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Life Journal On Healing (關於療癒的本質)



關於療癒,另有一說是覺得:如果我們要把現狀推到說因為這個人如何如何,那個人如何如何,以前如何如何,幾歲時如何如何,前世時如何如何,其實很像是推掉自己的力量,而且追究不完,每個人在人生的每個階段和前世都有各種由不同人和事件帶給我們的創傷作為我們的課題或挑戰。換句話說,要探討很像永遠療癒諮商不完!

問題是,我們有很多情緒反應甚至來自於前世的很多世的影響,甚至是留在我們的神經連結裡自動反應,但是現代的確有些技巧如SRT或是阿卡莎紀錄類的諮商,可以幫我們了解或是清理我們的過去對我們的潛意識影響,可以省下我們很多面對一種很強大卻不清楚了解的已制約的反應的繼續負面行為模式的反覆發生。我自己就已經接受過兩次SRT的療癒去跟自己和能量療癒師的雙方高我合作,尋找清理過去世的問題模式。

包含現世的經驗,其實諮商和重回重大心理創傷時刻,目的都不是為了舔傷口,或是放大感受傷口,而是為了去療癒它和彌補圓滿重大心理創傷,讓重大心理創傷留在我們身體裡的記憶和引起的已制約負面影響,能夠先被找到和療癒,被降低程度,乃至重新能找到事件的正面意意跟價值,讓它不再繼續在現在未來造成影響。自己才能真正擁有力量。因為所謂擁有的自己的力量,其實必須在沒有潛意識的重大事件遺留影響持續作用下才能真正地發揮而不頻頻受到無意識的掣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