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上天欲增厚長養我們原具的悲天憫人的能力



 


 


 


這始終會是一個問號,老天為什麼因緣聚合一個特別的特別的天使來當我們的孩子。然後,我想到悲天憫人四個字和從小以來的許多事。我和Andy(甚至我弟或是公婆)的底子裡都是那種比較心地柔軟善良的人,這是我們的共通點,因此善善來找我們兩個人當父母。


 


 


 




 


 


 


從小,我就很容易感受(同理)到他人的苦。我從很小的時候跟我媽去市場,看著肉販殺雞,一刀入喉那一刻我的心會揪痛,所以我從小就都完全不吃流紅血的動物。就連我媽偷偷摻排骨進去我最愛喝的筍湯裡,再撈出排骨,想讓我吃得更營養,我也會發現怪味道和排骨屑屑,於是整碗(鍋)湯都不喝了。還有一次,進到浴室裡看到浴盆裡有隻死雞,嚇到我心裡有些責備我媽,那是因為以前我爸工作上有些感謝他的老榮民伯伯會送些雞鴨鱉之類綁手綁腳的動物,放在我們家門口人就離開,無可奉還或是推辭,所以我媽只好自己處理。後來收到的鱉我說服我媽送給小學的迷你動物園了,我常問我媽說:「那些雞鴨綁著手腳一定很難受,還有他們會不會口渴,可不可以放走他們?」我媽那時候告訴我:「牠們本來就是別人送來當食物的,如果我們家不要,那可能就送給鄰居處理。」


 


 



 


 


 


小時候,每次看到天很冷時有攤販在路邊賣東西,我也會心很痛,覺得很想跟他們買東西。今年一月底回台東時,我們在山上的風景區看到一隻皮膚潰爛的狗,那是個台東縣現在比較荒廢掉的風景點,牠可能想在那裏容易找到人會給牠食物,我們一下車就跑來搖尾巴,因為牠的皮膚潰爛怕傳染,所以我們不敢下車,後來我弟往上開了一段路,我們又想下車,居然一開門,同一隻狗居然神速的又來到我們車旁,於是家人決定離去。我媽說:「這狗狗在這個已經荒廢的景點一定很餓了,也沒什麼人會上來。」後來我跟我媽說:「善善的早餐(抹茶厚片吐司)沒什麼吃,可以給牠吃」(而且我媽因為是善善要吃的,已經撕成小小塊狀裝在紙盒裡),後來我弟自己下車,引狗狗到旁邊,並把裝吐司的紙盒放在地上,狗狗火速得吃起來,我們則是心裡有些感傷得離開。我告訴我媽,「希望老天爺能儘快自然得讓牠離開世間,不要再活著受苦。」


 


 



 


 


 


並不是說我是多麼完美的人,我也不喜歡任何過於理想化的道貌岸然或不近人情,因為人都有光明面和黑暗面,都是凡人。不過善良在我的生命是一個幾乎最在意的核心價值,我因此才會把善善取名叫至善。我不愛錦上添花或是不會把心思花在看似功成名就、自己過得很好的人身上,因為他們自己就有能力照顧自己了。相反的,我總是喜歡和平凡跟需要別人安慰、鼓勵、協助的人在一起。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反而比跟看似光鮮亮麗的人在一起,來得更踏實和有真實感。因為,後者不需要我們多一句吹捧,前者卻真正需要我們的同理和關心。


 


 



 


 


我現在想,以前也不止一次這麼想,老天爺就是因為我(們)是那種容易生悲憫心的人,才會把最特別的孩子交到我們手上,善善也因此敢來找我們投胎,因為知道我們會因為他的缺乏反而加倍疼愛他。上天想要藉由我們的歷(磨)ç·´,讓我們本來就特別容易悲憫的特質,藉此因緣學習放大擴及到更多和更高的層次(面)上。


 


Love & Peace,



Morrisa


Love





 


 


 





 


 


 



 


 


 




2012年3月28日 星期三

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告訴我愛和希望在哪裡









 


 


 


親愛的萬物之源:


我需要你證明給我看,


愛在哪裡,


希望在哪裡,


路又在哪裡?


