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

Life Journal(我甚至覺得你很殘忍):附近工地的干擾其實早自善善一二年級時開始,特別是工地初期常出現一早就來停整天的一排摩托車或被封巷,使得當時由窄巷中接送載著多重障礙,無法幫一絲忙只能在旁拖累干擾的善善去上學更加困難,日日出門前就提心吊膽車子出不去回不來...至今仍常鎮日打牆鑽腦,公公依然永遠只談論他給我們住的是他本來最喜愛的房子要珍惜,跳過多年三間空屋和一代管濫用惡鄰在側的恐怖,和多年附近工地的困擾,還輕描淡寫告訴我媽,那也可以偶而叫計程車,當時連計程車都不一定進得來這附近,而且一個人帶著袋子和一個推車和無法站走的大孩子,時有天雨等還要雨具,七手八腳有多難多無助,你也做不來?還有如果常這樣坐車往返要多少交通費?我真的常覺得你都是說一些避重就輕只自誇的殘忍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