洗澡時,我都會一邊唱歌,常常開車時我也喜歡在車子裡唱歌,因為在密閉空間的音質其實更清楚更好聽,而且是一種享受!可是,其實開車時一邊記歌詞唱歌,除非在濱海公路很空曠的地方,不然其實反而是一種分心,會讓開車的專注力減弱,因為同時分出腦袋在想歌詞。



可是,單音像合音方式的哼唱方式,其實不但不會分出開車的腦袋,反而同時幫助攝心,讓心思專注歸零在簡單的單音共鳴震動中,反而讓開車更安全。



方式就是不必記歌詞,只要隨著旋律哼唱,而且不必哼唱完整的旋律,而是像合音一樣,只要和背景歌曲主旋律是搭調共鳴的就可以了,依照我的經驗不要太快的歌,旋律稍微偏慢的背景音樂比較適合!



在聲音的治療力量這本書裡就有提到,其實簡單的單音哼唱反而比唱歌詞更能讓人完整單純的抒發情緒,而且能幫助人跟靈性自心和宇宙有更大的連結。



全世界各種語言的歌裡,開頭和結尾常常都會有一些無歌詞意義的單音的哼唱,其實聲音治療就是像這樣的!



至於應該用哪些單音比較好,其實可以自己觀察發這些單音時腹腔和身體的震動共鳴方式。當震動共鳴的位置不同,其實對身體的療癒效果就分別是不同的。其實,說起來聲音治療跟『氣功』和『深呼吸』有很相似的地方!所以聲音治療也被定義成『聲音瑜伽』!



所有的母音,像是『啊,喔,嗚』這些母音單音,都很適合用來做腹腔共鳴震動的聲音治療,可以把專注力集中在身體的核心:丹田部位。另外,像是一些宗教裡常用來做唱頌或是咒語的單音,像是『啊,嗡,哄』字,它們都是一些原始語言裡的有療癒性的原始音,因為即使有語言障礙的善善最早發的音都是這些音,幾乎是嬰孩不必經由學習就能發出來的古老原始的原始音,它們本身就具有療癒能力。



(上圖:我在赫爾辛基泛達國際機場)

2009年12月13日 星期日

善善的第一次學校表演 (Ramesses' First Performance At School)





善善入學以來的第一次上台表演,媽咪當然一定要出席熱烈支持,一直在下面跟善善揮揮手說媽媽在這裡!





我的寶貝善善站在站立架上預演,善善也是站在站立架上表演的!這也是我們欣然擁抱的本然面目,善善在媽媽的心中永遠是最棒的那一個,一切只要盡力就好,特別是牢牢抓住我們手中的幸福和平實快樂就對了!





其實有障礙的孩子們的心地特別的純淨無瑕,他們有最美的心地和最澄淨的心靈!他們一點都不複雜難懂!










我既不活在過去,也不活在未來,我單純而安心的活在當下這一刻,專注的體會我的人生(圖:每位孩子都穿上老師們做的圍兜兜)。









因為在發展中心家長都有保護其他特殊孩子隱私的義務,所以我只拍圍兜兜沒拍小朋友,他們其實很可愛!我特地跟小朋友的媽媽說,我沒拍他們孩子的臉是配合學校政策保護孩子,而不是不想別的孩子可愛的臉蛋入鏡喔(圖:每位孩子都穿上老師們做的圍兜兜)!





因為我『一律採取肯定式的正面教育和口吻』和『重點在傳達愛的教育』,所以多重障礙的善善保持很健全而自我悅納的自信心,生活在快樂與被愛中!

2009年12月12日 星期六

接受自他和孩子的『本來面目』



每個人, 每個孩子,和他人,都有自己的『本來面目』,
與生俱來的特質,從自己生活的經驗衍生出的特質,和從環境與歷練淬鍊出的不同特質。



到底是要改變本來面目呢,還是真誠的接受與擁抱本然面目呢?



多數時候我們都被教化和教育成要改變本然的面目來適應社會環境和他人期待。例如障礙的孩子要早療要復健,好『和他人一樣』,好適應整個社會群體的生活,讓自己更方便!







如果我們相反的去接受自己和他人的本來面目,接受『這樣也好』(這樣有這樣的好),那樣也好(那樣有那樣的好),一切是不是其實更圓融自在!?



這就好比,我媽最近吃起番茄炒蛋,一直說著吃番茄炒蛋對健康多麼有幫助,正如一陣子之前她在談吃牛蒡對健康有多大幫助,我跟我媽說,『那你就多吃一些吧,只要不要覺得大家都得要吃一樣的東西才行那就好了!(*只要不要把自己的觀念邏輯套用到別人身上就好了)』
你自在,別人也自在就好!事實上是如此!



就像善善是一個徐動型腦性麻痺的孩子,總喜歡擺動身體,揮舞繩子是他生活裡最大的樂趣之一。如果單純的擁抱這個存在的事實,其實善善這樣徐動型的類別也是很好的,總是比僵直型或是癱瘓不能動的好!





