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 星期六

2013/11/23照片:故宮達文西傳奇展 & 紀念品

 
Photos:11/23起早看畫展&小善被剪壞的頭髮
吃蒙娜麗莎畫棒棒糖
我買的紀念品:
畫作杯墊可貼在牆上當小幅圓形畫

Good Time(城市貓頭鷹樂團)自彈自唱
 
 

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淚水可以洗淨靈魂

 



Sing And Play May The Long Time Sun


有人說,淚水可以洗淨靈魂。事實上,我覺得重大人生挫折可以讓人變圓融成熟。因為,有人告訴我,我的眼神近幾年比研究所時期(大概人生的極盛時期跟黃金年華)柔和很多,我覺得就是因為受過人生波折、生死之悟和重大傷痛,所以讓人變得沉潛,調和了我開創型的前衝性格,剛好變得剛柔並濟!



我對很多事也變得看得很淡,往往有什麼親戚往生或發生任何事,我好像也一點正常感覺都沒有了,因為我們永遠很累,永遠要顧這個最難照顧的小孩,被人生推著跑,所以其他什麼天大的事,只要不影響我們原來的生活或給我們多的困擾麻煩就好可以嗎,我只怕受影響?而且我變得無感,因為再天大難受的事我都受過了,所以變得情感很疏離,因為每天扛著天塌下來的也是我們自己,而不是親戚們。但我對基本權益安全和財務規劃看得很重,因為我要捍衛照顧我能力弱勢的孩子一輩子。


時常一陣子,碰到必然的低潮或是被外在事件刺傷(必定與小孩相關,其他的事沒那麼大不了),我就會躲起來,讓自己無聲的不停流眼淚,也讓自己安心並正當的盡情流眼淚,就盡情哭吧,有多少難過就流多少眼淚!一年比一直不停的無聲流眼淚更少的幾個月一次,我會放聲嚎啕大哭幾回。這種痛是一輩子的,不是一次暫時性的天災人禍,而是永恆的影響。

有幾年善善唸幼稚園(發展中心)時,我常戴帽子或太陽眼鏡來遮剛哭過的眼睛和不想理人跟打招呼的很累的,卻又想維持禮貌的心,所以好辦法是假裝在忙和做事,假裝沒看見。帽子和太陽眼鏡是我的庇護所!



我哭和低潮的頻率已經逐年降低,從最早一天數次,一天一次,幾天一次,一個月一次,幾個月一次,碰到外在事件一次......

近來善善已不太氣他的腳(之前氣了好多年),但我心底還是很怕,他終究有一天越來越大,越分出差異或不便,會越氣我們把他生成這樣,然後我就會不知所措,因為我不知道我產檢全部一路正常的孩子為什麼要變成多重障礙的小孩,所以我就氣我媽的粗線條跟不信習俗(喪不沖喜)造成的意外跟重大後果。善善終究要來氣父母怪父母把他生得不同,而我又要去怪誰呢?

然後爸爸是雙胞胎,小叔生下來的小孩是正常的,這也變成我的一種對照跟一種痛,為什麼他的基因跟爸爸的一樣,他的小孩是正常的我的小孩卻不是。

總歸一句,雖不曾和不常明說,我確實把生出這樣的小孩視為我人生中最重大的挫敗,而小孩還是長輩逼我生的,為什麼由我承擔?

為什麼我生下這樣的孩子,救回他的命,卻好似害了他來人世間吃苦和被人另眼相看?這可能是我們夫妻共有的沉痛。



周末看畫展時,有人多看我的孩子一眼,我就隱隱地盯著那個人看一眼,或說是微微的輕輕瞪一眼,給一點淺淺的警告意味,請你放尊重,如不能幫上忙,也非出自善意,就不要多看一眼或多說什麼閒話,換作是我會懂得這禮貌。我會保護我的小孩,跟野地裡的母獅子無異!

如果小善怪我把他生這樣,我的心不知道要有多疼,我要怎麼說,不是我害的,我說不是我害的,那難道我要說是他的命嗎,我更不可能推到他身上!我是這世界上最不忍看他受苦的一個人啊!