我需要你證明,那永恆和無所不包的愛同樣的照耀在我的孩子身上。


證明給我看,我來自於你,所以你必然和我一樣憐惜他。


讓他知道,他是真正被愛、被守護的。


我在萬事萬物裡尋找愛,在露珠裡尋找光芒。


 


 



 


 


當我想到愛這個字,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對善善的母愛,那裡面的憐惜、慈愛和眼神,那今晚我即使啞著聲音,還是躺在他旁邊,用我用彩色筆手寫句子、他手指回答(我發聲)的方式陪他 聊 天,我們聊了約幾十張紙那麼多。善善把手輕輕放在我的身上依賴我,用景仰的眼神看著我神奇的嘴巴會說話、會教他句子、會常常摸摸他的頭髮和天天跟他說我愛你的媽媽。


然後我想到我媽,幾乎每個禮拜一個人拉著行李從台東坐火車接捷運到台北來我們家幫忙,常常跟我弟兩個一早要訂票,常常回到台東已經是晚上十一二點......這是我現在看得到的愛......


 


 


 



 


 


 


 


愛也在這些照片裡,那天我一個人課後開車帶善善到外雙溪玩耍,除了鋪墊子,我還要鋪被子,準備抱枕圍住善善保護他在水泥地上如果倒下不會撞到頭,接著是抱他下車、拿玩具給他玩,在一旁隨時顧著一直喬來喬去(因為善善會移位),連套圈圈的圈圈滾走,也是我要撿回來。上車再重複一次所有流程,這些都是因為愛......


證明給我看我們真正是被愛和憐惜的。指給我看。在我耳邊或夢裡告訴我。告訴我愛在哪裡,希望在哪裡,路在哪裡,光又在哪裡?告訴我你也愛小善寶,告訴他你也愛他。


 


 


 



  


Love & Peace,


Morrisa


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今天情緒曾無助到瀕臨極限的臨界點



 


今天傍晚情緒瀕臨極限點,無助到一直覺得再也活不下去了,無助到一直把我們兩個死了算了掛在嘴邊,無助到打電話跟我弟說,我再也撐不下去了(因為不忍心跟我媽說),想要帶善善一起走。我不常會有輕生念頭,可是我心底十分心疼孩子在這個世間受罪,特別是我已經很犧牲善善依然不快樂時,我會極度的絕望,覺得努力活下去一點都沒有意思。


 


善善在長大變重,主要當然照顧者我常常沒有力氣了,從以前到現在,我就常因為沒力氣了而掉眼淚。而今天我重感冒,特別是全身無力發冷,全身軟趴趴的一點氣力都沒有,可是善善課後距離Andy回家還有好幾個小時,而我全身軟軟的,骨頭肌肉在痛,又全身發冷,一個人白天在家養病都已經病體虛弱,遑論下課後要開車來回四五十分鐘接善善,抱他和他的推車上下車。善善沒有自理能力,我除了要抱他,每一件事也都要自己做,每一件和任何一件事我都要自己做和幫他做,可是我真的超級不舒服,一個人在家生病都很痛苦了,還要照顧肢體障礙、無法自理的善善,而偏偏我已經極度不舒服, 情緒低落還得做事時,善善依然一直要這要那的發脾氣,躺著用腳踢我,一直發出不耐煩的聲音。


 


我一邊全身不舒服,一邊面對善善的情緒。可是大家都能請假,只有我除非有幫手,根本就是唯一不二人選,那怕我體力有限,也會生病。可是每天我都需要用力和有力氣。


善善一天一天在長大,可是我會有沒有力氣和會有生病、沒心力照顧他的時候。比起近來入國會備詢的罹患罕見疾病的立委楊玉欣,她使用電動輪椅但手控沒有問題可以好好簽名和操作精細動作,可以口條很好得清楚表達說話。善善除肢體障礙外還比她少了手可寫字和口能說話的多重障礙。常常我不知道未來那麼多難關限制,是要孩子和照顧者怎麼辦?我比善善更心疼不捨他的未來。


多數時候我能承擔,也還有些許快樂。可是像是今天我全身無力沒有力氣可用卻非抱非做不可,還得應付善善鬧脾氣時,我真的度分秒如年,覺得撐不下去了,情緒崩潰了,我真的極度絕望到覺得再也走不下去了......


