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0日 星期日

Life Journal (我要的就是戶外大片自己的地和空間)


台灣多數的房子就是在小塊的地上蓋起高高瘦瘦的好幾層的房子,然後大家都躲在家裡,或是很密的到處都是鄰居和人車爭地,互相干擾。

我理想的房子就是有很大塊的戶外的地,能在戶外的圍牆(自己的空間)內安心地種花或蔬果,不與他人互相干擾。即使只是在很大塊的地上擺上有水電和配置兩間衛浴的大型貨櫃,或是只蓋個簡單的室內大空間無隔間的長方型正方型房子,我都能慢慢得改成我理想中的房子和無障礙住家平房!唯獨就是不能只有房無地,如同某些瘦瘦高高的電梯公寓,只是把原來平房的大小去切割變成三四五層樓,然後就是因為多裝了電梯,所以電梯樓梯都是細窄的,即使自家前附停車位也是非常細窄的,要如何方便地慢慢抱孩子和推車下車,再分多次放入取出車中物品?

更不要說如果一個人上頂樓或其他樓層去晾衣服或洗澡煮飯,而善善與我們其中一人在其他樓層,有事時也無法馬上呼叫對方幫忙!一天光是坐電梯上下要多花多少電費?如要搬家具上樓,又要多花力氣?特別是沒有真正圍牆的房子只會一回家就大家躲在屋內,而不是真正安心地在戶外澆花或整理花草,那住台北外與住台北又有何差異?土地和位在清幽卻不偏僻的地理位置的土地才是比房子本身更重要的,房子只要有殼有線路都能慢慢地改造為理想的家,如果一開始就沒有自己的大空間的土地,即使有了房子,日後長遠也不會再生出多的土地來!

我媽也說過,土地確實比房子有價值,房子會折舊貶值,只有土地不會!房子周邊一開始有大面積土地,後來才維持有大片土地。房子外面一開始沒土地,後來再也生不出戶外土地來。

Life Journal:巴夏說的追隨你的最高興奮是人生的最佳導航系統/Follow Your Highest Excitement



(外星高級智慧體)巴夏說過人生的最佳導航系統就是跟隨你每時每刻的最高興奮(裏面有你的高我和內建智慧與人生藍圖的指引),而我們這半年來談的和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關於撤理解決住居的困擾和謀未來的出路(新家)。因為沒有任何其它事重要過徹底為我們家的住居謀比現在更佳狀態,並適合下半生無障礙需求(善善在長大變大變重,而我們人生的後半段的年歲在增加,氣力會減少。目前也不是很年輕有力,且已密集用心用力長照滿13å¹´,光是一次性搬家和再次裝修房子都會大增原來長照的生活壓力)的出路。

而現在住這裡整片是待改建區,有近憂有遠慮,除了工地干擾不會斷,在窄巷中一旦旁邊直接蓋起來,不但身心健康早已不堪負荷,環境高度不穩定,人心不安,交通(外出就學)馬上會被阻斷。我不認為此刻除了防堵隔壁代管惡鄰、找新家,和積極談好優惠改建外,有任何事會重要過於此。善善的功課或出國都是暫時和表面的(雖然當然心疼不捨他剛適應學校新環境/和新學校環境互相適應),唯有住居是天天時時刻刻永遠的事,此事沒有真正徹底解決和找到出路前,任何其它事又有何真正意義,能解決真正根本的問題源頭?

我這半年會常看到的天使數字就是555和222之類的數字,含看到的宜蘭的房地地址也是55號,不斷看到555的數字就是代表目前正是我們人生的重要轉換期。還有222是不要放棄希望,真正的願望已被聽見和傳送的意思!

能量療癒師五月在轉動生命之輪時也說過:因為選擇最高善的路徑(也就是十條我人生可能生命路徑的其中符合最高善利己利他的一條),所以當你願意為世界承擔更多時,神也必然同時會給你更多豐盛做為支持和獎賞。

Life Journal (好久都不敢再看的心會揪著痛的照片/我放置首的兩張大頭照都是去年暑假時在那裏拍的)


