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不要讓心到處去吃苦流浪





最近在看『禪是對自己好一點』這本書,我從裡面發現到和氣功以及瑜伽同樣的一個道理,把自己浮亂的心拉回來到,單純的呼吸之間。我們的心真的常常都在我執之中,都在分別的世界中,常常都是不自由的,常常都是浮動亂跑亂想的,而常常很多的煩惱痛苦也是由心所分別所憑空製造出來的。







我舉一個常常發生在我身上和生活中的例子,因為孩子的關係,我只要聽到或是看到殘障這兩個字或是相關的圖像畫面,我的心就會揪痛就會心酸。



偏偏生小孩前因為我對殘障這兩個字不敏感,我不會去太過注意到身邊有關於這個話題的人事物。可是,自從孩子有障礙以後,因為有投射心理,所以很奇怪的,跟殘障有關的人事物比以前更多倍的出現在我眼前來刺激我。例如,可能一早開車出門,奇怪的才過幾個十字路口,居然就看到兩個步態不平衡的人走在馬路上。看個電影,片頭就出現鼓勵支持雇用身障人力的公益廣告來提醒我我的痛點。看到駕訓班的廣告我會特別留意看到身障班三個字,連和先生去八里吃孔雀蛤都常常碰到一位杵著拐杖的先生自己一個人去吃飯,而且碰到他的機率還非常高。



可是,如同『禪是對自己好一點』書裡說到的,『接受一切如實的存在』。這些殘障的人事物自古至今,在世界的每一個國家都存在,乃至於在生物界也是如此。這些現象和不圓滿從我的孩子出生以前就如實的存在,不是因為我的孩子出生才一一跑出來刺激我的。在我的孩子出生以後,世界上依然會有其他殘障的孩子和人事物,這就是世界和真實的人生。







那麼,到底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在揪痛的是什麼呢?是我的心!它又是怎麼發生的?每當我看到任何一件跟殘障有關的人事物或是可以聯想到殘障的不便的想法,我的心就敏感,就關注,就痛了起來。



到底是什麼讓我的心一直在痛的。是我的念頭。在我開車停在十字路口,看到身障的人從我前面經過時,我的世界並沒有因此改變什麼,善善也沒有因此改變什麼,當我坐在電影院看到鼓勵企業雇用身障人力的公益廣告時,我的世界依然原封不動,善善的世界也沒有改變什麼。



那麼,是我的心因為世界上本來就一直存在的這些殘障的人事物和話題,投射到自己愛孩子的心和擔憂上,所以我的心常常跑去流浪煩惱,而不在單純的呼吸上面。我的心和念頭常常都跑去揣想一番,掙扎了之後,自己痛的莫名其妙,可是明明外在的世界也沒有改變,別人沒有改變,我沒有改變,善善也沒有改變什麼啊!







如果我要放我的心一直常常被刺激而到處流浪活受罪,那可以想見的機會太多了。我會一直一直看到和身障相關的人事物就隨時受到刺激,然後就開始心靈漫遊,然後常常的莫名其妙的心痛難受,可是明明世界一樣的運轉,沒有任何事物因此而改變。



所以,跑去痛的是我的心和念頭,沒有任何事因此改變,只是我的心拋出去受罪一番,然後於事無補。我想要終其一生這樣的白白心痛擔憂嗎?每次跑去心痛的都是我的念頭,想過了以後物質界的世界依然一模一樣的如實存在,可是我卻一次一次受罪受苦了。



如果我能接受一切如實的存在,我們沒有改變外在的世界,外在的世界也沒有改變我們什麼,只是我的心念跑去流浪揣想了,可是這種想想了也沒有用,只有傷心傷身(傷心也是會連帶傷身的)。如果我能把念頭抓回到一呼一吸之間真實的存在,讓自己活在此時此地,不要活在過去和未來中,除了放鬆,深呼吸,與自覺,我能讓自己的心安住在本然的面目裡,我會因此而真正的解脫和自在。



今日記錄:游泳一小時+跳舞課一小時+中週波電療一小時

2009年10月27日 星期二

女兒!女兒? (附我的10/27穿搭照)





我是一個零生女兒動機的媽媽,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自己都覺得身為女兒身先天上的限制比較多。
不過,最近我聽到一些媽媽在抱怨先生疼女兒遠多於愛自己或是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這類的話題,也讓我想起我的童年經驗。



小時候,我媽媽就常常告訴大家,她說的話沒有用,在我爸的心裡,女兒最大。我還記得小時候媽媽常常在吃我(女兒)的醋,好像我爸和我是一國的,我媽和我弟是一國的。特別是小學的時候,青春期前,我看電視的沙發常常就是我爸的大腿。我爸最喜歡我跟他撒嬌,或是他回家西裝褲一換,口袋的銅板掉滿地,我爸就會說撿到的都給我當零用錢。因為小時候我爸疼女兒疼得很偏心很明顯,所以我媽就會更努力的疼我弟來作為平衡。因為小時候我爸是軍官常常不在家,我還做過夢,夢到我媽他們坐著車要離開了,而我一個人在後面很怕追不到他們就會走散了。因為我爸疼我多,我媽疼我弟多,我還胡思亂想過,我是不是被領養的小孩。