對肢體障礙兒的家人來說,體力和承重是一種非要不可的資源。我多數時候會堅強,少數到了臨界點和極度無助的時候,我必須努力控制讓自己不致情緒失控、做出傻事。有時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有時又覺得天要絕人,在那絕望無助之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過不過得去那心理關卡,就差那麼一點點的界線?


 


Love & Peace,


Morrisa


2012/3/23: 如癡如醉的陽明山賞櫻,我和自己的超浪漫約會(之五)




 


 


 


還好上週五我上山去充電,不然的話,這個週末著實很悶,善善週六一早起來就發燒了,然後生病的孩子特別不耐煩難以照顧,接著慢慢地我也開始身體發冷無力,接著咳嗽,整個週末家裡幾乎琴音銷聲匿跡。然後週一一早就又接著Andy也出現不適了。因此我週末整理了特別多的照片和文章,因為幾乎整天都只能待在房間裡,而寫文章跟整理照片是側躺或靜靜坐著,邊休息就能做的事。


 


 


 



 


 


那屋裡週五才買的三朵淺粉玫瑰也很特別的,有靈氣得會去吸納屋裡的病氣似的,外層的花瓣出現一些枯黃斑點因此剝除,可是不過是週五剛買的新鮮的花。可見得植物跟人的能場和心意相通,真實無誤!


 


 


 



 


 


 


 


所以此刻心裡出現的聲音是 平 安平安它真的很重要!


 


 



 


 


 


週五那天早上我上去陽明山拍櫻花時,有巧遇到一對星爸星媽,就是之前因拍戲燒燙傷的Selina的爸媽任爸任媽兩個人開車上山去拍照。我聽到一旁的路人在跟任爸說話,他的聲音果然聽起來中氣十足又爽朗樂觀,會時時把感恩掛在嘴邊。作為公眾人物真的很辛苦,不能像我們那麼自由得表達七情六慾,而必須不時被放大和過於理想化得被檢視,而其實我們不過是有喜怒哀樂、自由思考和性善性惡(人性的光明面和黑暗面)皆有之的凡人之軀。


 


 


 



 


 


 


 


有些人會有寂寞的形容詞,其實對我來說時間永遠都很寶貴,想做的事太多,想休息的休息也太多。和自己靜靜待在一起,不必跟他人時時牽絆妥協,是一件非常自在而愜意的事。


 


 


 



 


 


今天跟昨天我臉發紅、身體發冷無力,比平日更抱不動小孩,但是生病的大人還必須照顧生病的小孩,成人的世界很沒有撒嬌和自己不舒服的權利


 


 


 



 


 


 


但是就是接受它,會來就會走,是生命的一部分


 


 


 



 


 


願  一切平安


 


 



 


 


一家人要快點健康起來!


 


 



 


 



Love & Peace,



Morrisa


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2012/3/23: 如癡如醉的陽明山賞櫻,我和自己的超浪漫約會(之四)











 


 


 


 


因為打破牢固的身份認同再重生過,我不再會追求(預想)明天或是未來,而會求每一個當下都要真正值得了和真心滿願了


 


 


 


 



 


 


 


 


我追求的是一個一個扎實又實在的今天和當下,每一刻如最後一刻般,最努力最珍惜得使用和真心活著


 


 


 


 



 


 


 


 


我每天都在很努力得過我真正(心)想過的生活


 


 


 


 


 



 


 


 


 


也因此我變得對外在世界看得很淡,實際上卻跑得更快、更努力、更認真、更用力和更不浪費


 


 


 


 



 


 


 


 


當外在世界有許多東西可抓取時,人會更樂於和汲汲營營抓取外面的名利跟安全感的那個看似牢不可破的如夢世界。當外在世界一次崩解,人就會回到內在,老老實實得在內在下功夫。


 


 


 



 


 


 


 


其實,挫折與苦痛它們真的不會是廢料,也不是那種慢慢給你的養分,而是一種強大的能量,可以讓人更篤定努力或是源源創作的沃土。


 


 


 


 



 


 


 


 


世上不可數的人,都是因為大苦大痛、大挫折大失落,而強力反彈到更高更遠的地方


 


 


 


 



 


 


 


 


 