這是我們原來看到適合當大空間無障礙住居和過下半生的將近九百坪大的宜蘭的那塊房地現在和民國67年時的歷史空拍圖(被我用米色畫線圈起的一塊),因為本來就是作為餐廳幾乎無隔間,只有左右兩頭有開放式隔出廚房,和另一頭隔出一個房間,此外就是整個大長方型的地和近九十坪的2017才只留殼翻新的房,非常方正的地形。整塊方方正正直接落在不繁忙吵鬧的中形雙向道路旁(不像宜蘭很多農田旁的窄路連我都不敢開,怕跟對面會到車會掉到溝裡),長形大空間房子靠內側較不會被干擾。雖是農地農舍,但是因此每年只需納不到一千元的房屋稅,不需繳地價稅,更不用大樓的那種管理費。

我們一二月夫妻兩個人都花大量時間在討論計劃怎麼修改唯一浴廁配置的空間,好不容易不是在談防堵惡鄰居的事,而是有盼望的未來,腦海中都已勾勒出完整的樣貌跟實際上的解決之道。

自從二月除夕夜晚的事後,我當晚回家便痛哭,接著整個過年都在哭和躺臥,之後幾個月毫無氣力與心力活力(生命力),我們也已經幾個月沒再去宜蘭這一帶或這家售出前仍在營業的餐廳,只有跑到宜蘭礁溪去,善善也不再去過一次,即使他好不容易才與餐廳老闆熟識,就是因為看了仍會扎實的揪著心痛,眼看著本來可能少數看到願意優先讓售我家的適合的無障礙現成空間,卻可能變成別人的家或營業場所。

而我仍看不到我們未來真正理想室內外無障礙大空間的家到底在哪裡?而公公老愛說一句萬年空話:有比那個更好的(其實在天上,或是就算有你也不會放手,只會說說)。你所謂的好跟我們所謂的好是一樣的嗎?你已經幾年沒有親自抱過善善和知道那樣抱來抱去是什麼滋味和折騰了?你怎麼知道什麼叫做我們需要的室內外理想無障礙空間是為什麼,和如何配置?

Life Journal(各式各樣幫忙的人和不同的態度):三月初從搭大巴校車改為自行接送上下學後,每天我推善善到校後,都會需要自己在校門口附近找幫手一起抱善善和換校內特製推車,再由幫手推他去二樓的教室;在多數溫暖的好幫手中,也看過一位令人保持距離的很面無悅色,又沒有人味的老師,十分勉強又不帶絲毫品質地幫過一次忙,那之後我不再找她幫過一次忙,學期末到學務處才發現她走過去的辦公桌位子上寫的是訓育組長,那就解釋了為什麼我看到她總是覺得很凶(怎麼會有這樣的特教老師?)和離遠點好!但至少知道她的日常工作可能就是專門在凶學生,而不那麼奇怪了!

Life Journal(要付出也得有接收的人):往往我們都說別人給你禮物,你要說謝謝!忽略了別人給的不一定完全是你最需要的或想選擇的,而就是對方想選擇或願意給出的;所以真正謝的應該是"心意";但除了給禮物的人,其實給予是讓給的人在高位而自我感受良好,也得有接受的一方,給予者才能有在自我感受良好和處在高位的感覺...

Life Jourmal(感恩是自然而然,絲毫不可勉強的感受):很多人往往教別人要感恩或謝謝,其實感恩往往是在當下自然而然發生的,即使別人送你一朵小花,如果是真心為你而付出的,你會在對方的靈魂和眼神裡看到,並為之感動而自然感恩,然而這感恩又是當下自然而然發生的感受,無法勉強它佇留;反之,即使是給了天大的大禮,如心意和過程都不是真誠的,那又如何勉強談感恩,或甚至是持續性地感恩?

Life Journal(在人生中我們最主要選擇了當父母和長期看護的這兩種身份和角色):我們的人生就自隨順因緣主要在扮演父母和看護的角色,而不是別的角色,而我覺得是天來支持照顧我們的,也就是(Let Go, Let God)放手,交給神接手;我就是深信凡事是由天和聖愛來照顧的,只是透過一些人事物和因緣的流通轉交,事實上誰也不真正擁有來自天的任何事物,它就只是不斷轉化,移轉和流通;如同往往我不知道今天到校時,早上下午來協助我幫善善換推車的會是誰,但就是事前祈禱和隨順當下,然後總是不同的人輪替出現來一起做...

