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0日 星期五

中年危機的共鳴


本月初和語言治療師會談時,也談到雙方能眼眶濕潤的真正有共鳴的內容。善善的語言治療師雖然孩子目前唸小學,其實和我們年紀相仿,只是比較晚生(因壓力大生不出來孩子,我是覺得談戀愛未婚時比較容易懷孕,為了傳宗接代而做人時,加上工作壓力,光是感覺就很有壓力)。

總之,雖然語言治療師的孩子不是身心障礙兒,但我們居然在很多家庭類話題上有共鳴的處境。好比談到以前善善的爸爸仍在大公司時,只要晚一點點回家,那時鐘走得之慢,根本已經沒體力,帶不下去了,五分鐘十分鐘也很漫長!她說他們家也完全是這樣的!

另外談到青少年的孩子拍照比較不像小小孩時可愛和愛笑,爸爸拍照也總是皺眉,越來越沒什麼好人像照可拍,語言治療師也完全能共鳴,因為她的孩子上了小學拍照也不愛笑了,完全就沒有以前好拍就是。

另外她又能共鳴的是,孩子逐漸沒那麼可愛,先生也不那麼可愛,感情當然沒戀愛時好或孩子剛出生充滿期待時好維持,我們是因為孩子的肢體障礙長期分開睡善善兩邊,沒想到語言治療師說她也都跟孩子睡一間房間,先生自己睡另一間房間。那結婚的意義在哪裡?另外又能共鳴的是上一輩老的老這點,以前孩子小更可愛,上一代當時也更有體力和健康能幫忙照顧,當孩子慢慢長大了,不但孩子當然不再如小時候可愛,另一半當然沒以前好看,老一輩也慢慢無體力和健康照顧小孩子,甚至反過來生病了還要再多出至少心理上的負擔,年老的人思考也更為僵化,整體就是會讓我們面對人生感到更無活力!

所以,雖然她的孩子是小學生,她卻對我深有所感的中年危機這四個字完全懂到底,完全無需多說!就是真心懂 懂 懂!~Carissa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