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9日 星期四

談娘家的感動之一 :原來母親送我最大的人生禮物是自由



過年台東的海令人心醉



我突然發現一件事,就在這次娘家親戚們參觀國小老師退休的母親接手弟弟的店以後,發現到一件天大的事,原來母親送給我最大的禮物之一:是『自由寬廣的整片心靈天空和海洋』,和我先生對我最大的優點之一是完全相同的。



弟弟很有藝術天份,設計自己的店,幾乎所有陳設都是手工自製的,讓我阿姨『一大家子人』看的讚不絕口,我也同樣是喜歡或擅長藝術方面的設計。但是,我發現到,通常有創意的人是很有自己的思想的,是更嚮往自由的,換言之是不聽話而不那麼順的,所以才會有源源不絕,不受拘束的創作出來。



每個阿姨教養出來或生到的孩子特質都不同。



只舉少數幾個例子,因為母親的兄弟姊妹非常多,大阿姨的孩子全都喜歡家族活動,向心力很強,和很善於公關與做生意,舅舅的孩子和舅媽就像姊弟一樣親密而協調,也是『我嚮往和善善建立的模式』,至於我們家孩子的特殊處,就是比較有藝術細胞,比較擅長創作方面的領域,不過和母親都不是以『順』的模式(媽媽說,孩子閉嘴聽)在運作的,而始終是是比較『平行的討論』與關係,以前全家四個人都很『獨立』,各自會安排自己的生活,飛在自己的天空




我發現,我之所以那麼喜歡色彩和用顏色,和我的母親有非常大的關係。我那麼愛海愛自由,和母親也有很大的關係。我始終期許自己尊重孩子,和孩子是平行的,和母親也有很大的關係。



我和弟弟,都很有想法與主見,藝術性也都很強,不過同時我發現母親一路以來也一直非常尊重我們,給我們保留比別人更多的空間與自由。所以,難以定論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



大多數的家庭不會讓女孩單獨去旅行,不過我母親她不會把我當做大多數的女孩來限制,因此我才能在最適當的時機看遍大部分的世界,自己覺得好就好,不用問誰或是跟誰交代。當別人都不喜歡或限制女兒上夜店跳舞時,以前母親不會特意鼓勵,但也從不會限制我,因為她知道我很喜歡跳舞,甚至畢業多年後還有間接教過我的老師,母親師範學校的同學,跟她提起記得我很會跳舞,母親也一樣會開心轉述而不會把跳舞加諸刻板印象,母親也不會限制唸大學的女孩幾點回家,不會管女兒穿任何時髦的衣服。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或許不會那麼愛用顏色,或許不會那麼喜歡寫作創作攝影唱歌,或許不會那麼有自己的想法,或許不會,太多太多。



創作者通常是自由的才能創作,也通常是想法特別多才能創作,換言之在人格上,通常也是比較自由不受拘束的。而我的母親,她很少拘束我們,因此我們姊弟不是和其他阿姨舅舅家孩子相同的典型,不過卻能自成一種典型(事實上每一家的典型本來就都不同)。而各種典型,也才是社會所需要的多元性。



如果很順服或是很統一的人,就不會那麼喜歡創作,沒有那麼多天馬行空的想法,而喜歡創作的人,通常不是那種整齊劃一而同調的人。



我要深深感謝我的母親,給我們很多的自由發展空間,讓我們變成『我們自己獨樹一格的特質』,而不會以傳統的方式把我們教養成一模一樣的別人的翻版。



我認為,每種人格特質都有它的傑出部分,而我們都是多元而適合不同領域的人種。



我非常感念我的母親,沒有把我當成女生養,在家裡總是很男女平權的。母親給我的人生無數的留白自由與創意的空間。她送給我的心靈『一整片的天空』而不是一個規定的制式答案。

2009年1月28日 星期三

回娘家超忙 欣賞照片囉



勇敢小超人善善課後邊練站邊吃棒棒糖好開心!





欣穎姊姊幫忙黃老師陪小善寶練走!舅舅抱善善玩飛高高時說,他已經是大善寶變重了,舅舅快飛不動了。

2009年1月26日 星期一

很棒的善善上課特寫數張



這是善善練習趴撐著操作玩具的照片,很認真的神情,是很棒的一張特寫照!





吊網上練趴和背肌及軀幹力氣!