Life Journal(看護其實是最辛苦也是最高價的工作):很多人選擇把看護的工作外包給別人,因為它是世上最辛苦又最沒有自由的工作之一,很多人寧願花錢要別人做;然而我也談過,把看護的工作外包給不一定就可以信任的別人,可能你的去賺的錢還不及付給看護的,但自己承擔起長期看護角色,最磨練的依然是愛與最不容易的耐心...所以假日我們會讓善善睡到自然醒不吵到他,那需全時照顧的時間就等於縮短一點...

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

Life Journal:這附近真正有的一個長年都很欣賞我和我們家的好鄰居


在我們這條巷子有個清瘦的太太,每天中午晚上都會走來這社區的某間房子陪她年老的媽媽吃飯或到公園散步,某次我才聽她說女兒女婿都在中央大學教書,卻一點都沒有架子,還時常誇獎我和我們家。雖然也知道我公公是誰,卻完全不會把我當晚輩或婆家的誰,而是單純把我當個有價值而獨一無二的獨立個體看待與純然地欣賞我的美感和我們的家。

好多年來我只是完全單純做自己,當幾年前我更重視整體造型時,我穿衣服她遠遠走來就會誇獎好賞心悅目,好會搭配。或誇獎我家像皇宮好美,即使在近一年我多半已只穿平底鞋,也不像以往更重視造型或穿高跟鞋,因為旁邊的空屋工地和惡鄰代管。我們已非常簡化圍牆外面盡量淡雅低調,不願再吸引人注意或進來巷子或逗留,她還是依然不只一次誇獎我長得好漂亮,而我並沒有再刻意費心費力去營造某種形象,而她卻依然自然地欣賞我和我們家。

這附近還有長久建立起深厚關係的花店老闆,藥局老闆等等那種傳統市場旁很親切的小店是對我非常有善意又用心專業對待自己工作的人,是長期多年建立起來的關係,更是都市裡那種難得瞥見的如在桃園復興鄉才有的那種深刻溫暖的人情味!每次短短交會就會讓我在都市裡感覺到很大的充電和滋養,與反之對對方的欣賞!

Life Journal:七號公路的店長也是我們長期建立起關係的有緣人


也是在往七號公路餐廳跑了很多年後,才跟年紀小我一輪的店長熟了起來,越來越有信任熟悉和默契,可以不用多說就知道我們要吃什麼,也會幫我們預留較適合我們的座位。

今天用餐後我單獨去結帳時,甚至有點能談真心話,我真的很喜歡短短的片刻與人真的有交到心,和說到真心話,而不是說那些很表面無感情的客套話。

Life Journal:今天感到很感恩的一件事



因為最近家中平房在積極談危老優惠改建中,所以推動師也同樣有提醒我們同時需要看房子預備搬家時有地方去。然後,剛剛好最近我們每周日去基隆時都會經過萬里,前幾周才換條路走到野柳,在那附近緩坡的一個兩旁非常清幽無擾,就坐落在山谷中,但離附近商店或社區也不過遠,並不偏僻的很少大車往來的雙向道路上,看到有大坪數的素地建地在出售,離目前的家車程僅52分鐘一小時內。

於是,我幾周前只是用電話簡訊問了一下一坪售價,因為我們也可能要自建無障礙平房,出售土地的人完全不知道我們家財力如何,且是要自建大空間無障礙平房用途,並非財團買地蓋樓,且土地是比房屋更值錢的!三次電話簡訊回覆仍然十分親切誠懇地直覺認為我們家是和這片土地有緣的人,很希望是由我們以較優惠的價格買到!光是這天上自動冒出來的機緣和信任,都讓我很感動天有在為我們設想安排!也希望我們一家三口或能有此福份住在那樣清幽的山谷和近海自然之地!

Life Journal:我為什麼很喜歡桃園復興鄉


我們週週跑桃園復興鄉的原因,除了去熟悉的餐廳吃飯和買菜外,其實就是為了那裏的人情味和親近如石門水庫那樣乾淨的大片水域。我們不是愛跑山邊就是海邊,人煙稀少,人聲寂靜,盡是大片自然的地方!

我們時常都想成為優秀的人或是和優秀的人連結上關係,但是其實往往越是平凡的人越質樸好親近,沒有一絲驕傲虛榮或心機,只有乾淨的靈魂和單純的交流。這是為什麼我很喜歡桃園復興鄉的人情味,和人與人間真摯的互動交流,短短的回到內在去連結,卻不必熟識就很舒服了!

