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Life Journal:我前幾個月真的跟天(神)說過的話



前幾個月,就在我最憤怒也是最絕望的時候,我也跟天說過,如果當初跟我們協議好,由先生由薪資優渥的國際性大公司回家來和我一起協同全時共同長照,只在家兼職,還有他們早允諾過會優先照顧善善(我們家),所以他們家完全不必再出力幫忙照顧。但是該放手的時候,他們又變得抓取不放,或覺得只有他們有智慧有能力決定什麼是對的好的和適合我們的,我們(別人)都沒他們懂或有智慧。

天(神)也能就收我們母子回天去,只留一個你們本來就有的兒子還給你們就好,那麼你們就能留著所謂你們在人間定義是你們的財產,或是由你們轉交給我們的財產。如果你們那麼愛錢,就留著你們的錢,讓我母子早回天家去,就不必用到所謂的你們的錢。你們就留著錢和失去愛與誠信。

我們長照的日子永恆是高密集勞心勞力的,孩子本身也未必沒有別的形式的辛苦。我不一定願意長待在這人生版本,在好幾年前就想回天家去,只是諮商師和療癒師都說過:我們還未發揮我們此生的完整籃圖的最大創造力,還有很多待實現的創造美的和利己利他的最高潛能和實現未完成。

我們並不是很舒服地待在這人生版本裡,因為因緣安排,看著你們的擺佈,和如同老闆對待員工那樣的給與,同時有所求(即使是另一種形式的心理上的所求)。

我們不過是剛好出現在這人生劇本裡的,剛好由你們轉交天要給我們的資源的一樣永恆要高密集勞心勞力的人。那是我們要生活和安(搬)家用的,不是去買豪宅名牌享福用的由天經你們的手轉交的照顧善善的資源。

一直以來,善善都只有和媽媽、外婆舅舅在一起時才會爽朗大笑,跟你們家偏嚴謹沉悶的風格的家人在一起時,都沒有如此開懷爽朗過,有些事唯獨只有我家的人做得到和是我們擅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