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Life Journal:我天上的最愛的爸爸(2)



其實我爸在生前似有有預知到他的生命已不久,有天對我姑姑說了他對我們每個親人還有的遺憾,其中一個關於我的就是:他覺得栽培我唸那麼多書,結果自己在家照顧小孩很可惜。當時我的心裡也有很大的不平和遺憾,因為我爸對我的看法可能比全世界的人加起來還要重要!我曾經告訴我爸:我跟他的性別不同,我做什麼都會全力以赴,不是半吊子,剛出社會的幾年也曾經是工作狂和很重視事業成就的人,我從不會把我的工作當成工作,我們摩羯座的人都把事情當事業做。從小就不怕吃苦,反倒十分樂於吃有效益和有成就感的苦!往往例如一次考試完,剛休息放空完沒有半天,我心裡就會問: What's Next? (下一個有意思的挑戰和成就是什麼?)我告訴我爸:我也很想像你一樣有世俗的成功和地位,有很高的企圖心和自我要求。可是你生來是男人,不必懷孕生小孩,也不必花很多精力時間照顧家庭,但我是女人,一樣被你們期待要結婚、懷孕生子和照顧家庭。要不讓我專心工作,不需要結婚,不然我沒辦法又像你一樣有事業成功,又兼顧家庭。我做什麼要全力以赴,不要當半吊子,兩頭都無法專心,平凡無奇不是我要的路。

兩年前透過阿卡沙紀錄(Akashic Records)解讀師,在十一次元看到我爸的靈魂目前是偏淡藍和淡紫色的一個中性的靈魂,和觀音和其他女神一起修道,他們要我現在能把我爸永恆存在的靈魂看成既是爸爸又是媽媽的兩個角色,永遠會在靈性的層面支持我。他現在已經不在二元對立的物質世界的侷限和框框中,一旦返回靈的世界,就完全沒有世俗的侷限觀念和他前生的角色設定,也就不會有任何所謂的遺憾不遺憾!

我不能像我媽一樣,夾在家庭和工作間,雖然她工作非常盡力,不過因為從我們兩個孩子出生,我入小前,我爸一直都是派在外縣市的軍官,我媽是一個人從環孕就辛苦單獨照顧兩個小孩的,但這也讓她更為獨立和堅強,往往更像個爸爸,而少了媽媽的無條件的愛和溫柔,她兇起來往往更像個男人,音量表情都十分可怕,其實我自己當媽媽後都努力當和我媽不一樣的有無條件的愛的媽媽,因為我自己的媽媽反而像個爸爸,我成長時期比較像有兩個爸爸,媽媽的角色反而是缺席了!她也因此和我爸不同,有很穩定的工作但不像我爸有更大的世間公眾成就感,在國小任教幾十年直到退休,也兼任過學校主管職,諷刺的是她連退休前兼任的主管職都跟她說話很大聲和管學生很嚴格有關,就是兼任訓導工作。她退休前我最後一次跟她去學校時,有個學校的孩子,偷偷地來告訴我。姊姊,你不要跟別人說你是陳老師的女兒,不然小朋友會討厭妳!(代表她在學校管教學生很嚴格,我看過她大聲盯著學生掃地的樣子,跟在家管教我們、嚴格兇人時很像。

不過她帶學生真的很用心,對工作盡心盡力,我大學寒暑假時常跟她去她的班上,在旁邊的辦公桌陪他們上課,邊做我自己的事,和她的學生一起玩或聊天,因為本來我天生就是老師的料子,在善因出生兩天時意外缺氧重度多重障礙前,我曾經非常喜歡小孩子,是個天生的小小孩吸鐵!因為和小小孩相處更像跟動物真實地相處,而我其實更擅長或偏好用眼神和心與人真實無偽地相處,而不是像一般社會人很世故地相處或處理事務。我擅長或偏好非語言溝通,用眼神和心溝通。蹲低拉著小孩子的兩隻手,看著他們的眼睛,輕撫他們的頭髮,平等地像兩個個體那樣說話,把他們當個完整的靈魂,而不是我的誰。

我對善也給他很多空間的自由,只要不侵犯他人界限和妨礙他人,基本上沒有任何世俗一大堆對孩子的規定。反之,我也沒有要當那種為家庭吃苦,到頭來埋怨家的媽媽,我自始至終努力地爭取最大可能的空間愛我自己和做我自己,言行一致,真實無偽。我也只想要善以後覺得我是一個無條件愛自己和愛他的媽媽,無條件支持我自己和支持他的媽媽,一個只會鼓勵和正面看待人生的始終幫他打氣和大聲開心說話的啦啦隊,一個每天給他無數擁抱親吻的有熱度和親密感的媽媽,一個很有美感的媽媽,一個很有獨特性的媽媽,一個很酷的媽媽!