如同布丁是隻從小受傷缺腿的貓咪,卻特別得人疼和有人緣的道理!牠並不優秀或特殊,但卻特別平易近人和使人望之生憐,與看到自己擁有的比他的多的某些事物!

Life Journal:轉動生命之輪


在五月做轉動生命之輪時,能量療癒師除了在通靈狀態看到我天生是一個古典氣質的和藝術與美的創造深切相關的靈魂,還看到了我是一個天生適合與偏好單飛和享受獨處空間和單獨的人,所以一家住三口我就覺得個人空間已經被壓縮不少,希望別人離我遠一點,給我個人空間和獨處的安靜時間充電,絲毫不適應愛團體活動或歡迎親友借住的婆家環境。

儘管如此轉到的新人生路徑還是會朝向是一個先進的受到國際採訪的,藝術與身心靈日照機構創辦人(先生則會負責電腦和網站運作相關事務)的最高善路徑,因為選擇這條路徑而非隱世會讓先生和善善有最多笑容,善善一生也才會得到最好的照顧和陪伴!

Life Journal:這張照片內的爸爸其實是在幫善善切割食物成碎塊和接著轉過頭餵他


這張照片內的爸爸其實是在幫善善切割食物成碎塊和接著轉過頭餵他,通常都是善善先吃才輪到爸爸自己吃(一般習慣他餵則是因為:他吃飯較快,才能邊吃邊餵,而且通常我準備和送食物到房間由他餵食)。善善不是不能在輔助下拿叉子吃幾口,但是全程都自己吃對他的身體和手臂控制則難度過高,難以實際上吃飽。

晚餐則是我都先準備好和送入他們的餐點水果和水及善善的牙膏牙刷,之後才去準備自己的餐點和最後才吃~

Life Journal:我原本天生是擅長文字表達的人,但近年越來越沒有時間用在文字創作上,而更多轉為圖像視覺創作,才會多半只寫標題文而不是整篇更完整精確的文字~

Life Journal:以前我們家本來是只使用單眼相機的人,隨著孩子長大和一各個人手始終要顧著善善,現在多數時候方便的反是手機自拍了!

Life Journal:為了隔壁這無租代管近三年的惡鄰,帶來多出的開銷除了加裝四支攝影機和保全,添購大量花盆植栽等隔離物品外,先生本月甚至因此花費換掉和代管惡鄰的獨居人相同的黑框眼鏡(其實至少半週以上在未婚同居)~

2019年6月28日 星期五

Life Journal (十年前十年後兩張完全不同的臉孔和說法的反差?)



故事也就是在大約十年前的某一天在以前的我們結婚的那間大直餐廳裡外,公公當時把再上一代傳下來的某件據說有天大價值的禮物要傳給重度多重障礙的善善,來照顧他的一生。當時昭告在場的人週知,我媽和我都真誠地深深地為此感恩過...公公用還非常驕傲地那種語氣和神情跟我這當媽的掛保證。

直到十年後,它依然只是一張鎖住的紙張。在我們飽受住居問題困擾,這週邊大環境已越來越不穩定和不適人居,鄰居和里長也都證實了問題的嚴重性時,公婆好不容易鬆口要我們可以用這張沒有被證實過價值的紙去看我們需要的房子。一直以來感恩也感恩過,它一樣只是一張完全不知道真正價值更不在我們身上的影印紙。

這時剛好有非常符合我們大空間無障礙住居需求的宜蘭的平房願意優先出售給我們,價格和大小其實以當地來說並不昂貴,遠比起十年前給善善那張紙據公公自己當面說過的價值還便宜(當然公公說的話總是生意人說的誇大版)。也問過特殊學校轉學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當地有當地不同的身障福利。反之很多即使是桃園宜蘭的電梯公寓也不符合我們的室內外無障礙大平面空間需求。

除夕夜當提出我們非常需要這住所和需要使用給善善的這張據說很有價值的紙來換一個可以為我們長期紓壓省力的無障礙空間新家(而且並不是哪裡都有類似剛翻新的室內外無障礙大空間平房),而不是去買豪宅或珠寶,公公卻集合各種推託的理由,就是完全沒有拿出來還給我們,那十年前十年後對我這個善善的媽說的掛保證優先照顧善善的話的兩張全然不同的表情和反差,我深刻難忘與極度失望於他的信用和前後兩張完全不一的臉孔!

