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0日 星期五

我的高我要的是在萬事萬物中自由自在 My higher self has always valued freedom amongst all the other values. ~Carissa Love



我的高我要的是在萬事萬物中維持著自由自在。
My higher self has always valued freedom amongst all the other values.
~Carissa Love


高我要我們做什麼?

隨著身心靈資訊越來越發達,我們逐漸感受到除了自己之外,還有一個更大的主體或稱為:高我、大我、母靈、靈魂等力量在帶領我們,我們感到辛苦時,往往被解釋成這些力量為了一個更好的未來安排,此時正在鍛鍊我們做好準備;或者辛苦時,卻更懊惱自己心靈力不足,費盡心力想聆聽高我解釋,卻什麼也聽不到。

「高我究竟要我們怎麼做?」

其實「高我」並沒有比我們聰明、當然也不會比我們笨,祂們知道的沒有我們多、當然也不會比我們少,高我就像一個高端「網路」系統。如果我們擁有一個智慧型手機就能隨時連線上網,但上網的「目的」卻來自我們自己,如果沒有目的,網路再好、手機收訊再佳都沒有用,沒有「意圖目的」只會讓我們對著高科技發呆。

因此很難說高我是否比我們厲害,因為真正行使意圖目的人是我們自己,高我究竟要我們做什麼,如果我們本身沒有任何意念,祂更沒有想法,因為對祂來說「沒有想法」也很好、不做什麼也很好,在三維世界中,我們是高我的主導、而不是祂的附屬,因為我們是高我在三維世界的化身。因此與其苦惱於怎麼跟高我連結,如何跟隨高我的主導,透過冥想靈修的努力將自己變得更有靈性,那就向只專注於追求手機性能優良,但卻沒有認真思考為何需要「上網連線」、以及連線之後要做什麼?或者沒有連線又會損失什麼?

不在高我,而是我們自己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究竟想要什麼?

當我們心靈迷惘時會努力去找答案,答案可能在身心靈書籍、網路遊戲、韓劇、體運頻道或童書中,重點不是看了或做了什麼,而是我們的意圖目的是什麼?如果我們想要更了解自己,即使每天寫十分鐘日記都能很有收穫,但如果只是想透過其他方法來證明自己,即使每天冥想、瑜伽、參加各種靈性團體,但最後只思考如何讓別人看到充滿靈性的自己,而不是更了解自己。

對我來說的意圖目的就是「自己」,我喜歡愛自己的感覺,即使感到焦慮、沮喪或挫折的種種心情煩悶時,我都不禁慶幸「還好有自己陪伴自己經歷這一切」,我既是在三維世界中的體驗者、又是觀察自己的旁觀者、更是擁抱自己的陪伴者。當我將注意力完全放在自己身上時,我可以逐漸感受到自己與他人、自己與萬物之間的連結,即使討厭一件事、一個人都是「連結」的形式之一。

高我要我們做什麼?高我要我們舒服「做自己」,包容自己一切情緒,即使討厭或責備自己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們是高我在三維世界的化身、高我是我們在多次元世界的呈現,每一次的意圖感受不一定相同,但「自己」都沒有變,包容自己的萬千情緒,就會看到生活的萬千選擇,原來真正的自己有萬千樣貌,真實喜悅就在萬千包容之中。 ~ Mar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