如果走路沒有走的比別人快 起碼要比別人可愛兩倍



昨晚突然想到這一句我自己改編童裝廣告的廣告詞為:



『如果走路沒有走的比別人快,起碼要比別人可愛兩倍!』



雖然我是善善的媽媽,不過持平來說善善的確是個很可愛的小孩,常常都有人這麼說,如果幫他搭配好衣服,帽子和領巾,他更是會加倍可愛,就是可愛兩倍。



練習動作,是條長遠而沒有辦法馬上看見結果的路!



不過,『裝可愛』是每天每天,馬上就能先看到結果的事,也是大家第一眼就看得到的事。



所以,『如果走路沒有走的比別人快,起碼要比別人可愛兩倍!』

2009年1月21日 星期三

好用小物:領巾



開始使用領巾的由來是這樣的:



上週善善上課時,送我們爆米花的小哥哥,就圍著一條領巾。我覺得在小男生身上看起來很帥氣,因為大部分可愛花俏的小物都是發明給女生用的,讓小男孩看起來加倍可愛的小物實在是不多。而善善大部分的同學都是小女孩,因此我們很少能『見賢思齊』,而最近剛跟下下堂課的小哥哥家變熟,所以也多了一個小男生的範本可以看。



這種三角巾就是以前我們當童軍時圍的那種領巾,賣家說還能當成頭巾綁,小哥哥的媽媽說她幫孩子搭配領巾是『脖子防風』用的,我則從美學的觀點看,覺得很帥氣,當然也防風。



另一個優點是,三角巾的面積很大,所以圍起來可以幫善善吸口水,而不會浸濕上衣,能保持上衣的乾燥清爽,而往往一面三角巾有點濕時,還可以重摺,等於有『四面乾燥面』可以反覆使用,如果都濕了,可以直接替換領巾。



而且,對善善而言,現階段出外用領巾,既可以『搭配衣服』又『實用』,而不會讓別人覺得已經不是小嬰兒的善善還戴著圍兜,比較適合現在的年紀。

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來看善善做家庭作業



前幾天拍善善做家庭作業的實錄。善善的新家庭作業是,練習坐在小椅子上,『腳板貼地』幫助自己平衡,同時『雙手放在膝蓋上或椅面上』幫助自己平衡。因為黃老師說善善已經可以手撐地面坐(*目前記錄最高獨立坐和手撐坐輪替十分鐘左右),他以後去上學時,可能會需要坐小椅子,所以黃老師希望建立善善『坐在小椅子上,雙手放在膝蓋上』的模式和近一步『難度更高的坐姿平衡』。善善很開心的練習,也發現自己的新本領,我不斷努力的鼓勵他。





吃完喜餅的表妹的硬禮盒,剛好高度適中跟善善曲膝同高,裡面放光碟片,外面當小椅子。







愛上新功課的善善,倒下來時會馬上指喜餅盒要回去坐小椅子。







母親說善善從出生到現在還沒什麼大煩惱和不知道煩惱,我說反而是我已經煩惱了很久和知道要煩惱,然後學著在煩惱中過平凡日子和收集平凡快樂。孩子,我希望你的煩惱永遠都很少,永遠都無憂無慮的好。以前我沒有孩子前凡事都是想像的,現在真正有了孩子我才知道,我不要你忙忙碌碌,煩煩擾擾,只要你簡簡簡單單的,收集小小快樂就好,『自在就好』!我們每天開開心心的,這樣就好!很多人生和未來的事,太過複雜,想了也是多想多煩惱的。每一個今天開心的笑,這樣就好。人生是為了什麼?達賴喇嘛說我們是在『學快樂』,陳爺爺說人生求自在,如此簡單而已。(母親和我一致認為陳爺爺是個非常聰明而灑脫的大智者,我喜歡他也是因為他總是和我一起『討論』人生,平行式的有來有往,而不是單行道式的以為要告訴你什麼,這是我唯一接受智慧和說法的方式,就像我很欣賞的思路辯才無礙的蔣揚仁波切,會把法的正面和反面都告訴你,然後看哪種說的比較通,你自己決定,不是別人幫你決定,不是權威式的,我就很喜歡他的說法方式。)