我爸臨終前,每次我去醫院看他,我爸就會開心,傷到大腦可是還是記得女兒的名字,會讓我餵吃布丁,看到我弟則常常是裝睡,他們的緣份就是這樣的弔詭。



所以,我爸走了之後,我覺得很孤單。因為和我一國的爸爸不在了,只剩下和我弟一國,比較能跟我弟一搭一唱的我媽,雖然我媽也很疼我,就是和我爸疼我的方式不一樣。雖然很欣慰我弟能在娘家陪我媽。不過,其實一樣,和我一國,和我很像的我爸就是不見了不在了,我常常心裡是孤單的,是酸酸的,覺得娘家裡再也找不到和我相似的人。



因為小時候我媽常吃我(女兒)的醋,所以我好像真的一點都不會有,從來都沒有生女兒的期待和意願,反而是諮商師告訴我,有一天善善的成長歷程也會出現戀母情結,會特別的愛媽媽。因為,我看著我媽吃女兒的醋的不舒服長大,我不想要試試看那一種不舒服。



我提到這段往事,主要是想說,那些一心想要生女兒的媽媽,不知道有沒有把這種吃女兒的醋,先生會疼女兒勝過太太的不舒服先列入考量,或是至少知道會有這一回事。



當然,我媽還是非常非常的疼我和我生的孩子,才會每個月上來台北幫忙一個禮拜,對善善盡心盡力。她在電話裡面只要跟阿姨們談到我,一定是說『我們』素苑如何如何。再怎麼說,兒子只有一個,女兒也只有一個,我媽很早就失去親媽,她疼小孩的程度比一般的媽媽還要高。



不過,也是因為怎麼分都不公平,所以我也都不會想要生兩個孩子,因為公平不公平,對誰比較好這類的比較實在是太麻煩了。還是,簡單,沒得比較,最好。我是一個嚮往簡單清淨的女人。

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發現誘發善善模仿說話的方法





以前看大愛電視台印象最深的一部片,大愛的孩子,強強的故事時,強強的媽媽利用教強強背誦心經來開智慧。於是,我也想到用反覆誦念佛號的方式,應該能誘發善善說話,同時能開他的智慧。



一九九八年,我在巴黎遇劫時,危急時口中就是直覺的反覆誦念著阿彌陀佛和觀音菩薩,因為當時的情況之危及,當時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也有驚無險的度過那一劫。



今天我試著合掌對善善緩慢而持續反覆的唸阿彌陀佛,唸不到第三次,善善就開始開口模仿發音,雖然模仿發音對善善來說還是非常困難,特別是善善常常惜臉皮如金,和爸爸媽媽一樣是愛面子一族,他都會很靦腆害羞的仿說,並看著大家的表情反應,一副非常害怕說錯的樣子。



每次我唸一次阿彌陀佛,只要善善有仿說發出任何一個聲音(善善說的是媽),我們就會大聲的幫他鼓掌歡呼說好棒!我每唸一次,善善嘗試仿說任何一個音,我們就會幫他鼓掌歡呼說好棒!這樣反反覆覆下去.....



後來善善在用美康軟膏擦紅屁股的過敏時,我一樣的指著紙盒子慢慢而清晰的說:美 康 軟 膏,美 康 軟 膏,美 康 軟 膏,我發現只要我慢慢,清楚的重複說同樣的字,善善的嘴巴就會開始動而有仿說的意願。



由此我也發現到語言障礙和肢體障礙確實是腦麻孩子的兩大學習障礙,一般孩子根本不用刻意模仿就說成串成串的話,善善卻連正確模仿說出一個音看起來都很費力和不容易正確模仿,所以照正常速度正常說話善善連模仿的意願都沒有而只是都聽得懂,反而是慢慢說重複說能誘導他想仿說,確實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現階段只要善善有模仿的意願和嘗試的動機,願意多開口和有心學說話我們就很滿足了!



2009年10月22日 星期四

累到不行的陪伴善善去動物園戶外教學一整天





在出發前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今天的戶外教學會很累很辛苦,所以在我心裡是必須熬過交差的苦差事一件啊!但是為了疼愛的兒子有媽媽陪,我還是勉為其難的參加了,一切真的是為了愛善善才咬牙撐住的,因為一個人帶著行動不方便的孩子坐遊覽車在陰雨天參與團體遊園活動那麼多個小時,真的不是普通的累法,而是爆累和超級苦啊!