他的過最好的日子和好的房子或人生的定義總是他自己權威的自由心證的,他總是自以為比別人都有智慧和能力代別人做決定!這是為什麼我對公公的心結如此之深與難解!

Life Journal(所以你們要教我們什麼叫滿足?)


我覺得公婆之所以能談知足,是因為他們早已體驗過養過了三個台大畢業的孩子(雖不等於因此就人生平順成功),擁有過幾棟自己名下的房子,或曾事業做得成功賺錢,曾環遊世界,或有些同樣層級的親友等等.....?

但所以你們是已經體驗滿足享受過以上所有,回頭談滿足?而我們從孩子出生第二天就被剝奪許多能創造以上世俗成就或成就感來源的基準,你們又怎能以你們的標準跟已滿足過才放下捨得(或實際上未必就能放下捨得)來告訴我們那套道理並覺得我們該吞下?

我們根本未創造與滿足過某些人生重要的價值感,這時我們要滿足什麼?

Life Journal(年歲與長照)


我看過一些年紀也不小的父母帶著小幼兒,就是晚結婚或晚生。但是,以我家為例,幾年前善善在幼兒期時,我們還能整天長時數地帶著他連續去兩三個外縣市的點玩,不停拍照.....

現在作為13歲近30kg已不容易抱,生活非自理卻想法意見多的身障兒父母,我們假日最多是帶他去單一個鄰近縣市定點玩(最遠可接受距離如台北到關西,或台北到桃園復興鄉,最常是去吃一頓飯順道走走看看,約兩個小時後開車回來,即使這樣約五六個小時,先生回程在高速公路上必定露出痛苦沒精神開車的表情,我也會忍不住打盹閉眼,或幫先生噴水塗涼膚霜來打起精神開車,這時善善會在後座做出某件讓我們頗困擾的事,然後一回家把孩子抱回房裡,把車上的東西放入門後,我們就得回房睡個兩個小時才有力氣再起來準備晚餐或讓善善(或輪流)洗澡等.....=繼續上工模式。

這就是年歲和孩子長大帶來的差異。

LIfe Journal(身心障礙領域與尊嚴)


公婆常在提他們的節省或什麼免費的不用花錢的地方或事情,其實我以養育身心障礙孩子要如何維持尊嚴來說,在孩子更小更可愛時,除了坐輪椅並非是外觀很外顯奇怪的例子,當時可稍微靠著孩子可愛來加分或得人疼愛,此外很重要就是親子雙方都要維持乾淨整齊的穿著,也要會打招呼(多點禮貌)。

至於進入青春期前期後,完全已不能靠可愛這件事來在外面加分,除了盡量衣著維持整齊乾淨外,很重要的我覺得就是要有能力去到別人的店裡(特別是餐廳)有消費,一般來說服務業對客人(消費者)總是有最基本的歡迎和禮貌,這時候也會更容易維持身心障礙家庭的尊嚴;也就是不是抱著去被打折或領免費便當,而是像別人一模一樣的消費,頂多"偶爾"商家多送或升級你個小點心或水果!

但心理上絕對不能抱著想要別人優待的心理,除非是門票本來就明定有優惠身心障礙者那樣明文的規定!如果身心障礙家庭長遠想要被尊重而非被同情,在外的禮貌(和管理小孩合宜的行為)跟穿著整齊,以及對社會有貢獻(就是一模一樣地跟商家消費而不是討便宜的心態)才會在孩子成長(不再能以可愛當優勢)後仍然維持尊嚴!

這就是公婆他們不知道的事,也就是豐盛這個條件,對身心障礙家庭的尊嚴而不是被同情的低位,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怎麼可能像你們那樣地生活或思考卻仍維持身心障礙家庭的尊嚴?

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

Life Journal(善善的國一下成績單一片全是優90-100)



這半年實是人生中的巨大低谷,為了住居方面無解的痛苦和長期困擾壓力,善善七年級這年入新校後的不易適應期,我們課後都沒有伴讀,今年至今也還未如去年有一些里程碑似的成就指標表現,而是心力都完全用在住居相關的問題處理、新校和青春期變化的適應,和身心壓力釋放與身心靈習修,在今年過年後更陷入全身心毫無心無力無盼望,一絲力氣和心力盼望都沒有,也無心思畫畫,鎮日能睡就睡來忘卻ㄧ切人間苦境。

但最欣慰的是今日拿到善善國一第二學期的成績單,整片各科各領域都是優=90到100分,僅有體育一項得到甲=80-90分,還不知為何得到了一支嘉獎,紓緩好多現實的苦和善善進入青春期後的新苦惱...