現在我喜歡只想『現在』,不想去想『很多』或想『未來』,現在我會『很單純的想我們一小家子』,努力過好我們的生活,而沒有很多其他的能量和餘裕去想別人。因為,每天醒來一天的重擔就已經很多了,一家的重擔就已經很多了。我只能努力的每天日復一日扛起我的重擔(我的孩子真的已經很重了,而長期長時間要抱),想其他的對我來說真的太過奢求。說實話和真心話,我的心力目前真的只及於我們一小家子過好日子,如此而已,沒有心力去像以前想很多兼善天下的願望,如果要我去看去想世上各式的苦難『太過殘忍和強求』。我自己的重擔都不輕了,我目前的心力只有小小的,顧好自己這一家,因為即使只是這樣,都不容易了。孩子,讓媽媽的愛變小,特殊的孩子和重擔,讓媽媽的愛進一步變得更小,但是『努力和足夠照亮自己的孩子』。



不知道為什麼大人的世界越來越複雜,越變越複雜,有時候覺得人生紛紛擾擾的好累。我始終認為,本來無一物,何處捨塵埃,我現在只嚮往簡單到不行的人事物。



正是因為如此,我覺得我現在反而應該多看的是各種美好快樂面,才能取回『平衡』!

2009年1月15日 星期四

生日祝福





今天,1/15,是我又一年的thirty-something的生日,度過了很溫馨的一天。



早上開車戴善善去醫院上復健課,週四的社交日,善善和媽媽總是有很多家庭朋友,我們在醫院裡有『好人緣』,總是有好幾個小朋友和媽媽和我們變成好朋友,湊過來跟我們聊天,帶東西和點心來送給善善。每次我想要上廁所,或是需要幫忙,需要衛生紙,媽媽朋友們都連說都不用說就會熱絡的告訴我,東西我幫你看著,你趕快去上廁所。或是和孩子一起幫我推善善的站立架,讓孩子陪善善上課,或是善善課後邊吃點心邊站站立架看哥哥姊姊上課,連小哥哥都餵起善善吃爆米花,他的媽媽也準備了三包爆米花,一包要給善善的。所以,一個小時的課我們總是上了兩小時,大家都喜歡和我們聊天做朋友,真的很溫暖!找機會我想分享我們母子到醫院復健時交朋友的幾個小秘訣,因為我自己也在分析,我並不是特別外向的人,在醫院怎麼變成好人緣的媽媽的?我找到了幾個原因!



下午,爸爸為我請了半天的年休假,先讓我睡飽了午覺,自己幫善善洗澡,然後帶我們上陽明山兜風,接著再去餐廳吃晚餐喔!








辛苦了一年,我當然會好好休息,放鬆和永遠「努力快樂』的!謝謝親愛的大家一年來的陪伴!



今年,我要特別自己『祝福自己』,每天每天都度過了一些難關和難忍能忍度過了一年!今年,我還走過又走出了長期憂鬱的風暴,重新找到平凡過日子的方法,甚至重新找到自己生命快樂的重心與方式!



我發現,世界上所有人加起來祝福你,都不及『自己真心祝福自己的力量』,因為,或許別人能夠用言語『輕輕的』祝福你,不過,自己是必須『重重的』行動,做事,和負責任事的人。這一點,沒有任何人可以代勞。



我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天,不知道要做多少正確的決定和決策,開車時要眼觀八方,要技術夠好,才能平安出門回家。帶孩子時面對孩子的情緒和難題,每天不知道要用多少正確思考和方法,才能把這個角色扮演好。夫妻相處時,要隨時用心和互相體諒,才能維繫好感情。工作時,又有無數決策和判斷要被正確執行與自我管理。做家事時,先後順序和更好的方法是什麼?每一天的每一分鐘的每一件事,一天我們簡直要做一百個各式各樣的正確決策指導行動,才能扮演好每一個角色,才能過好一天,然後過好一年,然後又過生日了。



正因為自己的心那麼重要,是萬事萬物的主宰。今年,我要特別特別『祝福自己』,期許自己有像湧泉般的力量,永遠冒出來又會新生!



是你,也唯有你,能給你自己力量,決策,和行動!

