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我也很喜歡的一首hip hop song: Dangerous



相片日記:很高興拍到善善獨立坐在高高的鋼琴椅上彈琴


我去年五月才買的愛琴。



有模有樣的坐姿:低張(全身軟軟的)加徐動型的善善能自己坐在高高的鋼琴椅上,是一個奇蹟!!!



鋼琴會反射,善善還順便照鏡子自我陶醉。


副標題是:霸占鋼琴一小時,讓我都沒辦法練琴了。


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My Hell And Heven: About Playing The Piano




每週上完鋼琴課,總是會帶著比前一週更難的新技巧和功課回家。


因為其實挑出來當功課(這兩周在苦練電影主題曲:K歌情人)的曲子都是因為要練某種技法才挑出來的,其他印回家的流行歌曲樂譜才是讓我彈開心彈好玩,輕鬆彈的。


不知不覺也累積彈了好多好多的曲子.....


只有換本更厚的兩孔檔案夾來收納未來越來越多的鋼琴譜,


每天也常態性的會花上一兩個小時在練琴上。


前半週的功課(新曲子)總是會彈得卡卡頓頓支支吾吾的很挫折,後半週才漸入佳境。


等過一週兩週新曲子新技法就慢慢能上手,逐漸變成熟悉的彈法。


然後炙熱燙手的地獄逐漸變成清涼滑順的天堂。



比較有趣或是弔詭的是,


練琴是每週每週都一再一再的這種從地獄爬到天堂的進一階挑戰或是遊戲。


每過一關又有下一關,


又得掉到地獄去磨練一番才能慢慢的爬升到輕鬆如意的天堂,


然後又依然有更難的挑戰和磨練,又一關,再一關,再一關...........


有時候甚至會懷疑自己是在找罪受還是找樂趣?



不過,


人生也很像是這樣的,總會被不斷被提升標準來讓(逼)自己跨越,


即使你沒興趣自我挑戰,還是會面臨一個一個的挑戰,


逼著自己跨越而再進化提升,等回頭看又會有一種受虐後的驕傲。


其實,我常常在練琴中領悟到禪味和人生的許多道理。



(後記:我的眼睛向來超畏光,又很喜歡太陽眼鏡後的個人空間,所以不管是太陽下,想要多一點隱私,不太想和人打交道,或是有點累的時候,都喜歡太陽眼睛或是棒球帽作伴,我很愛太陽眼鏡,超大耳環,和棒球帽的。)


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

很高興拍到善善在戶外靠欄杆站立的獨照




善善從剛出生插管和住新生兒中重度加護病房的時候,一直是勇敢的小英雄。還會看著別的baby哭,自己沒哭。



每一個小動作都是善善的大動作。



每一個別人眼裡的平凡都是我們眼裡的奇蹟。



And I love you so.



我愛善善和我愛自由一樣多,就是一比一。



大約自從兩個月前,我下定決心不再讓善善在推車上照相。靠著扶著抱著都好,即使大人會比較累,照片裡就是不會再出現推車。



善善的手撐盤坐,還是在兩歲五個月時在我的尖叫聲中才第一次獨立坐幾秒,然後好長的歷程,終於超過一分鐘,兩分鐘,半小時.....放手坐....一點一滴越坐越好。



善善加油,我相信你是最勇敢最幸福好人緣的一個孩子! 你會越來越棒,越來越進步!


Love You. 


2011年2月25日 星期五

心經能對治憂鬱




因為最近常幫好友查資料,想知道哪一種佛教經文可以幫助到好友的身體被醫生建議要開刀處理的一個不算小的問題,來輔助中西醫以外的治療。


意外的發現,對於憂鬱症的人,一天唸七次心經,日日不間斷,會很有幫助。我媽媽這邊的親戚,含我自己在內,因為情感都比較豐富纖細感性,責任感強,自我要求高,都很在意別人的看法和自我的表現,很多都是這一種右腦非常發達的大腦結構,容易高成就,碰到高壓或是創傷的重大事件時也較容易好發憂鬱症,我前幾年就有過極大而不堪負荷的人生創傷。


 1、每天在觀音像前供一杯水;

 2、合掌默念數聲「南無觀世音菩薩」;