Life Journal(關係越近越難親近)



對面的鄭老師(公公的好朋友)這兩年因為一些交集點,反而成為我們的長輩型的朋友,我甚至能一個人到他們家聊天,或和他在圍牆外聊上半小時之久,不過我也知道,並和他說過:正因為你們不是我的公公婆婆,所以我們沒利害關係(除了互助外彼此無所求)反而能自由放心地聊天。

反之鄭老師的媳婦Grace也曾告訴過我,在他們搬家那天,她在最熱的天氣搬著好重的櫃子,她的公公卻只是看著,讓她非常想念自己天上的爸爸,才不可能視而不見,所以真的是關係越不直接相關才越能只是單純地聊天或互相支持鼓勵,關係越直接反而心理距離更遙遠和衝突。

2019/6光的課程行星一藍色之光自修共鳴課文:信念是你們的行為與感受的一部份,當信念提升時,接受並知道你們是強而有力的,事情可以解決,你們有足夠的力量處理它,這時在你們之內的光與愛便能呈現出來,這時一切事物便會開始轉化~


2019/6光的課程行星一藍色之光自修共鳴課文:記住自己即是光,把自己交託給光的存在,知道自己生命的旅程充滿著治癒各種情況的機緣;恐懼像敵人般地纏繞你們,破壞你們,使你們虛弱無助,並陷入在矛盾與憤怒中;但是,你們只要正視它,看清它,認知它是由人類的意識所製造的;然後,在凝定中把所有的恐懼放在光中~


LIfe Journal(為什麼在我眼裡,公婆和我媽和我們父母一樣要為照顧善善的一生負完全比例的責任而不叫作幫忙)



在別人的眼裡也不一定了解,為什麼在我視角裡,公婆和我媽和我們父母一樣,要為照顧善善的一生負完全比例的責任而不叫作幫忙:

那是因為我媽確實有帶來喪事的衝煞而影響到孩子的缺氧,而婆家長輩確實一直催我們生孩子而不是順其自然,且當時是善善慢慢長大又是男生,我已越來越無法長時獨力照顧,甚至沒有自己身體不舒服的一絲空間,加上公婆生病已越來越無法親自幫忙輪替一下,只剩我媽仍在出力輪替照顧,我們家風格不願意請外傭也找不到適合的部分時制幫手,共同協議由先生由薪資偏優渥但長時高壓的國際性大公司工作離職,回家兼工作共同全時合力照顧,然後由家族代代相傳有餘的部分挹注一生長照。

實則先生也常在家接工作到無法專心幫忙照顧善善,而更多負擔壓力落到我一個人身上的情況,而我們要付出一生永恆的自由和高密集的勞心勞力。

五月轉動生命之輪時曾將我的生命路徑轉到一條最高善的大愛公益的路徑,也就是在幾年後我們家會朝向創辦一個藝術和身心靈的身障日照機構來讓自己和別人的孩子共同得到更好的照顧和陪伴的路徑,但在這最高善路徑完全顯化前我得走過很多的療癒和自我學習成長。

Life Journal(我甚至覺得你很殘忍):附近工地的干擾其實早自善善一二年級時開始,特別是工地初期常出現一早就來停整天的一排摩托車或被封巷,使得當時由窄巷中接送載著多重障礙,無法幫一絲忙只能在旁拖累干擾的善善去上學更加困難,日日出門前就提心吊膽車子出不去回不來...至今仍常鎮日打牆鑽腦,公公依然永遠只談論他給我們住的是他本來最喜愛的房子要珍惜,跳過多年三間空屋和一代管濫用惡鄰在側的恐怖,和多年附近工地的困擾,還輕描淡寫告訴我媽,那也可以偶而叫計程車,當時連計程車都不一定進得來這附近,而且一個人帶著袋子和一個推車和無法站走的大孩子,時有天雨等還要雨具,七手八腳有多難多無助,你也做不來?還有如果常這樣坐車往返要多少交通費?我真的常覺得你都是說一些避重就輕只自誇的殘忍的話...


