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Life Journal ( Further Talk About Marriage ) 關於婚姻



我的朋友G他們家暑假時去了法國巴黎,但是她和先生去到浪漫之都巴黎,絲毫不感到浪漫,只覺得很熱。她說她時常甚至不想正眼去看先生,因為裡面有夾雜太多情緒,甚至不滿到想分開,特別是從他們夫妻一起工作後,親族之間也有很多矛盾的不愉快的事。


其實這也是我不會想在我自己的空間多貼Andy的照片的原因,因為這是我的空間和我放空的地方。如果我視覺上再一直全時看到他,我的心理個人自由空間會更壓縮。


你久久見到一次好友很開心,但你想整天日日夜夜和他一起生活或工作嗎?那裡面哪還有一絲浪漫的空間?


G她的朋友中也有人孩子大學了,就選擇離婚。姻親中也有那種同是台大畢業的高材生,生下了幾乎是完美的兒子,但孩子沒幾歲時夫妻就離婚了,令人錯愕。其實,我覺得,越是優秀和條件好的人越有自由意志和自由(再次)選擇的動機,反而更可能反彈和不予忍受。反之像是我的髮型師她對浪漫和生活品質的要求較少,不會思考太多,就反而能安於一個家族的生活。


所以,我覺得很多人的婚姻都有不同的問題和忍耐之處,最好不要假定別人沒離婚就是感情好,離婚了就是感情不好。很多事都有灰色地帶,就是不好不壞,或是沒有壞到要丟掉也不等於感情很好!更不要隨便勸別人離婚!我覺得基本上人生就是在任何狀態都有不同的考驗,就算感情不是特別好,也不需要去翻盤或整盤丟掉,除非確信那樣是對所有人最好的做法!


對我而言,就是不買帳集體意識對於婚姻的定義,不衝撞那個體制,然後盡量在那個體制裡找到灰色地帶,和我自己能接受的位置。


其實,我單身時或是剛結婚未生子時,並不是讓人一定能找到行蹤的人。我的電話只是參考性質的!我很重視我自己的空間和自由,即使親密到男友平均三通電話只能找到我一通,我就是不能讓你要找就馬上找得到人(除非是樂意和心甘情願的),那我還有個人自由和空間嗎?因為你不能侷限我的個人自由和空間。如果吵架時,一定是我跑出去、失聯或離家出走,反之對方在家等。工作外如果我不想接電話我就不會接。我覺得電話不是用來強迫人非接不可的,要感到想接才接!是直到我生了善之後,我才開始比較認真的接電話,由其是他在校時。我想表達的是,我會保留我最大可能的空間,不會被集體意識所侷限。


能量療癒師說過,我小時候的成長背景看生命藍圖是偏沒有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和聲音的,即使是現在我仍不太敢跟我媽說真話。所以,我不會再把我一點一滴,一絲一毫的個人自由和空間再給我的婚姻。我已經被在較受限的軍官教師家庭限制過十八年,不會再把我的個人自由和空間再給另一個家庭。我只會把我的自由和空間分給善善一個人!我覺得婚姻之道,就是接納那個不好不壞的灰色狀態,能待住和維繫的人必然多少在忍耐和縮小自我來適應這個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