 3、再念《心經》7遍後,把水喝下。


因為一心想幫助好友,沒想到也幫到了自己。所以說人要常常主動得把愛和關心給出去,自然愛和關心會平衡的自然回流到自己身上。


我從多年前就跟心經十分相應,我也背過心經和很多經文,從小就有佛緣,天生有吃素的體質,名字中間剛好也是素,只要帶紅血的動物我吃到就會吐,聞到味道會排斥,只偶爾吃些蝦蟹貝類,有幾年的時間吃過全素。我的人生觀就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其實唸完七次心經只需要不到七分鐘,是生活中很方便可行的對治憂鬱法。


和好友從小認識已經逾二十年,她一直陪伴我經歷生命中所有大小事,我超感性,她超理性,總是互補對方。


我深深的祝福好友平安,永遠一起相互扶持下去......


2011年2月24日 星期四

前幾年&這一兩年的改變


前幾年(year 2004-2008 )都在做一件事:


讓別人的人生變好,圓心都在別人身上。


所有的議題和生活都是:為別人犧牲,直到身心靈都被榨乾,自己也不再認識,不再喜歡自己,或是對自己好,所有的能量都逐漸因被過度消費殆盡為負值,逐漸覺得陪伴和照顧變成陪葬自己。


******


這幾年2009-till now我逐漸的回到自己身上:


記得愛自己,讓自己開心,努力用各種方式和選擇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好,才有自願性和多餘的能量足夠分享出去,至少對自己問心無愧。


******


這中間的轉折點:


2009.9 我認識超過十年的德國朋友Lennart突然到台灣來玩,


突然像一盆冰水把真實的我澆醒,記得以前我沒犧牲和埋葬自己前,


是多麼活跳跳和閃閃發光的一隻金魚,


那一次和不太可能知道會再見面的老友重逢,


突然讓我冰封的記憶被喚醒,記得Morrisa本來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這幾年的茫然和迷路


這幾年真的非常的茫然和迷路,


一直扮演著配合成全別人的人生和老天爺的決定的角色,


大部分的決定都是為了要成全別人或是讓別人開心,


我的選擇都只有處在A4紙張的邊緣空白處,人生中間主要的部分不是我(能)做主的。


******


這幾年擁有孩子後的個人經驗過於痛苦,摻雜了多數的眼淚,擔心,憤怒,失望,重量,


穿插其中的才是笑容。


讓我逐漸越來越: 不喜歡當媽媽,也不喜歡談論家庭的任何話題。


就像是嘗試了一種工作,後來發現不是自己喜愛的那一種,只是盡力去做。


但是我努力的負責我的這一塊責任,喜歡與否,都會守護我創造的天使到底。


也變得越來越獨立,沉靜,絲毫不三姑六婆,因為大部分的共通話題我都沒有,


也天生不愛比較和浪費時間,寧可拿來看書或是做有意義的事。


更覺得女人的世界為什麼那麼狹窄與繁瑣,為什麼不能大器一些,寬廣一點?


******


不管是婚姻還是生小孩,我覺得沒有人沒經歷過就知道是什麼滋味,就像是做一種工作一樣。


這兩者,都剝奪了我最熱愛的太多自由和個人的成就感。


所以,我真的對鼓勵別人生小孩或是鼓勵別人結婚覺得很不負責,


(這兩者我也都是聽親人的話而配合達成任務)。


婚姻或是生孩子,都是龐大的責任和巨大的枷鎖,是人生最大的決定,


可是常常都是被別人推一把掉進來的。


一個負責任的人,一樣不能輕易的做這種很難擔起一輩子的決定,除非願意自始至終都負責。


******


現在的想法越來越波希米亞,其實我最想做的事,只是一個人去天涯海角自由自在的流浪。


這是我夢裡最想做的事,也是我前年一個人自助旅行去芬蘭做的事。


My Song Collection:最近幾天日夜都在聽的一首舞曲 - Stereo Love



我天生就很愛跳舞,一直都很愛跳舞,永遠都很愛跳舞,所以非常愛聽舞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naGpqx02fE&feature=player_embedded


