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3日 星期四

Soul Journal:持恆清理



週末時我去上了一堂心理師帶領的畫畫療癒課,然後其中二十分鍾心理師讓我們矇住眼睛,用粉彩筆把自己的負面情緒、感受到的不公平、隱藏在潛意識中的憤怒和攻擊力、破壞力、壓抑下去的罵髒話都用力地用粉彩筆大力發洩掉,甚至可以大聲叫喊出來,這時我發現多書數同學似乎真的壓抑很多負面性,聽到超用力的畫畫聲和超大聲的集體嘶吼。

然而,我卻發現我不太生氣,沒有累積很多負面性,矇眼用粉彩筆發洩也沒辦法像別人用力,反而覺得若是要我「假裝很生氣很累,因爲我真的沒有很生氣。」

很可能是因爲我整個暑假也共修光課,每天持續清理、釋放、補充光能,也做了一連串針對我的罩門:兩性議題做主題式清理釋放療癒,所以平時都分次釋放清理了,不會「累積」負面情緒。也因為更多覺察(知),我會更早去說明讓我很介意的狀況而不會持續累積、悶燒、發酵。

其中一段要我們輪流去畫別人美美的作品給其他每一位同學,說是給他們祝福,心理師的指令卻是要我們去惡搞別人的作品把它畫醜和亂畫,想像欺負過自己的人那樣子地畫,最後所有人的作品都被其他同學惡搞亂畫過一論,變得灰灰醜醜的,慘不忍睹。

這段時間我心裡真正的真實想法是,我其實真的沒有想惡搞或整任何人,我的心其實感到平靜、和平。因爲「外面沒有別人,只有自己。」我如果惡搞別人也不過等於惡搞自己一樣的意思,以各種方面來說。

但是,話也別說得太滿,當天下午和先生出門時,又印証了我的人類圖解讀說過的:『我的人類圖設計:一個人的時候很平靜,但對別人對我投射負面情緒時,我會容易被影響,而把別人投射給我的情緒放大三倍還給對方,很容易受他人情緒影響(當天先生自己不太耐煩、有些浮躁,又忘了要事造成誤時和折返,我就回到不平靜的生氣狀態),但碰到開心的人時,我也容易比他開心三倍。」碰到難過的人,又會比對方難過三倍。以此類推。所以代表我沒被激發啟動時ㄧ個人很平靜,沒什麼好氣的。一旦被他人的負面情緒激發啟動,我就失去平靜好幾個小時才回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