平常我們是不可能這樣一個人帶著善善在外面那麼多個小時的,遑論是下雨天一支手撐傘一隻手推推車上坡下坡上坡下坡的一直走路。不是開玩笑的,推推車走到媽媽我心裡都會累到想哭,只是在團體中還是必須努力表現出為人母的氣質,禮貌,與堅毅,因為我實在不是阿信型吃苦的媽媽,我是愛兒子的媽媽,不過我是被我媽像小千金般的養大,平常是被先生像小貴婦般的疼的,實在是吃不了這種苦。



後來證明比我想像的還要累還要辛苦。中間有許多『等待時段』必須要想辦法哄小孩不要過於不耐煩,例如九點上了遊覽車直到開車,就要等上半個小時,下午一點半等遊覽車直等到兩點,這時候孩子一定會無聊不耐煩非常難哄。在遊覽車上的去一個小時和回來一個小時,我也是坐在善善旁邊帶小孩,像有的孩子可以自己坐,善善則是要我一隻手隨時保護著,沿途不斷發出聲音問問題,有時候還要一隻手邊護著小孩另一隻手邊餵他吃東西來打發時間啊!









然後,一到木柵動物園門口,因為這次戶外教學活動是有線電視台贊助基金會舉辦的活動,所以所有大朋友加上小朋友及家長必須全部大合照以示公信,我們就儼然變成被幫助的弱勢族群的一員的感覺。說實話,還好我有戴帽子也看不清楚是誰,不然拍這幾些團體照簡直對我來說是一件很難受的事和時間僵住的感覺,一點都不像平常開心拍照時的我,而團體照拍了太久善善一直抬頭跟我抗議。



實在不是我對於身心障礙的大朋友們沒有同理心,只是我很害怕群體被貼標籤和群聚化的感覺。甚至樓上基金會的身心障礙大朋友有時候有他們可愛單純的地方,今天一早搭電梯就有一個樓上基金會的身心障礙青少年和我們同搭電梯時告訴我,好年輕漂亮的媽媽喔,我跟他說謝謝!有一次去接善善時,有另外一個樓上基金會身心障礙的青少年告訴我,你好漂亮,我也跟她說謝謝。



只是,當早療的孩子跟基金會的身心障礙大朋友一起群聚在一起辦活動時,其實會很容易讓我們這些小小孩的家長覺得明天很灰暗。因為我們都是覺得辛苦幾年,孩子就會比較好。可是,樓上的大朋友一般都是狀況比較嚴重所以無法適應一般學校和工作的身心障礙者,他們的父母親和兄弟姊妹,看起來『一輩子都在照顧他們』,幫他們推輪椅,那種感覺看了讓人覺得十分可怕!要我接受自己的孩子身心障礙已經不容易,同學都是障礙兒已經不容易,然後進而要接受一整群的各式各樣的身心障礙者。真的不是我不夠善良,只是好沈重好黑暗!







我也在接送善善時,看過樓上一位身心障礙青年的父母在接送樓上的大朋友,她的父母頭髮都花白了,還是在扛孩子從車上上輪椅,甚至還是必須固定頭頸的輪椅。這些接送時會看到的情景常常讓我不敢去看,也是之前覺得接送善善好累的一大心理因素。我替他們很擔憂,如果父母不在了,這位靠父母扛的成年人要怎麼辦?



其實,中午我在餵善善吃午餐時,有一般幼稚園的小孩子在旁邊,我就聽到一個小朋友說,他好好笑喔,還好像小baby(意思就是坐推車加上給媽媽餵)。善善是還不會去聽這些話,可是我是聽得懂的。雖然偶爾聽到聽習慣了不會那麼在意,可是依然,通常帶孩子出門偶爾要聽到這些話的人是我不是爸爸,所以媽媽會憂鬱爸爸不會。因為要拍大合照的是媽媽我和善善,所以愛面子的爸爸不會憂鬱,可是愛面子的媽媽我會憂鬱,也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過程中除了大量身體的累,也有許多心理的掙扎無時無刻在心頭上演啊!







當然,今天在遊覽車上隔壁小太陽班本來可能帶善善的老師私底下來跟我說話,隔壁班老師說都有在看我的格,也非常非常同理關心我們,就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還關心我要出國自助旅行的事,特地請同事的男物理治療師多看顧協助我們母子,說有需要幫忙一定要說,真的是很溫暖的一件事,因為是真正發自內心的關心和交流,不是表面說說那種。



不過,真的太多小朋友幾乎都需要幫忙,其實我一個人帶善善去戶外教學一整天,還是『苦不堪言』的!還好公婆下午來接善善協助帶到晚餐後先生接回來,我去上了堂印度舞課,才稍稍的平衡回來一下。還有,我第一次看到貓熊團團圓圓了!