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Family Photo From 2010



這張照片有洗出來掛在客廳牆上。


2011年2月19日 星期六

這些美麗的環保風車背後動人的故事


過年的時候,回到我從小住到十八歲的台東。


在台東海濱公園旁,看到了許多閃亮的風車,感覺起來就是跟一般風車不同,


飛舞起來有螢光的亮光和自由自在的配色。


老闆說: 這些風車是他用寶特瓶和壓克力顏料費心費力費工加巧思做的。


後來我媽和我弟跟這位風車老闆聊起來,才知道原來老闆曾經因為車禍,導致右手半殘,


之後因為找工作到處碰壁,還一度起了輕生的念頭。


因為一次機緣,他到花蓮去學做壓克力環保風車,完成後送給鄰居親人,大家都很喜歡。


他才發現可以以此為業。


做環保風車非常的費工,我因為自己喜歡畫畫,所以回台北後曾經買了壓克力顏料想要玩玩看,沒想到果然裁切寶特瓶和在油滑的寶特瓶上塗壓克力顏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



話說在2006/4/23,善善出生後的第三天,發生了一件從此改變我們一生,也不可能會倒轉的事。


那天他意外窒息缺氧了,沒有呼吸,青紫的臉和沒血色的嘴唇,不動的身體,只剩下五六十的心跳,驚慌錯愕中,從剛喜獲麟兒的狂喜亢奮莫名奇妙掉到地獄,拖著自然產後的傷口,拐步快走尾隨看著善善被推到新生兒加護病房,聽到冰冷的自動門開開關關,我們苦苦的哀求醫生救回孩子。


沒有人知道他會不會被救回來,每一分一秒都不知道會不會聽到廣播通知我們好消息或是壞消息,我流過很多很多不計其數的眼淚和永永遠遠擔不完的心,直到現在......


我從抱2830g的孩子直到現在,


每天要抱十三四公斤的孩子和幫他做所有事,無數無數很苦很苦很苦只做不談的過程。


也因此每個禮拜踏進復健科至今四年多的時間,


看過各個年紀因為各式原因失能的嬰幼兒,小孩,青少年,到老人。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醫院的磁場,醫院對我來說有無數痛苦的記憶和不忍看到但總是被逼著看的人生殘缺,


還是我同時期(2007-二到五月)看著我最帥最愛最崇拜的爸爸臨終前數月,受盡苦楚折磨的酷似人間煉獄的地方,我陪著他從加護病房到冰櫃到火化的震撼。同時間善善滿一歲,被醫生診斷為腦性麻痺,對我來說人生的難過再沒有比人間最愛的一子一父的打擊更大的了。


輕生的念頭我也曾經不只一次有過,



 


可是,因著這些機緣,我對所有有殘缺的人們,感到特別特別有親切感和心疼。


因為,看到他們,就像看到我自己的兒子。


而我希望疼愛其他殘缺的人們,讓我相信和回流,善善也會得到世人的尊重和保護。


這是我除了努力實現自己愛自己以外,我人生裡最大的功課和最大的發願。


每一段輕描淡寫帶過的背後,都是真實上演,不能暫停倒轉放棄,需要不斷堅持下去的人生。


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不怕吃苦,但絕不浪費時間精神吃沒有用的苦


這也是我觀察到的自己的人生哲學之一: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對追求明確的目標不畏苦,反而會以吃有用的苦為樂為榮。


我在有效的吃苦裡能看到和感覺到吃苦的美,但很不喜歡浪費時間或是浪費生命


對於我想要的目標,我會緊盯(咬,抓)住和明確知道,一步一步的靠近,一點一點的累積,


就像是我在漆牆面的道理,


我一次漆一面,下一次又漆一面,下下一次再漆一面......


一開始看起來只是是一面牆,最後就會非常可觀。


當持續的夠久,累積出來就會像冰山海平下的底層一樣既深且厚。


任何事都是這樣。


一點一點有用的努力+一點一點有用的努力+一點一點有用的努力......=超級可觀的結果


所以,我非常享受有效努力和有效吃苦的過程


可是,有一種苦我絕對沒興趣吃,


那就是無效和無用的吃苦,


或是施力很多,收成卻少得可憐(效率低,非所長)的類型的苦。


我總覺得每個生命體都很獨特珍貴,而我不願浪費任何時間精力,


在吃無效的苦(努力)或是效果不彰事物,缺乏成就感的努力上。


如果資源一樣,當然應該把資源放在最能發揮的地方,而不是消耗在無效的地方。


人都有自己最特別的天分和潛能,就應該把它們放在最有用(效),最能發揮的地方。


我從沒想浪費它們。


如一句我服膺的英文諺語說的: Life is too short to drink bad wine.