為什麼女人要苦苦懷胎,極盡痛苦的分娩,被長輩逼著不顧工作快生小孩,要背負什麼時懷孕和是男是女的壓力,還要被小孩責怪你沒生好他?

為什麼我的小孩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不同和差異?

我的心始終有無數疑問跟自我為難......它們全部都化作所有的眼淚......

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失落的靈魂

 
 
 
Live It Up 心靈音樂自彈自唱 On 2013/11/26

這幾年關於疏理情緒,我有一個進步,就是變得愛睡覺,有煩惱就睡覺,沒元氣就多睡覺,非必要該做的事,我就暫時什麼都不做,也不往前衝了,就是沒要事就窩起來休息。不需要去找人,也不需要多做什麼,就只是身心窩起來,窩在暖暖的被窩裡,讓煩煩擾擾的思緒沒辦法運作。畢竟我長年累月,都是個完美主義的努力的偏執狂,一天當三天用,反覆壓榨自己釋放濃縮精華。我已經夠努力和努力過度了,偶爾休息差不了什麼!



為什麼說這叫做進步,因為以前我常看別人煩惱時居然睡得著很羨慕。以前的我有煩惱得要不停地打電話跟朋友聊天,把同一件事跟不同的人重複敘述三遍,讓濃度稀釋,才能釋放情緒。



但現在我只要覺得沒元氣或是犯憂鬱,就會窩起來沒非做不可的事就多睡覺,或是窩在被子裡看上一天書,調理自己的情緒,也不用打電話聊天,也不用像男人喝酒發洩,我了不起喝喝熱中國茶,健康的既不必抽菸又不用喝酒解愁,甚至不必打擾別人或是靠任何人就能自己療傷。

有多餘能量要發洩時我就多運動,把過多情緒用在運動上。

尋常能量我就抒發在最愛的寫作上。

或是,把情緒發洩到唱歌上。

元氣不足時就沒事多睡覺或是窩起來看一整天書。

 
 
因為,若不是我那麼努力平衡自己的身心靈,跟滋養豐富自己的生命,有時候看到孩子全身和別人都不同,低落時我也會覺得很頓失元氣,像被戳破的硬ㄍ一ㄥ的氣球。最正常的心理就是會想永遠閉上眼,不必醒過來應付日復一日的身心疲累和不會真正長大,只會變重的小孩。那被外婆第一刀偷剪剪壞,所以最後才去被理髮師理到沒頭髮的髮型,就讓我更心煩了!一個長得好好的小孩頭髮居然又被理壞!我往往永遠都覺得好累,什麼都不想做,每天都覺得好累好累,卻每次都在別人面前一副很有元氣又開朗而禮貌的樣子,永遠認真往目標向前衝的樣子。可是,那麼累的人生,我自己的目標到底又是什麼呢?Morrisa又到底是誰呢?認真努力活著到底為了什麼呢?


我永遠已經都覺得好累,照顧和看著一個不會正常長大的小孩和只會變重更難抱的身體。我往往什麼都提不起勁,什麼都沒興趣了!從好多年前開始,我失去了人生的意義和目標。就算很努力的努力一些自己的目標(健身或鋼琴或旅遊),和努力教功課,但是我有一個空的人生意義和靈魂,我有一個很容易就被人戳破刺傷消氣的傷口。

我不知道有些賣菜的阿婆或是規規矩矩生活的正常人,為什麼就能認命,不會像我時常思考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或是想不到就不想睜開眼睛或是出門。

我只是很勇敢和夠負責任,不會拋下家人一走了之或逃走,不會像那個跑到陽明山上往下跳的計程車司機,沒有想到他留下的債務一樣家人要扛,一時發洩家人下場會更慘!但是我的身心靈始終都好累,我就是看不到努力的意義和盡頭,永遠看到全身都和別人不同,卻絕頂聰明、意見很多、會不停指使、消耗或叫欺負我的小孩,雖然我愛他勝過一切,可是卻總是在人前沒法子有面子和很光榮,有面子的總是我美麗的房子,我自己,或是另一半,還有旅行等等。沒面子的終歸就是無法有面子,從來也沒辦法拿出小孩來比一比,我甚至常看著小孩做的一些固著性行為的事(反覆比著一些商標或衣服上的字要我唸N遍,連甩條繩子都要選來選去,往往不停使喚我做事,專門欺負家人),還有太多太多和一般小孩不同的行為跟習慣,連我自己都會問為什麼我的孩子就是從頭到尾不同?我難道沒有無數疑惑與挫敗感,而要我什麼都不問的只是單純的愛小孩和承受無法有面子這件事?