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我對先生的好:保有情調的生活





在我小時候,我爸是個職業軍官。他一兩個月才能回家一趟,一次只能待幾天。聽我媽說,每次我爸回家時,他都希望我媽能不要做一些採買的生活瑣事,可以好好的休息和休閒。不過,我媽說,我爸是放假幾天,可是她還是在過平常日子,還是得要採買辦事。



我覺得我爸的話和我媽的話都各有道理。我受到我爸的影響特別是比較深,因為我們兩個人的相似性比較高,我就很重視生活的情調和夫妻之間的情調。在我進入婚姻關係之後,我幾乎一直在採取一種折衷的方式,我們『很少』夫妻一起去做採買之類生活的瑣事,多半都是我在處理家裡的一切帳單和採買。我覺得夫妻在一起相處的時間,如果都是談錢,談特價,談孩子這些實際的東西,都是在超市日光燈下推著大推車做採買,我覺得生活和夫妻的情調會被這些慘白的日光燈和比價吞噬殆盡。



即使是婚後我還是全職上班族時,我都是在下班途中自己沿路採買回家的。我在做的事就是盡量保有夫妻在一起的時候,就是放輕鬆和休息,有一點獨處的時間,而不要總是被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生活瑣事填滿。







直到現在,所有採買生活用品和處理帳單這些生活瑣事我都會盡量在先生上班的時間處理。週末中午婆婆會來帶善善回公婆家幾個小時,讓我們夫妻可以單獨開車上餐廳吃飯獨處,往往這也是我們夫妻倆可以好好安安靜靜說說話,談談戀愛的時候。我常常都會在紅燈時握先生的手,這是我的正面特質,我是一個永遠能讓先生感覺還在談戀愛而不會完全過渡到太太媽媽的狀態的人。



在睡前,我也一定都會去牽先生的手,或是像小鳥依人一樣窩在他旁邊睡覺。舉凡這些生活裡的情調和小細節,都是我覺得我在婚姻裡的經營之道。就是,我可以永遠像一杯酸酸甜甜混色的果茶,來搭配我先生像白開水般的務實平淡性格。先生會填補我需要的平穩,我也會填補他需要的變化。所以,先生才會那麼喜歡回家和待在家裡!

2009年10月14日 星期三

從諮商裡發現我是一個非常捍衛家人的人





今天諮商師有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她發現我把自己和善善畫上等號,所以善善的障礙對我來說是雙倍的痛苦。我也有發現到,我總是想幫善善擋著外面的風雨自己受,自己難過沒關係,就是不要來傷害到我的小孩。



我發現到我一直是一個很捍衛自己家人的人。例如,如果有人在我面前提殘障手冊,我會在意善善是不是在旁邊,我覺得別人可以說給我聽讓我難過難堪,就是不要當眾當著孩子的面傷孩子的心。



說捍衛一點也不為過,我確實就是把孩子和我自己畫上等號。如果有人對善善好,是善善的朋友,就是對我好,就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人對善善不好,就等於對我不好。







現在我想捍衛善善保護他的自尊心,以前我還曾經捍衛過我的媽媽抵禦外侮。
諮商師發現,我爸爸在我青春期那幾年疑似和女同事有婚外情而傷到我媽很多年的過去,諮商師發現我也把我自己和我媽媽畫上等號,等於除了我揹了我媽的苦,我還揹了我為我媽打抱不平和心疼她的苦,等於是受了雙倍的傷害。



我也會幫忙捍衛我最愛的我爸,當榮總的一位實習醫生在我爸往生前用很不好的態度對待我爸,用強硬的態度要幫他置入鼻胃管,當碰到這一類的事,當我面對的是事關有外人對我的家人不友善,禮貌的我會馬上變為非常捍衛家人,我用很長的文章和好的文筆申訴了該實習醫生,引起了高層的關切,不會讓我爸平白受欺負而沒有討公道。



我一輩子都很重視女權,公平,和公道。







只要是牽涉到我的家人的事我就會變得很捍衛家人。所以,我一直在想怎麼保護善善,或是預先假定如果有人欺負他,我就會幫他討公道。



可是,事實上,客觀上,身邊『多數的人』都對善善很好,都很疼愛他,他也天生有好人緣,天天開開心心,而且處處有貴人。



諮商師說,或許善善自己是一個外向的人,或許他喜歡人群,他會慢慢有自己的能力,技巧,智慧,和辦法來面對外面的環境。我可以不必那麼害怕外面的環境或是急著預想要保護他捍衛他。