2009年1月13日 星期二

我一直在學





週一早上去整理車子內部和打蠟,讓愛車過個新年。等待的時候到附近麥當勞去看婆婆從圖書館借的書。



其實,這幾本書裡,有一本童書和一本給父母看的教育障礙兒的參考書裡有一些字句和畫面讓我看的心裡持續『酸酸的』。如果我是局外人,不是局內人,我看這些書的心情會不同,會是學著『同理別人的處境』,或是『教孩子同理別人』。只是,這一次,我們是『局內人』,我不是在看別人的故事,是在『看自己家的故事』。



例如,有一本故事書珊珊,前面寫的都是關於珊珊的動詞和形容詞,例如,



珊珊愛笑,珊珊唱歌,珊珊飛起來,珊珊盪鞦韆,珊珊高興,姍姍難過,珊珊好乖,珊珊壞壞,珊珊游泳,珊珊躲貓貓...



一開始我以為這本童書的設定是在教孩子動詞?



從每一面的畫面裡都看不出任何端倪,直到最後一頁,我才突然楞住,圖畫上面畫著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小女孩珊珊。文字上寫著:



這就是珊珊全部的樣子,和我一樣,也和你一樣。



讀到這一頁時,我和善善四目相對,我不太知道要怎麼說,我告訴善善,因為這個小女孩沒辦法自己走路,所以坐在輪椅上讓爸爸媽媽推。




那時候的空氣有一點尷尬,我的心有一點酸。我們也無法知道善善現在坐在嬰兒推車上,而未來最適合他的位子是在哪裡(孩子小一天,希望和可能性永遠多一天)?我只是想說,當我們看每一個故事時,和看每一齣連續劇時,當主角和當觀眾的感受是天差地別的。教孩子去同理別人和自己學著被同理的感覺是天差地別的。



我一直在學,怎麼健康正面的告訴孩子關於這個世界上的所有故事,希望從媽媽口中說出來的世界都是美好,溫馨而甜蜜的味道,能把苦的也說成甜的。



不管你會是在哪裡,我都一樣愛你!最愛的永遠是你!你是我的心肝寶!



我真的很希望能給你一個充滿希望和美麗的世界!希望我能學會怎麼做最好,和怎麼做到最好,而不是教你認命吃苦,我自己也不信認命吃苦這一套的!



後記:



每一次看到綜藝節目把跳舞跳得不好的人戲稱為肢障或肢體障礙,我的心也會很痛,很想寫信去請他們不要濫用這類的名詞,雙腿能站能走都已經是奇妙的禮物,請不要消費這樣的恩典,因為你們不知道真正的肢體障礙是怎麼樣的和怎麼樣的艱難。人類是少數用兩隻腳行走的動物,因為連桌子椅子車子都會設計四個桌腳椅腳來幫助平衡,而我們卻採取最困難的策略。



不過,我沒有真的這麼做,禪說最好離開煩惱的方式就是不要去集(收集)和把焦點在上面,不然持續專注的事物會擴大!

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

談消費





消費交換型的社會



我不是唸經濟的,不過最近我在思考一個問題,也有了自己的結論。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政府鼓勵消費流通,而有別的論點鼓勵緊縮消費簡單生活,到底哪一種是對的?



我覺得沒有絕對對錯,*『不過』,我們生活的世界已經實際上是一個高度流通,互相消費,商品高度複雜化,精緻化的社會,不可能往回走。



我們到底有沒有可能真的實施簡約,各自回家種一畝田,吃自己種的那種菜,或是和別人交換別人種的別種青菜?



事實是,即使我們有自己的一畝青菜,仍舊吃不飽,因為我們還需要鹽油糖各式烹飪調味料,這些東西是要買來的,不是換來的。



此外,我們生活的社會裡有各式帳單,電話費,網路費,有線電視費用,各式以前的社會沒有的名目,這些帳單是要用錢付的,不是換來的。



我們又有沒有可能逆轉時代,不上網了,不坐飛機在世界上旅行了,也不可能。



有人上網,就有各種電腦相關器材的需求。



我的結論是,我們隨著時代發展,已經確實是在一個高度商品化,精緻化的社會,或許發展當然對於自然環境有影響,不過時代的高速鐵路就是已經開到這裡,不會逆轉。有相對的好,也會有相對的缺點。



那麼,如果不消費或節約會怎樣呢?理論上像以前的社會一樣,自己種的菜慢慢吃。問題是,現在的社會是交換型的社會,高度商品化,商品服務細緻區分化的社會,是高度消費的社會。



所以,如果節約而錢不流通,並不是不會影響到自己家的。我們在現代社會都是互相在流通,交換商品服務而生存。如果我們緊縮對於其他商品或服務的消費,那麼一環一環互相影響,連帶百業都會蕭條,最終還是會影響到自己。



如果我們不消費別人的商品,某個和我們的生活鏈相關的買主也會因此緊縮消費我們或先生公司販售的商品,而影響到我們自己。



所以,該消費不該消費,如果衣食無虞,還是『該消費』,因為『消費的某一環還是會走到自己身上』!我們活在高度消費的時代裡!



