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Life Journal ( Dreams Over Reality) : 我們其實常常在談的是我們的夢想,而非現實生活的細瑣


我和我爸的眼睛其實天生就比較會放電,雖然眼睛不是一般人的兩三倍大,而是雙眼皮的鳳眼。不過,我們說話時常會瞇著眼看著遠方,活在自己的夢想中,而不是直視對方很理性地用理性腦說著很理性的話語。當然像我會決定當下要不要用眼神放電,因為有些太實際的人本身頻道頻率本來就不同,那就直接換台。就連我當了我爸幾十年的女兒,以前跟我爸聊天時,也還會被我爸的眼神電到暫時低頭不敢直視。就是因為我跟我爸常用在聊夢想而非現實的角度在談一個理想,而不是一件很瑣碎實際的事情,我們的浪漫空間比一般人大得多!

反之,例如我媽在談事情就會直視和用再實際不過的話語表達,所以其實我爸媽結婚前的外表其實差距不大,但是真正外緣更好,異性緣好的人是我爸,而不是我媽。我覺得就是因為我媽過於實際,理性腦很發達,然後所以我媽的眼神真的就是毫無朦朧飄渺感,反而我跟我爸的眼神中都會帶著浪漫的朦朧飄渺感。因為我們其實常常在談的是我們的夢想,而非現實生活的細瑣。

我自己的話題就會飄來飄去,天馬行空,談的多是理想和夢想,美感或赤子之心,大自然和動物,書籍靈性療癒相關,就是不那麼實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