怎
麼說呢?因為徐動型的孩子即使肢體有障礙,還是會一直動來動去的活動,所以不會因此缺乏運(æ´»)動。即使常常坐著或是站在站立架上,其實身體幾乎都是熱的,甚至會流汗呢!那是因為善善喜歡不斷的揮舞擺動身體或是耍弄繩子,像一個天生的彩帶舞者一樣!



這又好像,我的先生又靜又節儉,幾乎造不了口業,這也很好!只要不要要求我和他一模一樣靜又節儉都很好!



我們真的需要改變別人和自己嗎?我們的一切好與不好,一切特色不就是因為著我們不同的本然面目!?抑或是我們縱然覺得自他的本然面目好或不好,其實人通常都是不會大幅改變的。





接受和擁抱別人,孩子,和自己的本然面目,就像是順流而輕鬆的事!試圖去大幅改變或是不接受本然面目,則是逆流而費力的事!



其實本然面目本來就很好很美,只要我們知道怎麼欣賞和換個角度欣賞,只要我們放下定見和固守的邏輯。



一切本然的面目原來自身已經是一個圓滿!



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諮商師今天給我的功課:要我想想不管是我和善善都有權力過最好的人生





諮商師請我這一週想想:



我和善善都有權力追求最好的生活,沒有人需要被犧牲,媽媽也不需要扮演犧牲者的角色!



我們母子都值得過最好的日子,不因善善有障礙而有任何不同!



即使在孩子有障礙的條件與前提下,我們依然可以創造最好的生活!

請親人幫忙一律用一句正面話語結語來保護善善的心靈





上週心理諮商完趕去善善的發展中心六樓陪同參與他的音樂治療課,結束後從六樓回四樓教室的時候善善被老師用有帶輪子的推車推著(非嬰兒推車),我則是繼續搭到一樓先離開。從四樓到一樓的空檔,電梯裡的一個老先生問我,這個孩子是有智障嗎?



我說:『不是,是小時候缺氧,所以造成肢體障礙,智力是沒問題的。』



這位老先生接著說:『那就可憐辛苦了!』(語氣不是同理那種,是說風涼話那種口吻)







我回答他:『不會的,我的孩子他很快樂啊!』



老先生接著說:『那是他還小不知道,等到長大知道就快樂不起來了!』接著丟下這句不負責任的風涼話漂浮在空氣中若無其事的走開!



換做是以前,這樣一句很輕卻很重的話搞不好會引發我好幾個月長期的憂鬱,或是讓我回家大哭一場。可是,現在的我比以前坦然接受很多!我不會大哭也不會憂鬱,可是『會在之後的幾個小時都鬱鬱悶悶』的!







我不會再因為這一類的閒言閒語憂鬱或哭泣,可是依然別人用這些話用來『說自己的孩子』本身絕對不會是舒服或是若無其事的事!孩子有肢體和語言障礙已經很多了,還問一句是不是智障,讓做父母的作何感想呢?我絕對會有不愉快的感受!那些說不要在意別人說什麼的人,如果換做是這樣說『你們的』孩子,你們也『絕對會』不舒服!這一點是存在的事實!或許現在我的能力足以能夠慢慢稀釋淡化不愉快,或是把份量不重的人說的話看輕看淡,但是依然它是一句傷人母親的不禮貌的話,本質上是如此的!



我可以想辦法說話回應,可是還沒有語言能力的善善呢?當碰到別人閒言閒語時,我們是不是應該要幫善善說句話來保護他的心靈!?



其實,就算辛苦,也是我們辛苦,難道是路人在辛苦。我們自己辛苦的人都願意承擔了,別人有什麼可說的呢?







不但是我們和善善在辛苦,我們還學會在同樣的條件中快樂安然接受!我們都說孩子快樂了,別人還能說什麼呢?




『打從我出生張開眼睛到現在,我還不曾看到世界上任何一個人不辛苦或是沒有某種方面的辛苦的,一個都沒有!』我其實很想跟這位老人家這樣說!



我更希望有機會帶善善出門的親人或是師長們能夠重視善善的心靈健康,如果遇到有人說這一類『沒有實質意義但是傷人』的話語時,希望大家能『記住為還沒有語言能力的善善說一句正面的結尾句』。 



例如,『我們真的很快樂很滿足了!孩子幸福簡單就好了』,未來的事何必想太多呢?活在當下,珍惜今天就好了!多祝福自己和孩子,抱著正面的心態吧!任何一句正面結語的話都好,就是善加保護善善的心靈!不是只有大人會有感覺,孩子也當然是有感覺有靈魂的,請同時照顧他們的靈魂!

2009年12月7日 星期一

百分之八十的圓滿和百分之二十的不圓滿要看哪一邊?