諮商師說,
更重要的是,我不等於善善。我不要把所有善善的一切都揹在自己的身上以為要代孩子受代孩子過他的人生,就像我不用揹著我爸媽的過去代他們受一樣。

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善善在台東娘家的巷子朋友多





爸爸幫善善用手機測過,善善自己獨立坐著玩身體穩很多,最近測的最多可以達到獨立坐著自己玩玩具四分鐘四十七秒半,將近五分鐘久才會往後倒休息(不再側倒前倒)。







常常多一點人輪流關心陪伴善善,給他不同的刺激,對善善來說都有不同的收穫。像週末回娘家四天時,就是我媽『發現善善可以自己坐著玩很久』(因為常常不一樣的人的觀察點和發現都會不同),而且常常就陪善善坐著玩玩具。







台東的人情味比台北濃,善善才回去娘家幾天,隔壁兩家的哥哥都對他很好,都會跑來找善善弟弟,一早斜對面的哥哥還送給善善他一包最愛吃的爆米花要跟善善分享。







看到娘家巷子的小朋友對善善很好,讓我很感動窩心,覺得他們都變成我心裡全世界最棒的孩子,因為他們對我的兒子好,是善善的朋友!







上週復健科黃老師有說善善的坐姿穩定有進步了,我會儘快幫善善錄自我催眠音樂,讓善善能夠更加相信自己的能力,對自己更加有自信。







善善知道有時候前傾要靠雙手幫忙撐住





善善也知道有時候單手撐單手玩,很棒!

整合我的正面自我形象





想寫這個主題跟一件事有關係,就是在自我催眠(Self Hypnosis)書裡談到的Positive Self Image(PSI),正面肯定的的自我形象。除了正面的自我形象會在我們的潛意識裡驚人的運作讓我們符合自我形象,負面的自我形象(Negative Self Image, NSI)也同時在我們的潛意識裡運作讓我們符合自我形象,所以我們得到的總和等於是正面加上負面自我形象加減的總和。 



特別是幼年時期別人給我們的評語會影響更深遠,所以我們最好不要給幼年期的孩子負面的評論,如『你很懶惰,很懶散』,幼年形成這樣負面自我形象的孩子成人後有很高的可能性會實現符合這個負面的自我形象。



如果一個人的PSI(正面自我形象)值越高,那麼在人生中成就自己的願望目標的可能性越高,所以每一個人應該盡可能的建立最高的PSI(正面自我形象),讓自己的潛意識日以繼夜的隨時運作把我們變成符合正面自我形象的模樣,而不是負面自我形象的模樣!對於更容易被形塑的幼年期孩子更是這樣!







所以我在思考一件事,為什麼常常有人跟我說:我好羨慕妳.....這一類的話,可是之前我卻還常常想從現實中逃走,這中間一定有個小小的問題。如果我的生活和人生有很多被羨慕的地方,那麼我應該要能夠欣賞這些『所有的禮物』,清楚知道它們是禮物,並好好珍惜才是!



這是一篇我打算來探討『整合正面自我形象』的文章,目的是在提昇我的人生價值感,讓我現在未來有勇於實現自我人生的能力。它的目的不是自我褒獎或是和其他人比較。



當然,每個人人生中最大的和源源不絕的資源就是自己,所以好好愛自己和深刻了解自己的重要和價值永遠不嫌多。







這一年來我聽過別人常常告訴我的一些正面形容詞和羨慕我的事有以下幾點:



1.妳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分析觀察事情很深入,擅長擴散性思考,領悟力學習力很高。



2.妳的照片拍得很好。



3.善善的媽媽是個好人(妳很善良)。



4.善善的媽媽很認真。



5.妳很漂亮,妳的鼻子很高。



6.妳的家族資源後盾很強,妳身邊的人都很支持妳,妳的先生很疼妳,妳有一個很棒的另一半。



7.妳好幸福命好好住在台北市最棒的地方之一。



8.善善的媽媽沒有架子,人很好,很好相處!



9.我好羨慕妳可以去芬蘭旅行,我好羨慕妳去過那麼多國家。



10.妳的英文寫作寫得很漂亮。我喜歡看你的(中文)文章是因為妳很坦率很直接。



11.妳是一個非常有自信的人。



大略整理如上,你們也可以蒐集整理出你們的『正面自我形象』並強化它在潛意識裡無時無刻發揮的力量。



我還想補充的結語是,我要提醒自己常常多看到自己人生中的月圓處,而不是月缺處,因為只有當我能多欣賞自己生命裡所有的禮物,我才有能力把月缺處也變成月圓。



我想要多學著看到我生命裡所有值得感恩的事,來吸引更多美好的事物來到我的生命裡!