這是為什麼我努力把當照顧善的事當事業而不是勉勉強強那樣地做,除非家裡有真的太大的外圍干擾事件或我自己幾度陷入憂鬱或低潮期外(2019前半年我們家都在思考和處理住處的實際問題,除了申裝保全和加裝了很多攝影機等等反制我們的高風險問題鄰戶穿過我們家旁的兩戶空屋治安高敏感風險區,甚至到宜蘭和桃園基隆去看篇無障礙空間的房子如農舍和電梯公寓,認真在思考處理這問題,不過暫時近年善的確必須就近上學,暫時未有相較我們目前雖在窄巷內,但是獨門獨戶,周邊都是大公園和國小綠地,有自己小庭院和停車位的翻新平房)。
我自始至終努力地要做出成績來,從ㄧ開始三歲前拼了命地帶善去三間不同的醫院復健,不只一個人載他往返三間醫院,路途中還要陪他說話和播放兒歌,甚至邊開車整路輪流唱很多很多首兒歌給他聽。我當時背了一大堆的正向溫暖的兒歌歌詞,時常自己輪流唱給他聽。自己帶了一大袋的玩具讓他在車上玩。時常陪他說說笑笑,開玩笑給他聽。

我以前也花很多時間根治療師溝通,除了大量幫善拍照,和記錄他的變化,我還常跟治療師通電話和電子郵件,討論善的復健進展相關。只是他大腦先天受傷程度重,所以預後才會風聲大雨點小,大家都有遠高於他目前重障和生活非自理的期待,不過他的障礙表現因為太多樣,含最低張和身體手部徐動控制都有問題,所以生活才會長期非自理和需要餵食,意無法獨立站走,或是持續扶著欄杆自己站好,因為他的手臂太低張,身體又徐動,時時刻刻全身動來動去不穩定,連手臂也無法固定扶住欄杆或牆緣站著不動。後來又發現口語始終沒有真的發展出來,始終只有少數單字的口語,且除了媽和好外,一概都很少用,因為說話對善來說可能是件費力的事。

這也是我這學期為什麼再一次認真地辦讀陪他寫英國的無障礙設施和尊重人文精神的旅遊書,更投入和治療師跟心理師的溝通,每天再次認真地花時間寫滿滿的聯絡簿,往往這些都要花很多時間,甚至善課後會先睡,然後認真做功課到快十二點才睡。甚至寫書的事情其實會有很多環節和困難或挫折感,這是為什麼我往往先印出給某些學校老師,也是先曝光和有外在監督力量的意思,才會讓我們既有自律有有他律,不會在過程中因為感到辛苦而風聲大雨點小的中途放棄,或是虎頭蛇尾。而且這是我要回饋英國禮遇照顧我們和身心障礙者的感恩的使命感,我要讓英國無障礙設施和高度尊重禮遇身障者的人文高度被看見,這是我對英國的感恩和回報,更是為了更多人未來生活的好的精神上的品質!我不是要身障孩子被同情,我是要他們活在無條件的愛和被真正的尊重中。

雖然目前我也看不清楚這條路的走向和如何到達,只是就順著當下每一刻的質覺和最高興奮行動!但是在今年五月,我的十二條生命路徑(每個人都有12種可能的未來,依當下的自己的狀態而定),目前就已被轉到自己選擇最高善的一條。也就是在約善善18歲從學校畢業的時候,我和Andy到時候會逐漸創立出一個照顧類似孩子的以藝術和身心靈為主的成功的大庭園平面日照機構,是給一樣相對本來就較高振動頻率的家庭的孩子的安置空間。能量療癒師看到這日照機構一樓入口處的壁畫就是我自己的創作,我還是穿著多彩圖紋浪漫的長裙,孩子們因為很多藝術和能量療癒狀況都減輕很多,使得他們的家人的照顧也減壓很多,自己還能出國去進修上課,會受到國際媒體來採訪我們的成功經驗。也會有很多人陪伴照顧善善,這條路徑會讓善和Andy也有最多的笑容。比我原來計劃在照顧善外,回歸鄉野田園,自然生活和創作的原來的兩條路徑,會有相對比較好的未來的一條路。

八年級下學期預計要寫杜拜和澳洲的無障礙旅遊書。因為我發現我如要說理由和藉口如我很忙和壓力很大,我永遠可以找出太多再合理不過的理由,但是這樣我會毫無成就感,而我的靈魂特質的擅長之一,就是有遠見和靈視力,我做的任何一件事,至少都在看五年和十年以後,或是永恆的價值。我雖然走身心靈的路,但始終是一個凡事全力以赴,和永遠在自我創新突破狀態的人,我從不怕吃苦,反而樂於吃有效益的苦(只要不是要浪費我珍貴的時間和能量的無效益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