這是我個人思考的結論!

2009年1月9日 星期五

(2009/1/9) 向自己的孩子致敬


這週母親北上協助時,因為一個月看一次善善,所以明顯的發現到善善現在可以自己獨立坐著玩玩具玩很久,甚至自己玩好幾分鐘後才會不小心後倒。特別是前面放著玩具,有長坐的動機時(附上六張圖例,是我一個人在家帶善善時拍的,是善善自己獨立坐著玩的連拍紀錄)。

善善即使軀幹微微往不同方向移動,都會自己微調回到中心。


*善善一邊在獨立坐著玩玩具,一邊手的舞動或是小握拳都是他不斷努力維持平衡的動作。


*坐著玩玩具比單純坐著還難,因為操作玩具會『不斷改變坐姿重心』,拿玩具時需用力,如果手用力過猛就會造成軀幹後倒,可是善善現在已經能『自己玩玩具好幾分鐘靠自己維持平衡』不側倒後倒!跟以前比起來是『大進步』!



*跟一般孩子不同的是,一般孩子坐著玩玩具不必管維持平衡,只要玩玩具就好,可是善善必須『每一秒不斷的靠手臂和軀幹合作像小飛機翼般幫忙等小動作持續不斷努力住維持平衡』,而不是玩玩具那麼單純的事而已。


即使軀幹微微後倒還能自己拉回來。


不斷努力維持平衡自己坐著玩玩具的善善很了不起,那麼樂觀天真,那麼努力的一秒秒都在平衡自己的重心,換做是我還不一定做的到!因此我要向自已的孩子善善深深的致敬!你是個了不起的孩子,能為人所不能,能克服萬難!

家裡的後輔具階段





家裡目前已經到了後輔具的階段,我的意思是家裡該有的大小各樣輔具(生活輔助及練習器材之前都已經購置很多了,也佔去了不少的空間,實質上的和心理的。未來當然不是不可能再隨發展階段需要新的輔具,但是應用需求上可能不會再大量增加了,因為實在是沒有多餘的實質和心理空間來收納它們了。



佔去家裡的空間,是指本來一個孩子走路就是佔一個人的空間。如果放在學步器上或是站立架上,就是佔整個一公尺左右長寬高以上的空間。所以當家裡有很多件大型輔具,其實是佔空間而當然不美觀的,不過因為需要所以只有妥協。



此外,佔去心理的空間,我指的是『每次看到某些礙手礙腳又笨重的輔具時心理的負擔』。我打個比方,那就像是電視劇裡杵著拐杖的人雖然知道拐杖幫了自己的忙,但是每次看到拐杖就想到自己行動不方便的苦,每次杵著拐杖一拐一拐的走在路上,可能心裡有的矛盾,會常常在夜深人靜時把拐杖重重的丟在一旁,這也是我心裡最真實的感覺,還常常要隱藏不讓孩子知道知道我對輔具們潛在的反感,反之還要鼓勵孩子開開心心的站在上面,這很不容易!我是一個很愛生命中一切美感的人,卻要逼著我常看不美又不平衡的東西,和常常看到殘缺的人事物,這是很難的功課。



這也是我寧可要在家裡努力和等待的讓善善未來進到普通班,也不要在跑復健科外再跑特別班。我想看到更多世界上的美好,而不是各種各樣的殘缺,不然我會自然而然的一日一日人生觀益發悲觀的。



我和復健科的媽媽們有一個共識,受傷的孩子再怎麼樣努力還是看的到受傷的痕跡與脈絡,不太可能變得跟原來一模一樣好,又看受傷的程度如何。換句話說,我們承認並接受孩子的受傷與復原是有限制的。



舉個例子,被毀容或燒傷的人即使透過整形手術,還是只能改善,而不會完好如新。人類其實在很多束手無策的領域很渺小,例如簡單至天晴天雨。



我也談過,(討論假設之一)如果未來很努力很辛苦卻走的步態不好可能傷到孩子的自尊心或安全時,我願意給孩子自由選擇他的走路與否權,或是輪椅權。我知道步態對一個人自尊心的影響,不只是能力的問題,還有自尊的感受也很重要。