2009年10月12日 星期一

善善到台東糖廠吃紅豆冰特寫





現在先生應該還蠻喜歡陪我回娘家的,因為每天我媽都會帶善善,我弟會陪善善玩,我們都可以睡到飽,還有每天都會有一餐到餐廳吃。除了出去玩外,多數時間我們都可以在樓上看書,休息,或是做自己的事,等於是放帶小孩連假的意思。



週末回台東娘家的第二天,天氣變回夏天,還好有帶到短袖衣服。於是乎我們帶善善去台東糖廠吃冰,我們夫妻吃的是綠茶義大利脆餅冰淇淋(注意身材的我只吃一球),我媽和善善吃杯裝紅豆冰淇淋。上面這個髮箍就是日立媽寄來送給我的。







善善吃得太開心到大聲說話,於是外婆又幫他追加一杯紅豆冰淇淋。回外婆家等於也是善善的天堂一樣,每天都是吃吃玩玩,玩玩吃吃。







常常在翹腳的善善像個小少爺。說真的,除了他復健和障礙的辛苦外,他實在是一個每天都很幸福快樂的小孩和小少爺,大家都對他很疼愛,連台東娘家隔壁小學的哥哥都很喜歡他,拉著他的手一直說 善善 善善 善善。所以幸福這件事該怎麼定義,我的確每天都看到善善開開心心的受到大家疼愛!他每天每天多數時候都過得很快樂的模樣!







或許幸福真的沒有一定的定義和模樣,腦傷和障礙的小孩當出生在一個疼愛他的家庭,可能還比很多一般孩子更幸福更快樂更有人緣。








我有發現到,每次如果是我們回娘家時,而非我媽每個月上台北住我們家幫忙幾天時,我媽在娘家時都比到我們家好很多,我覺得那是因為她在自己家做什麼事都很方便,要騎車就騎車,開車就開車,去哪裡就去哪裡,就是她還保有自己熟悉的生活圈,所以感覺是有掌控的有自信的舒服的。可是她每個月上台北幫忙幾天的時候,都是比較寄人籬下的感覺,什麼事都不像在自己家,也難怪常常她到我們家幫忙時我比較容易覺得我媽的耐性比較差,可是每次我們回娘家時我就覺得我媽好很多很多!



所以,我也必須多體諒我媽住我們家幫忙時必然的不適應和偶有的情緒和抱怨。






這也是我們的修行吧!如果善善沒有特別狀況需要大家合作,我們只會幾個月回娘家一趟,不會像現在這樣需要我媽每個月上台北幫忙幾天。但是就是因為善善的關係,把我們所有人湊在一起好修行。







善善也代表一種境界的現前和真正的修行功課,之前有幾年的時間我還沒有進入婚姻但是一直處在一種非常投入宗教信仰的喜悅當中,整個人輕飄飄得很自在,現在我才知道,就是當碰到這些境界和現實生活中的難處擔憂與人際相處時的種種問題,才是真正的修行。一個人都沒有人沒有事來煩的時候比較像是當然的清幽而已,必須碰到人來煩事來煩,境界現前還能清幽以對才叫修行好。當然好不好沒有標準沒有比較,只有一個自在而已,每個人的境界和目標都不同,沒有絕對值!









善善除了把我和我媽常常湊在比較不容易的狀態中一起修行,有時候是把我和婆婆或公婆湊在一起修行,把我和我先生湊在一起修行,把我和老師湊在一起修行各種相對應的磨合關係。







我就跟婆婆說過,明明是善善去上學,也變成是我在修行和我的功課!
善善就是一個把大家兜在一起修身養性,磨練克服一切境界的小菩薩!


2009年10月10日 星期六

開始唸芬蘭文了(Words Are Powerful)





我要開始自修芬蘭文基本用語了!
雖然好友說,去北歐英文就很好用了,你不必刻意學芬蘭文。不過,既然我要深度體驗芬蘭文化,我也想體驗和連結芬蘭的語言,尤其是芬蘭語基本上和其他北歐國家語言很相似,學習一種等於可以打開另一道門。



另外,談談寫格對於個人的力量就是:Words are POWERFUL! 



只在心中短暫停留的想法或許不具有什麼力量,但是當你反覆想反覆想,甚至有足夠想法內容想付諸文字,不管是有系統的說出來,或是寫出來,思想本身就具有力量和代表實踐了!



例如有些人向世界大聲宣告自己的計畫,到最後就沒有退縮的餘地,偷懶的理由,閃躲的空間,於是推著自己向前走到自己的目的地。



所以,之前我宣告我要學芬蘭文,於是我就有下一個行動,挑有聲書買書,下訂單,然後等待寄送約兩週的時間,昨天才剛收到有聲書。當我現在宣告我要開始唸芬蘭文,這比我心裡隨意起一個想法還要有力許多,因為我把我的宣告寫下來,讓執行本身更有力!



所以,寫格對於個人的人生實現有沒有幫助呢? 它是有的!願意和決定寫下來的字絕對比驚鴻一瞥的想法具體,深刻,思考過,和可行性高!就像是跟自己簽了一份公開有第三人證的契約書一樣!