像是我爸,他是他兄弟姊妹裡最認真出色和破繭而出的那個孩子,因為他知道當他從小出身孩子成群的農家,如果不是他那時候自己偷偷拎著行李去考陸軍官校,後來又因為姻親裡,有人因為他軍官的身份,評論他不及成功的生意人富裕,或是長期無法在家照顧妻兒,許多的負面的耳語和挫折後來都幫助他一路往上爬到後來有初始好幾倍的成就, 翻轉顛覆他整個的人生,讓我始終尊敬他和以他為榮。


 


 


 


 


 



 


 


 


 


 


我其實一直是對真正的物質世界和人云亦云不甚感興趣的。從以前工作時,我就不喜歡任何商業性和競爭性的字眼和行為,喜歡認真踏實、和平清淨和無競爭。對我來說,工作就是認真工作和求生活(存),哪來那麼多的汲汲營營和比較競爭。人生不是來抓取的,而是用心活著的。


 


 


 


 



 


 


 


 


不過,我感恩自己平常尚能承擔照顧善善的責任,它本身真的必須同時具備有各方面的能力、專業知識和無比的堅毅等等條件,等於是留住一個月十萬塊的產值不假他人。而我仍然能夠擔得起這艱鉅的責任,讓我覺得一輩子受的教育和養成都值得了,因為有一個珍貴而不易照顧的獨一無二的生命,他是那麼那麼需要我。而宇宙間有人需要(用得著)我,且非我不可的份量,讓我的存在變得非常有價值。


to be continued......


Love & Peace,



Morrisa


2012/3/23: 如癡如醉的陽明山賞櫻,我和自己的超浪漫約會(之三)



 



 


 




我愛那天光餘影。


 


 


 



 


 


 


像極是新娘捧花般。


 


 


 



 


 


飛瀉而下的櫻花飛瀑......


 


 


 



 


 


 


(一戶民宅屋頂的紫色披垂花朵,也像串串紫色葡萄)。以前我跟朋友說,我的人生像一部小說,它不是平淡的,而是充滿特別的經歷和故事的。現在它依然是這樣的,總走的不是平淡和一成不變的路線,而是曲折離奇的路線


 


 



 


 


別人一輩子的份量,我好像一次過足壓縮的三輩子那樣的感覺。或許那是我的靈魂在我來開始體驗這次人生之前就自主約定好的,高難度的心靈課程,要加快學習的路線和課程的難度。


 


 



 


 


 


還記得我從小就一直嚮往著精神上清修和離世不追求世俗的生活,比如說是出家。後來發現,我生來愛自由的思考以及變化和創意(造)的生活方式,根本不屬於任何一致性的思維。不過,其實我的生活方式已經等於是出家了,因為其實出家的價值就是要捨棄掉許多原來所固(執)著,對自己身分認同的事物(*讓自己失去身分認同),讓我們以為有一個堅固自我的事物。這些年,我許多的身分認同和外在追求跟執著,都因為接受一個中重度多重障礙的天使來到我的懷裡,而一一瓦解臣服了!我已經失去牢不可破的身分認同


 


 


 



 


 


 


當人失去賴以為生的最重要的安全感,那就等於是重生了,重新一次的新生命,因為不再是失去什麼,因為最重要的已經失去了,自然就沒有失去。而是接下來如何加一點什麼


 


 



 


 


 


我這幾年的人生緊密(ç·»)快速到,等同是真正已經死了一次又活過來的一般。所以對於那些(想)輕生的人,我實在認同張德芬的愛上自己的不完美書裡說的,那你不如就把你原來的生命捨棄掉,接下來的人生拿去奉獻給別人(需要的人)就好了。像是今天看到一位來台灣的年長外籍修女多年在安養院照顧失能老人,每天幫他們洗尿布和曬衣服、摺衣服。能像那些奉獻者那樣捨棄掉自己原來的人生,就能減少輕生的人了,世上真的有需要的人能用得著你。


 


 



 



 


 


那些覺得過不去的人,就先讓自己的心徹底的死掉,那麼接下來的你就是重生的新生命了,就再也沒有什麼叫做失去了,只有新學到和新得到的


 


 


 



 


to be continued......


Love & Peace,



Morri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