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

一個人,很多種年紀


我聽過節目上討論不丹的人,不像我們常做數字上或是各方面的比較,所以被譽為世界上最快樂的窮國(不丹也是我很想去做心靈朝聖的地方)。


我也剛好是一個很不喜歡談數據或是談(比較)數字的人,從小就不愛數學愛國文英文,也很厭惡世俗的比較。我根本不在意年紀之分或是在哪一年出生,而是把一個人單純看成一個人。


多年前我就很贊同苦苓說的:老不是一件值得尊敬的事,一個人什麼事都不做也會變老。我贊同尊賢和禮讓弱勢,而不是敬老。單純老本身不是件可喜可賀的事,而是人人皆不想要的事。


也看過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裡描述峇里島的藥師老四賴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有時候說(覺得)自己七十幾歲,有時候說自己大約一百多歲了。


比方說,


我發現我只要學起東西的時候,就會像一個小學生一樣認真聽話。但是問問題的時候,又會像大學生或研究生一樣有個人想法,勇於發言和追根究柢。


但是談戀愛的時候,我就會一律用十八歲的心境。


談起人生的哲學和體悟,我只追求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愛惹塵埃,像是活了三輩子之久。


當面對理財或是面對日常生活,我又會回復到自己真實年紀應有的成熟和理性。


就是對應不同的人事物,就會用不同的年紀和心態去面對。


更是跟小說裡的峇里島老四賴爺一樣,心情好的時候覺得今天感覺好年輕,心情低落時覺得今天不知道幾百歲了,只想一個人窩在家裡,好好的,把整個世界都停下來開靜音加暫停,先什麼都不做。


總之是覺得,年紀不是無聊或是僵化的參考數字,而是一種表現和感覺。


愛美,不會只是愛漂亮的單薄和表面


在當大學生和在英國唸碩士的時候,我會把自己定義成一個愛漂亮的人,或是被他人定義成相似的特質。


隨著時光的挪移和身分的改變,我不再是一個愛漂亮的人,而變成一個非常愛美的人,只要是能讓生活周遭變美的事物都會深深吸引我去經營它們和付諸努力和實現。


除了依然非常注重經營外表的外相美(畢竟那是我們照鏡子就看得到的,每天必須相處的自己。也是自我的形象),


我喜歡美麗的家居佈置,美麗的良善的人心,美麗的聲音和音樂,美麗的風景,美麗的照片,美麗又自然的花朵,美麗的生活態度 (從容不迫而舒服優雅),美麗的語言,美麗的舞蹈,美麗的藝術,美麗的雕像,一切一切諸種的美......(當然美麗都是主觀感受,每個人都有權決定自己的審美感受或是評論愛不愛一幅畫或是一首歌)。


任何不美的事物都會讓我頭皮發麻,想去修正它們變成美麗的.....


我有一位老師曾說過:美存在任何的事物上,並不是單只有妝髮或是造型這一種,例如在烹飪上也能夠學習和瞥見美。


我在彈鋼琴上就能瞥見和學到關於美的內涵,在餐廳吃飯看到美麗的擺盤也會趕快拍下來,看到殘而不廢的台東市的潘阿忠先生用壓克力顏料和寶特瓶費心費力加巧思做的寶特瓶風車,我會視覺上加心裡感到很悸動,那種美才是有深度的人生歷練和堅持不放棄的美。


看到許許多多特殊教育的孩子,因為被關上許多扇窗,反而心靈變得無比乾淨透明不受汙染,是世界上真正存在的精靈和天使。


看到無為而無所不為的各色各樣的花朵就擁有全世界最自然美好的顏色,聞到清新的空氣從耳邊拂過,我都瞥見美的真貌。


愛美或許包含了愛漂亮,但是愛漂亮絕對不足以容納愛美這件無所不包,深度厚度更重的事。


所以我變得很愛美,而絕對不是單純愛漂亮。例如做事,我喜歡優雅從容不迫的像插禪花一次做幾件,而不想每天汲汲營營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轉。


美,是我人生中的關鍵字和追求萬事萬物的最大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