又如同這片我為了幫善善錄自我催眠音樂和暗示買的記憶卡,上週末我讀了自我催眠的書,對我幫助睡眠和放鬆注意不小(*但是須減少外在刺激來影響我的心情起伏)。



幾天前我寫到
我決定要自己幫善善錄潛意識自我暗示(催眠)錄音來幫助他的復健和自我信念(*在睡前聽到睡著),而我認為當然媽媽的聲音對孩子來說是最有力親密的,但是談到實現和執行,你必須找到適用的方法和媒介,醞釀了幾天以及和先生討論之後,我們決定買記憶卡用數位相機播放我錄的聲音,我會放輕柔緩慢的挑選過的背景音樂,搭配上我設計好對善善說的潛意識自我暗示。因為我當時宣告了我決定要做這件事,所以我和先生討論適合的媒介工具方法,買了這片容量較大的記憶卡,接下來就是我找時間和安靜的時機錄音(*用錄影功能)了。



寫下來的文字都是有力量的,都是會去自動尋覓方法和橋樑軌跡的,說出來寫出來的決定永遠比小聲說不敢寫的來的有力無數倍!







所以寫格是浪費時間嗎?它不是!寫出來的文字本身就具有力量和自動會尋找實現的時機,方法,步驟。它本身是有效的整理過程,不然以我摩羯座的個性是最討厭浪費時間和做沒有意義的事的!



Words are POWERFUL!

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如果善善是一個一般的孩子(附我的穿衣誌)





如果善善是一個沒有腦傷的孩子,我會跟對面的鄰居一樣,『牽手』帶他走路『兩分鐘』就到家附近的幼稚園(我們家『å··å°¾』就有『國小附幼』還有先生小時候唸的幼稚園)了,五分鐘來回我又到家了,而不是每天開車花油錢停車費送一小時,回來一小時,花上兩小時的時間,油錢,停車費,和路途中的舟車勞頓。



如果善善是一個沒有腦傷的孩子,我們會有一堆學校可以選,不管是公立附幼,私立幼稚園,貴族幼稚園,雙語單語幼稚園,各式各樣的幼稚園可以『選擇』,像是一個籃子裡有一堆雞蛋可以挑,可是特殊的孩子只有『很少』的選擇或是『很遠』的選擇,甚至在『很少很遠的選擇的幾乎沒有選擇』裡,善善還是好不容易的排進最後一個入學名額的。



如果善善是一個沒有腦傷的孩子,唸起書不必那麼隱隱諱諱的保密東保密西,這個人不能拍那個人不能寫,感覺唸書好像在當賊要摸黑隱匿一樣,可是一般正常的孩子的同學如果你刻意鏡頭不拍他們別人還會以為你是不喜歡看不起他們的孩子呢。那麼多的保密與保護,讓善善的學校生活變得很奇怪,有哪個正常小孩子的學校照片裡不能出現同學和老師,而只有善善一個人的一人學校,非常非常奇怪的童年?







難道孩子特殊所以要保護隱私,是因為怕孩子或家長丟臉或難為情嗎?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好隱諱,難為情,或是丟臉的!在我眼裡,孩子沒犯錯,不丟臉,家長沒犯錯,不丟臉,沒什麼不一樣,本來就可以攤在陽光下!



我覺得人只要不犯罪不主動侵犯他人,都是坦坦蕩蕩的!只要我的孩子沒有侵犯他人,他最基本的活在世界上就是一個好人!



如果用特殊教育的角度看起來不怪或是習以為常的事,在一般教育和幼兒園的角度中就顯得很奇怪!而我是用一般幼兒園和一般人的角度在看的。



以前我在私立全美語幼兒園當老師的時候,學校都是看著家長和孩子的續班在影響學校運作的,所以我們作為老師必須非常努力的維繫和孩子及和家長兩者的關係,可是當我的孩子是一個那麼特殊而特別需要個別照顧的孩子,其實是相反過來的,是我們家長得要好好維繫關係,我的孩子才能獲得最佳保障讓我安心(For Christ's sake,善善『什麼事(包含吃飯,上廁所,èµ°è·¯,說話這些基本自理都還不能自己做』啊!)。



從善善出生,很多事情就是不公平的。而這些不公平都累積在我心裡。



特殊孩子基本上一輩子所有事都是不公平的,如果不是善善出生在善家受到大家疼愛和輪流照顧讓品質提昇,他向來有貴人運多貴人,讓他有最大的機會在那麼多的限制中自我肯定和改善。



不公平就是,較遠的學校,較貴的輔具與永遠較大的教養開銷,較少的選擇,較多的限制,對面孩子不費吹灰之力嘰哩呱啦說話說不停,善善卻很難發音,要上自費語言治療課也得要待排,還得要買電子溝通板透過按鍵才能讓善善自己造句深化認知與表達自我來避免認知強但表達落差大的孩子的情緒障礙,還有無數說也說不完的 不 公 å¹³。



當有任何人輕鬆的說你們要不要再生一個孩子,我心裡想的是:你要生你要顧你要養嗎?光是照顧一個善善一輩子對一對夫妻是多大的負荷你們知道嗎?



