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

善善青春期後的不同,其實這一塊身障者的隱私在這方面仍很無解。

很多年前我就知道善因為生活非自理(所以剛發的五年身心障礙手冊標示為極重度),和身體的張力表現,我以母親的生物直覺觀察過他的身體因素,實際上不適合有伴侶,而且事實上一個人比較單純,心理上也比較不會受傷,更不會招攬更多複雜課題來解。
這也是一個我從很多年前就更重視維持青春(活力)無齡的原因,我想雖然善不適合有伴侶,至少我每天會時常抱他親他,輕撫他的頭,和他牽手,給他很多親密感來彌補。話說無論如何這本來就是我原來習慣表達愛跟感情的方式,就是跟動物一樣自然地透過肢體語言和撫觸,而不只是語言來表達感情、關心和愛。
他自從七年級後開始有青春期的明顯差異,時常非常好奇自己的身體變化,或是好奇我的身體跟他的身體的差異,而且因為是特殊孩子,表達和緩解的方式也很不一樣,其實我們也沒路標可遵循,我只和心理師談過善青春期後的不同,其實這一塊身障者的隱私在這方面仍很無解。
但從以前我就跟善說他很幸運有小水管,上廁所比較方便,可以直接上在塑膠袋裡,讓我們包起來丟掉,在自家車上也不必找廁所。我還會跟他說,媽媽每個月都要流血不舒服,你很幸運是男生不用流血,也不必懷孕。生理期時我都會直接告訴他,媽媽今天(現在)在流血,身體不舒服,請你乖一點。
這種特殊又實際上非口語表達的孩子有個很大的好處,就是像天主教隔著一扇小窗戶聽人告解存放秘密心事的神父,他絕對不會把你的秘密告訴別人,所以還真的很適合當專門聽人告解的神父!~Carissa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