Life Journal(備戰狀態):每逢臨寒暑假或出國前,我們的心理生理上也進入備戰狀態,必須要有心裡準備開始要日夜不間斷地長照和兩個人不停輪流做事或照顧孩子,如有勞役不均則其中一人就會音量升高,使家裡心理空間上更壓縮,所以你們不要以我們每年出國幾天這件事來搪塞我們,我們不論出國或在家,出去或在家,一年到頭無分日夜假日都是反覆輪替在做事和休息狀態反覆反覆反覆...如果一年出國十幾天,且旅途中等同仍在工作長照狀態,一年中有三百五十天我們都在工作和沒出國......


Life Journal(其實根本什麼忙都沒幫上):那天公公對著我說他因為我們家的惡鄰(長期代管濫用)之事也去拜託過里長了,對面鄭老師也是多年的好朋友;其實這也是他的無效和持續看著我們受苦語錄之一,本來去找里長多次和提供完整影音佐證資料跟開兩次會的就是我和先生,里長和律師可提供有效的方式都是必須要以地主身分和里長一起強制在改建前封巷或按鈴申告兩種,但以先生家不願生事結惡緣的風格,就是不願出面和配合,所以即使有心的里長也幫不了我們,鄭老師也說過很幾次他有心卻無能為力,只能提告一途;全都是先生家不願意配合去做的選項,所以除了自己去安裝保全,里長和鄭老師(更是我們平日自己也有在互助和維持關係)都是我們親自提出大量佐證去開會過更多次但也無法真正使力的,所以你還說你有幫到忙,還是只是再次說無效的場面好聽話?


Life Journal(我覺得這些經驗對他們是必要的):其實我眼裏看到的公公本來是個很驕傲的人,他們家對很多成就都很引以為傲,甚至有些事在公公的嘴裡是會被放(誇)大不實的!所以我覺得"後來兒孫的一些挫敗對什麼都覺得自己能掌控和很成功驕傲的公公就是必須的挫折和平衡與功課",不然因人生際遇而和先生家跟我們的直接利害相關來說,我總是必須長期看著先生家的驕傲和在較高的位置,而在心底不以為然...


Life Journal(承諾的效度&人要多做少說):大約在我懷善善時,十三年多前,公公在我們家客廳大聲地當眾說也要幫美國剛回來的大兒子買車,後來多年過去,他一樣仍然是機車族;也在很多年前,公公在一群人面前公開地說給了我缺氧重障的兒子多天大價值的恩惠和保障,我和我媽都發自內心的當眾感恩過,或許在席的親友還以為我們真的拿到多少遠多於別人的恩賜,其實除了一張紙上改寫著先生的名字好幾年,它就好端端的一樣留在公公的保險箱裡,仿如空中樓閣...在我們為住居之事最困擾無解和需要時,它仍就只是一張被鎖住的紙張,他那麼不願意跟外人結下任何不好的緣份,那麼與自家人結下不好的緣和承諾效度被質疑的更加嚴重性呢?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Life Journal:(公公和爸爸是很不同的兩個字):在我的人生中,仿如有兩個爸爸,慈愛媽媽的角色仿佛缺席了;即使如此,爸爸還是跟公公兩字差很多,我不知道為何女人結婚,公婆如外人叫妳名字,妳卻要叫上爸媽兩個專屬的大字;所以我索性跟著孩子說爺爺奶奶更自在,其實公公當然不是爸爸,他只生過兒子,都是用較嚴格或是我吃過苦,所以你也吃苦忍耐是正常的標準,或是給你們過最好的日子的定義由公公自由心證;我很想念我自己真正的天上的爸爸,而公公就只是公公,讓我多年有太多心結,始終像生意人般,把人生當做什麽都跟錢而不是跟生命品質有關思考的公公;他也在親戚面前公開說過媳婦是外人,那我一樣也會把你當外人和善善的爺爺,而當然不是我爸爸,我當然知道你什麼都只會給我的先生小孩,還可能捏住不放...你的後半生品質與一生評價依然和我緊密相關,如同的你對我們的影響的反面...


一切都是愛,都是學習的課程和神精心的創造,雖然在世間表面上看起來未必永遠如此~


Life Journal:雖然說真心話難免有是非二元對立的成份,然而這些本來就是我們被設定來此體驗的,凡進入你眼簾並待的夠久的人通常是互為功課,而不是單純的善緣惡緣那麼一分法,而是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才是真實面;雖然說真心話要冒險,但既然這是我的人生和我的體驗,我要勇於說我的話和我的真實觀感與我的立場,而不只是躲在光與愛的神聖話語之中不得罪,不冒險,只言善,不訴苦!一個來自真實體悟的語言的價值與力量勝過無數摘言,同一個故事必有各個角度和版本,而在我的人生中我是主角,也只詮釋我的版本!不然神也就不會創造我在此時此地此境了!