這讓我對輔具的執著也變小了。輔具一般來說不美觀又昂貴,當然沒有生活替代物又必需時還是要添購,或是申請政府補助購買基本主要輔具,因為這是我們本來就有的社會福利。不過,如果生活中有其他自然練習的方式,就自然的練習吧!輔具不是萬靈丹也不是魔法杖!迫切需要則買,其他的則可以用生活日常物品取代,這樣家裡才不會充滿這些硬梆梆的器材,除了佔掉很多實質空間,還佔掉很多『心理的空間』。



孩子快樂安全不比早療少重要一絲一毫一分。

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弱點在平衡上



圖:前幾週的上課照片,姍姍今天依然自願待在教室陪善善上課,讓姍姍媽媽自己到醫療大樓門診間去開單,她真的很喜歡我們家善善!



早上帶善善上去復健課時,和黃老師談到外婆覺得善善獨立坐的能力又進步了,很少會側倒後倒(不過還是一定得在軟墊上,身體後面放個枕頭或報枕做緩衝,旁邊一定要有人看著保護著才安全),時間上可以維持的相較以前更久。



我也提到,善善常常開心或是聽到音樂時,開心的手舞足蹈時,手腳的力氣其實是蠻有力的,有時候不太像低張的孩子。



黃老師認為,善善的力氣的確是進步的,對於善善來說,其實比較困難的部分是在『平衡』上。



我知道老師說過『協調不良型』的孩子復健時程一般比較長,一般來說差不多到小學前能走路。



無論如何,現在時間對我來說,並不是很絕對的,我們不會去執著『時間』的問題。我們不怕不怕,就算小學申請延讀一年,孩子的心是安全健康的最重要!

2009年1月6日 星期二

想做的事總是有那麼多





我不是一個容易感受到孤單和無聊的人,相反的我總是有太多想要做的事要做,太多想要學的東西要學,太多想要實現的大小願望要實現,太多想要看的地方要看,太多想要寫的文章要寫,太多想拍的照片要拍要編輯,和太多想要去的地方要去。



雖然我是一個全職媽媽,不過我的生活從來都不單調,我熱愛我的人生和所有的空閒餘裕時間,總是有很多樂事想做,特別是自己就能獨立做的樂事。



我的待辦清單,關於實現大小夢想的那一個清單,當完成自己的份內工作,或是偶爾婆婆媽媽來幫忙的時段裡,屬於自己的餘裕的時間可以做的事,總是一個一個在排隊跟我報名,從來都沒有從缺的時候。



除了家裡的事,我真的有很多個人的興趣和樂趣!我總是等待下一個空白時間讓我繼續實現我的大小夢想。我的興趣實在太多,讓我不得不每一種都嚐個幾口,每一項事物都玩一玩,試一試。



所以,每天睡覺以外的時間,我總是『忙』著做想做各式各樣的事,直到睡前那一分鐘!



以前,就覺得自己常常的人生像大學時唸的小說一樣很精采曲折,有時候很瘋狂冒險,有時候很平實虔誠,一直都很跳tone,每一段每一段的人生差異性都很大。結果現在的人生還是像小說一樣,像勵志小說,像寫實電影,像紀錄片。



我看待人與人的相遇也很隨緣,通常專注在目前遇見的人事物,而不會去刻意維持以前遇見的人事物。因為我覺得世界上的人事物太多,總是會再發展出不同的故事與關係。



我喜歡不像白開水的人生,而喜歡像小說般精采的人生。雖然維持在一定的基調,我每一段的人生變化性總是很大,我的變化性也總是很大,大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明天的我會蛻變成什麼樣子,明天我又會想做什麼不同的事!



Who knows?