 
 

而,為什麼我的小孩什麼全身都不同(還好長很帥和絕頂聰明,沒有五官不對稱或是智力缺乏),不然如此愛美感的我是要如何愛得下去?這恐怕是我今生覺得最挫敗的一件事和最深沉的一個永遠的痛。為什麼別人的小孩會長大,有變輕鬆的一天,我的卻不會,好像永遠只看到累?

我只是夠勇敢,不會自己以任何形式逃走,勇敢到還敢把這樣的人生不掩飾的開誠布公,但不代表我待在這裡就不永遠疲累跟壓力大到再也不想看到什麼明天跟未來這種東西,我只是連說也沒有資格說,已經走過了幾年前那個不想活的階段,因為我必須要活得比孩子長來照顧他,我沒資格談論或輕忽自我生命。我只是對我的孩子和家人夠負責,才逼自己成熟的面對跟扛起。可是不要忘了,我從好幾年前就已經找不到未來兩個字跟人生意義四個字,我已經長期疲累到連一根羽毛也不想去撿,對什麼也都沒有興趣,對人世間也不太想努力,我的靈魂已經是空掉的硬灌飽的氣球!你們不要總是以為我開朗又說笑,扛著一身疲憊挫折,對人生感到憤怒失望,還總要取悅他人跟當個有禮的好好人!
 

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卡托米利下半部 & 我的年少情詩:深藍大衣

 
 
 

我的新鋼琴音樂:Live It Up水晶音樂(2013/11/26)

我的年少情詩
 
大概大學到研究所時期,是我最愛寫情詩的時期,時常半夜卯起來寫情詩,現在叫我寫我還不一定寫得出來了!心境不同,歷練倍增,瘋狂和濃度卻已減半(可卻還是別人的加量雙倍),才得以應付這現實人生!特別是感情最波動或有吵架的時候,就會文思泉湧,所謂吵吵鬧鬧,長長久久(*天外飛來一筆自己的發明)。反倒是承平之時,就會開開心心去了,反倒沒什麼靈感。所以,感謝人生中的顛頗創造出最多的文學與藝術!
 
 æœ€å¤šç‚ºç¾åœ¨çš„另一半寫的情詩
 
我想另一半可以心滿意足的是,我寫過的情詩絕大多數主題都是他。說是寫給他,其實應該正確來說是,以他為主題而寫的,但不是為了寫好交給他,而是像寫格一樣發抒內心情感!
 
深藍大衣
 
我就快要放手 歸還你那件深藍色的厚大衣
我就快要失去 你殘存僅有的一點溫柔熱度
我會想要披著它睡 彷彿昨日的溫存重演
我卻不敢真的觸碰 怕碰觸了心角的缺痕
怕捏疼了那落痛楚 怕再闖入那畝禁地
 
我們最終的臍帶相連 就快要斷去脫落
這最後一夜 我遠遠凝著它 卻不敢靠近
 
你的深藍大衣
是我僅存的天堂 也是地獄
你是否曾懂得一點點? 
 