Life Journal(瞥見中年的感覺):某天看著臉皮比以前鬆垂疲憊許多的曾經五官最立體的先生,然後沒小時候那麼可愛但當然仍是最疼愛的孩子,和較以前蒼老體弱卻變固執抓取的上一代,突然體會到以前我爸經歷過的"心不在家裡的中年危機",就是因為真的身邊的人都變了而不那麼可愛,生存上的負荷卻變得複雜,我真的懂得為何我深入走入身心靈靈域和"回靈魂的家的路",此外就是大量時間在彈琴玩音樂,除了這些,若不往內走,往內尋,外在實在沒那麼多可愛堅實之外在人事物可再虛幻暫時地投射或追尋!


Life Journal(世上有誰不是自私的):我媽好幾年前自己問過一個我都覺得沒意義的問題,她說先生家兒子和孫子都是榮董,只有媳婦不是,我很簡單地說我根本也沒有想當榮董;但是某次先生從自己家裏開心地帶回兩碗桃園特地買回來的豆花,我就問了他,那一家三個人為什麼是兩碗豆花要怎麼吃?是哪一個人不要吃嗎?至少我媽來台北時都是買我跟我先生各一杯米漿一份早點,不會少一杯的;所以說人誰不是疼自己的孩子,什麼最多是傳給掛到自己孩子名下,但"即使掛在名下也不一定能用有用";唯有家裏的車和部分存款會掛我名下;所以人生於世,自己疼愛自己最重要!至少先生裡子裏總是會把好的留給我!


Life Journal:因為長照跟家族共同協議的關係使我們家和先生的家族總是有著高低的位階不對等關係和直接利害關係,但是你們家的風格真的不是我的理想或典範,也不是我想成為的模樣或理想的人生!我只能努力壓抑不在長輩前說什麼不認同的話,僅此而已;你們的人生真的完全不是我想成為的樣式或範本,所以不要再告訴我你們僅所知的僅對你們人生奏效的一套或是你們的煩惱!我們承擔著更大程度和更廣更深遠的煩惱,尚且不是你們就能承擔扛起的!請不要自以為能教我怎麼樣過日子會更寬心...


Life Journal:最近幾個月圓了兩個夢,收藏了我一生必定要收藏的古箏和琵琶,因為有彈鋼琴多年和天生的絕對音感的底子,也學會了彈古箏;有很多前世我曾為宮中嬪妃,在行者入門儀式通靈時,光的階層看到的我的靈魂是跳著彩帶舞著古裝的靈魂,所以接觸古代藝術會讓我感到天成的滋養溫潤和深層的滿足!我的人生版本歷練和經驗就是:好好自己疼愛滿足自己的需要才是最真實的!


Life Journal(不過年節權):這兩年來,關於住居不穩定(長達七年的工地和惡鄰環伺等高度不穩定外圍因素)的困擾已經遠遠超出我們的極限負荷,長期使我們夫妻身心健康都大受影響,具體解決之道卻一一落空, 平日尋常的高壓力再飆升;共四台攝影機和加裝更多帆布棚保護遮蔽外也裝設了保全系統,;卻發現長輩開出的盡是空頭不兌現的支票,說的全都是冠冕堂皇的"空話"和單純只是生意人說的那種"好聽的無用空話",我實在再也聽不下去這套空心磚話術,越是直接利害相關的親人而非只需禮貌和保持距離的外人越能直接看穿看透一個人!從明年起我會更努力我不想過年過節和被迫說新年(**節)快樂,只想好好過日子的自由意志,連我兒時成長的娘家因為諸多加乘因素,我都已經五年沒回去過一次,卻要每年在台北過我不想過的年,禮貌我不想禮貌的禮貌,聽我不想聽的場面話,吃不自在的飯,我真的寧可在家自在吃碗好泡麵也好過勉強過年過節!就因為有人發明節日,就代表所有人都該過年過節嗎?我要在我的婚姻中取回我的人身和靈魂自主權,不要再任人擺布我的命運和一切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