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

日日平常日





圖:善善趴趴被誇獎四



印象中有好多次,每逢重大節日,例如情人節,自己的生日等等,越是認真看重大日子,越是期待過高,越是容易陷入失望。然後,反而落入情緒低落的陷阱。



例如,對另一半抱怨,今天是我的生日(或是情人節等),你沒有對我比較好,反而對我不夠好,結果常常特殊紀念日反而變成吵架的導火線。



例如,有些人會慶祝結婚紀念日,如果一方記得而努力準備,一方完全忘記,結果可能又是吵架的導火線。



又例如,今年的第一天,一月一日,本來預定要出門去野柳福華翡翠灣外宿旅遊,結果先生一聲不吭的把孩子丟給我,沒在準備要出門的東西,一聲不響的跑去收可以回來再收的大型回收的東西,結果一年的第一天打算好好開開心心的開始,卻大失所望,玩興全失,加上陰冷的天氣,只想窩在室內看海景做靜態活動。半夜善善不想睡覺,半個大半夜精神很好,直的睡成橫的,用腳像騎腳踏車般有結奏的踢媽媽,從半夜踢媽媽的背到早上踢到媽媽的後腦勺到我已經忍不住了才醒來,睡眠品質大減,因此本次出遊從頭到尾都沒有拍照。



諸如此類,常常在特殊的大日子,反而會有特殊的高期待,而變成不愉快的導火線。



*為什麼特殊紀念日反而常常變成煩惱源,我想還是因為高期待,高失望。如果能把日日當做平常日,不要覺得那些日子比較特別,應該過的比較好或好好過,或許才能抱著平常心,像每天一樣本來就有好有壞,有喜有怒有難過,可能天晴可能下雨可能冷氣團來襲,這樣才不會常常在大日子裡陷入煩惱的泥淖,誤踩失望的地雷。



以禪的方式來說,就是出遊不一定等於開心(出遊可能開心,也可能不開心,事實上都是可能的),在家也不一定等於不開心,天晴還是可能有人因某事在哭泣,天雨也還是有人因某事在狂喜中,凡事沒有絕對的,世事有它的複雜性!

談祈禱與祈福的真義



圖:善善趴趴被誇獎三,凡事只要被大力誇獎就會反覆一直努自做來贏得更多誇獎的孩子(我們一定要善用這一點,趁孩子還這麼在乎我們輕輕的話的時候,也給孩子多一些無價的自信)!



很多人認為的祈禱或是祈福,就是對著上蒼發出願望,而很多人常常的祈禱,然後把實現寄託上蒼。



我以前也這樣解讀祈禱與祈福!不過,我現在這樣想,我覺得祈禱,祈福,乃至一些幫助心靈淨化重整的儀式,如法會等等,其實更大的作用是在把心靈歸零淨化,甚至幫心靈充電,讓『你自己』有能力去面對,思考,解決,與改善問題,讓生命本質提昇,而不是別人或上蒼去幫你解決面對。當然,與你相應的儀式,當然有充分的充電加分或是增加機緣的作用。



我認為『很少有透過祈禱,就馬上看到奇蹟』的案例,我相信世界上當然有奇蹟,不過多數時候,祈禱和祈願要同時存在『很大的耐心等待,始終的心專意誠,與自我執行』。即使是密這本書裡也難道這一點,不管是好的意念,不好的意念,燈不會即刻馬上發生,而必須過時間,累積的意念專注,與持續不更改的念頭來促成『思想變成實物』。當然。有時候思想會轉彎或是隨事實現狀調整,這是彈性與智慧。



例如,你可能祈禱上蒼帶走你身心的痛,但是事實上物理現象的痛如陣痛不會一秒鐘乃至一小時就離開或是減緩,我曾經實證過這點。反之禪裡說,不『集』(持續思想憶念抓住此物理現象,不去想)反而是減低身心之痛的方法。



所以,我認為祈禱祈福後其實是要靠『自我來執行』的,透過『自身來執行』的,當然上蒼可能會透過你的意念給你一些有助的機會和機緣,不過通常路是要自己走的。



當我看到有人一直祈禱但走不出去,我會真心的想,其實生命真正的啟動鈕不是在外面,不管我們的宗教信仰是什麼,相不相信有一層比我們更高的力量,我都認為,其實執行者,改變者,主動者,答案,與鑰匙都在我們自己上面。



祈禱祈福之後,記得『回歸自己』,自己做自己走,願望才會慢慢的實現,因為願望的主體終究是自己。一個無形的力量,也必須透過物質界的我們才能發揮力量!



所以,我選擇『相信自己』,因為每天扛起孩子的,畢竟是需要透過我們的手,我們的力,我們的心,與我們的願!其他是助緣,主體仍是自己本身。我們既然都能相信看不到的上蒼,為什麼不多相信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