常常在和我媽談話的過程中,聽到很多責己為人,宿命論,縮小自己,放大他人等等偏向消極的詮釋,常常我不是那麼喜歡聽我媽的宿命論。我從小就常常下定決心,要和我媽不一樣!我重視女權,自我肯定,和個人的獨特性,也不喜歡消極宿命負面的論調與解讀方式!







但是,話說回來,我媽和先生兩個人,已經是這個世界上,兩個對我最無私而無怨無悔的人!如果要再說些什麼,實在是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他們已經是全世界對Morrisa最好最疼愛最不計較的兩個人了,一個就像是爸爸,一個就像是媽媽對我那樣的好法,我還能再說些什麼呢?實在是無話可說了(*再挑也沒有了)!







我只能說,所有的人事物都像是那八分滿的水杯,你是要看已經八分滿,還是要看兩分未滿呢?如果看八分滿的水,那真的是已經很好了!如果要看那兩分未滿,則世上沒有任何一件人事物是圓滿無差的!每件人事物一定都有兩分未滿!常常的看那八分滿的人事物,輕輕的帶過並接受那兩分未滿,其實我的人生已經足夠圓滿了!







My life isn't perfect, BUT it's Good Enough!

陰陽協調很多的人生(附周末外宿旅遊照)





自助旅行回來之後,聽到很多人告訴我,我的氣色和精神變好了,越來越年輕了!表示我的年度愛自己充電之旅確實是值回票價的!







擴展視野和擴大生活圈的確對我的生活產生很多正面的影響!例如現在去游泳或是上健身房運動做瑜伽和皮拉提斯時,能夠看到比較多兩性平均的人和各個年齡層的人,以及提供不同的視野和思考角度。





記得前幾年的時候,生活裡接觸到的人物總是只有婆婆媽媽和小孩,不是長輩就是晚輩而鮮少相同年齡層和想法的交流互動,加上其他更多的媽媽,生活圈不是家裡就是醫院的復健科,那樣的生活狀態是十分不均衡的,讓我覺得整個人都被活活的埋葬在這裡和單一的事物狀態中了!直到最近一年生活慢慢的蛻變,重整,調整,與擴展開來......讓我的心重新具備平靜和感恩的能力!







學生時代中,真的最懷念國中那時候男女同班的日子,有很多男性的好朋友。那是一個正常而陰陽平衡的狀態!直到後來大學唸英文系,碩士唸教育系,直到工作時和結婚生子後整個都在陰盛而陽衰的狀態中,反而是不均衡的。







生活中,每個人都需要A Little Bit of Everything!不然,總是會出現缺口的!







我現在的人生中,只有一個單純的基調和想法,那就是平靜安詳而充實的和善善一起快樂的活在當下,完全沒有任何計畫與任何預設立場。







怎麼說呢?我原來是一個凡事愛計畫愛準備的人,是一個非常杞人憂天,完美主義喜歡修正錯誤的人,但是被分配到出其不意,完全無法計畫的人生狀態中,最好的生存策略變成追求『活在當下』,『隨遇而安』,『走一步算一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最大彈性!







現在我真的非常珍惜單純的思考,健康平衡的生活,和活在當下的生活方式!讓我們單純而靜謐的活在當下,為當下而活著!現在『不該我想的事,想不到的事,和能力範圍以外』的人與事,我一律都不去想,因為根本不是我想得到的啊!讓心思單純而專注,反而是最有能量的狀態!



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

北歐最大的百貨公司Stockmann的耶誕氣氛 ( part 1)

















在這篇記錄之前,我想先分享一個概念。那就是,我不會特別偏好哪一個國家,當然我對英國有深刻的情誼,因為那是我長住過和留學的地方,那是一種永遠不會改變的濃厚感情!即使我現在在談北歐的自助旅行發現,我仍然不會偏好北歐!我喜歡『收集』『全世界每個國家的好』,但是我真的不會覺得哪一個國家『真的』比另一個好,其實是各有各的好與不那麼好之處!當我發現這一點,我會愛旅行愛遊走愛學習長處,但是想住在我熟悉的台灣就很好,而不會有任何心目中想移民的理想國家,真的沒有!



每一個國家不同的好與不那麼好的地方,讓我打個比方,就像是我們認識過的任何一個人一樣,身上各有不同的優點與缺點,但是幾乎不會有任何一個人,集合我們認識的全部所有人的優點!



所以,我會從不同的人身上學習不同的優點,而不會認為有任何一個人會集所有人的優點於一身。這也是我對所有國家的看法,而不會真的認為哪一個國家優於另一個國家!
它們就是各有各的好!即使是我認知裡覺得不好處多於好處的馬尼拉,它仍然有最好吃的超美味超大螯斯里蘭卡超大蟹,如果單是只為了回味記憶超可口的螃蟹這一點,仍然值得我坐飛機飛過去!所以它仍然有它獨一無二的好,不是嗎?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