 
 
 
 
 

 
 
 
 
 
 
 
 
 
 

 

2013年11月26日 星期二

卡托米利上半部&孫悟空,七殺星與太陽太陰星的組合



 
 Photos:2013/11/16之卡托米利上半部


我的新鋼琴音樂:Live It Up (貓頭鷹城市) 純音樂 On 2013/11/25

 å®¶æœ‰å­«æ‚Ÿç©º

其實,善善天生就是個絕頂聰明和古靈精怪的孫悟空,腦傷致徐動型CP讓他無時無刻就是喜歡和習慣不停地動來動去(不等於過動,因為也沒有自己移行和站好或跑來跑去的能力),但常讓人誤以為是過動才動來動去。肢體上不知道穩定的感覺也讓他的個性不穩定又不專心,但代償的是,他的視覺領悟力極高,一秒用掃描的就能學會,中英文識字底蘊深厚,如超強力海綿跟掃描機一樣,一掃就懂,不是跟我們專心的操練和慢慢學一樣的!他是看似不專心,一掃就懂,不必看反而懂,搖來動去反而都有在聽的古靈精怪又機伶過人的孫悟空!



 
遙控器&魔音穿腦

這樣絕頂聰明但缺乏自理能力的小善寶也像是一支遙控器,不停地遙控家人幫他做這個做那個,或不停地說話給他聽!他總是不停的使用他的遙控器遙控我們,因為我們也是他唯一能操控的人和唯一能操控的成就感,雖因肌肉控制乏口語,也沒有因此安靜不吵,而是時常反而伊伊啊啊的不停發出聲音表達情緒或需求,意見很多,或是時常抗爭不睡覺,所以我們往往覺得整個周末魔音穿腦或是吵死了,很想躲到防空洞或是戴上外罩式耳機大聲聽音樂!





我那可憐的裂掉的新耳機

上上週才剛買的粉紅色外罩式耳機,買來沒兩三天,就被善善拿去甩到壞掉,那天晚上我氣他們父子倆氣到爆炸,因為就他們兩個人在房間,我在房外彈鋼琴,Andy居然眼睜睜看著他甩我心愛的新耳機甩到全新壞掉。然後於是只好再請燦坤從別家分店調貨再買一個,居然只能調到全白色款,沒有粉紅色了!用雙倍價格買到一隻白色外罩式耳機(因為買了兩次),而不是我單價就能買的那隻最心愛的粉紅耳機,我真的很心痛,這是我生養一個愛甩東西的徐動型CP孩子的痛苦!




心理負荷

周末因故自己帶善善去讓人理髮修邊線,沒想到真的像是在抓一隻小猴子理髮,不但很危險,而且還沒法剪好,七手八腳的,連我的衣服都沾了一身落髮,還被理得剩好少頭髮,中間還要一直聽儘管已經很努力的理髮師談論我這樣的小孩,單獨帶善善面對不懂他的外人時,又要奮力照顧他,又要聽他人似懂非懂他這種特殊孩子的評論,是我壓力最大的一件事之一,我看我還是回來自己剪好了(六歲前全都是我自己剪的,只是後來忙又累了)!我很怕一邊奮力照顧他已經壓力很大,還要一邊面對似懂非懂或不懂的外人的那種爸爸就不必面對的經驗!就是自己沒面子但又要保全孩子自尊的心理壓力!而偏偏我是個多麼愛面子的人。年紀輕的人一般來說又比年長的人愛面子!




七殺星與太陽太陰星的組合

其實,我們家的組合就是一個比較陽的陰,配上一個比較陰的陽,所以又正巧剛好互補!就是男女角色調換,女生在前面牽著男生走,點菜女生點,大事女生決定或是說了算,但是女生決定的智慧和魄力又比較高,所以比較適合帶頭這樣的組合。

因為我的命宮紫微主星是七殺(女將星&女中豪傑之義),是個底子豪爽大器而果敢或是阿莎力的人。另一半的命宮主星剛好是太陽和太陰,清一色全都是一生疼愛老婆的星星,他的太陽剛好放在事業的進取心上,太陰則放在凡事以家為上,以妻以子為生命中心和唯一意義價值,外食時或在家大部分負責餵食的都是爸爸!所以,我們的組合是女人帶頭往前衝,男人既顧家又愛子的組合。以女為男,以男為女,卻又正好巧妙互補的組合!

話說回來,只要配合的剛剛好,現代連同性戀或是花美男,帥氣女都很多了,男女性之分的典型儼然是古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