特殊孩子的一切條件生活都不是一般人應得的十個選擇,而是一切事物都只有僅有的一兩個選擇的沒得選擇的 不 公 å¹³!



很多的不公平都來自於 我知道 什麼才應該是 本 來 公 å¹³ 常 態 的 狀 態! 

2009年10月7日 星期三

最近很喜歡的一首歌Pocketful of Sunshine的歌詞(附『日立媽媽昨天寄給我們母子的驚喜』照片)





最近『看電影』是我的休閒兼『自助旅行前功課』之一,因為先生公司的福利券剩大約三千多塊的使用額度,剛好讓我最近連看十幾部英文電影,來帶自己整個回去熟悉英文的語感。這幾天在電影The Ugly Truth裡聽到這首歌(Pocketful Of Sunshine By Natasha Bedingfield ),回家後用我記得的部份歌詞去搜尋歌名,在KKBOX裡就可以聽。有一些歌詞還真是我的心情寫照,特別是我標紅字的反覆吟唱的副歌部分,我不正是常常想從我的心痛和現實中逃走嗎?







我覺得多數的特殊兒家長也會有類似的感覺,就是常常想要逃走,逃到一個更美好,一個秘密安全的地方,沒有哭泣的地方。你們應該也會喜歡這首歌!



對於日立媽媽,我特別大的感動是,我們都是那種心理受傷了的脆弱的,甚至都因為孩子的苦想過要死掉的媽媽,我們都很累,心理很脆弱,想自己的孩子照顧自己的孩子和擔憂未來都想不完了,可是日立媽媽卻還有餘力想到善善和我。會注意到善善在學校有在畫畫,所以寄新幹線的著色本給善善,還因為常看我戴髮箍順便買了一個寄來給我,除了有心一樣是『細心』」和『用心』(註:一樣把日立媽媽的名字蓋住,因為我實在無法知道哪些人在意名字的隱私哪些人不會)。如果我前世是英國人,日立媽媽前世應該是日本人。因為我深愛英國,而日立媽媽深愛日本。



在忙碌身心困頓中的情誼,特別可貴!髮箍我第一時間就戴出門喔!







I got a pocket, got a pocketful of sunshine.



I got a love, and I know that it's all mine.



Oh.





Do what you want, but you're never gonna break me.



Sticks and stones are never gonna shake me.



No.





Take me away: A secret place.



A sweet escape: Take me away.







Take me away to better days.



Take me away: A higher place.







I got a pocket, got a pocketful of sunshine.



I got a love, and I know that it's all mine.



Oh.







Do what you want, but you're never gonna break me.



Sticks and stones are never gonna shake me.



No.







I got a pocket, got a pocketful of sunshine.



I got a love, and I know that it's all mine.



Oh.







Wish that you could, but you ain't gonna own me.



Do anything you can to control me.



Oh, no.









Take me away: A secret place.



A sweet escape: Take me away.







Take me away to better days.



Take me away: A higher place.







There's a place that I go,



But nobody knows.



Where the rivers flow,



And I call it home.







And there's no more lies.



In the darkness, there's light.



And nobody cries.



There's only butterflies.







Take me away: A secret place.



A sweet escape: Take me away.







Take me away to better days.



Take me away: A higher place.







Take me away: A secret place.



A sweet escape: Take me away.







Take me away to better days.



Take me away: A higher place.







Take me away: A secret place.



To better days take me away.







Take me away to better days.



Take me away: A higher place.







The sun is on my side.



Take me for a ride.



I smile up to the sky.



I know I'll be all right.







The sun is on my side.



Take me for a ride.



I smile up to the sky.



I know I'll be all right.

我的十一月芬蘭自助旅行申根簽證寄來了& 歷年簽證史





今天剛寄到家熱騰騰的申根簽證。





為了辦簽證我九月去拍的新的大頭照。





用了將近十年的護照,裡面有滿滿的各國簽證。







它們都是我曾經大量旅行周遊各國的印記(右上角也有韓文,我也去過韓國,上面還有去埃及的戳章的阿拉伯文和去澳洲的戳章)。





它們也是我的自由的印記。







2004年到英國度蜜月的英國簽證,睽違歐洲一別至今已經五年了,好想念!英國是我進出次數最多的國家,British Airways也是我最熟悉的航空公司!







我已經好幾度申請過申根簽證到申根國旅遊(上面是去希臘度蜜月時的申根簽證)!







婚後和有小孩以後旅遊的距離越來越近。







滿滿的護照,滿滿的回憶,和期待未來能填滿更多的旅行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