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跟著共時性的跡象和興奮的麵包屑走,沒有任何重要的事會被錯過。 We‘d never miss what‘s meant for us and what‘s really important to us.

                  



我要我們的人生寧短而精美

                 


高特殊兒的存在就是讓人既永遠心疼寶貝,更心疼自己永無止盡的受身體心理的諸苦,因為高特殊需求的孩子真的會吸走吸乾吸空我們的一切一切一切,又再以別的奇異吊詭的方式填補,是一種愛怨交織的很複雜難解的愛法,所以我要我們的人生寧短而精美,也不要冗長無盡頭。

真正屬於我的那種美好和沉靜慢活

 

人生始終是個巨大的解謎療心之旅,最愛的人就是最傷腦費神磨心的人

                    






每個人的工作和休息時間與模式都不同

2020年8月10日 星期一

台灣的城市美學和等以後以後以後思維

                            


專心綻放自己所是的那種花就夠了🌺

以下是三四年前讀到的文章,至今仍超共鳴有感,但我在台灣的家是美的,因為是我一手一手用內在長期浸潤濡沐的美感編織砌築的。但台灣也有很多風格美的房子,卻多半都是有目的的為了當民宿餐廳給別人住和給別人用才裝潢的!很多台灣人深層怕別人知道他們有錢會去掠奪他們家,但其實那有沒有錢的定義其實是看誰比或此一時彼一時,到底什麼定義叫有錢呢?

我自己最共鳴的是這一句:「從小到大我們的教育就是將我們抽離現在:國小的時候老師說你要認真,不然國中課業變很難會跟不上;國中老師說你要好好寫模擬考,不然進不了好高中;高中時老師說你要好好擠進校排,才能進入好大學…好像每一個現在都只是為了未來而鋪路,本身沒有任何獨立存在的價值。

這樣的價值觀,讓人們日復一日地忍受居住在醜陋的房子裡,為了某些未來的夢想,譬如存錢買房子,或是出國玩,寧願犧牲或漠視眼前的荒蕪。」

以下摘錄文章: 「台灣在城市美學上輸日本太多。」其實不只輸日本,台灣的市容比許多GDP遠低於台灣的地方都更醜,醜到讓人不可置信的地步,究竟是怎樣的心態,才能構建出並生活在如此不堪的建築物中?

我說的是「人民生活的地方」,而不是閃亮亮的信義區。走在台灣房價爆炸的大安路,表面上飯店管理式豪宅林立,然而到了巷弄內,所有的違章、頂加、鐵皮、鐵窗,老舊而腐蝕的牆壁、凌亂而暴露的電線,這些真面目又通通回來了。

而這些醜陋,跟金錢無關。你猜哪一個View背後的主人比較有錢?台北市街邊做回收的婆婆家,她總共有五間臺北、新北的房子,給兒子、女兒、孫子都準備好了,總資產約6600萬台幣。

瑞士親戚的家,帶花園的湖景別墅是用租的,主人有車跟船,總資產大約五百萬台幣。

坐擁12倍多的資產,卻像住在貧民窟,你可以告訴我那只是她的選擇,沒有好不好,但是跟她聊天過後會發現,居住在這種醜陋環境的核心原因,是「不重視生活品質」、「沒有活在當下」與「從小0美感教育」。這樣的例子有很多。也許有人會說,回收婆婆的孩子會比較輕鬆,但是三代都住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你就瞬間懂了。

不見得要跟瑞士比,許多GDP爆低的東歐國家,居住環境也比台灣更賞心悅目。也不要說瑞士人口少,新加坡、東京人口密度都比台灣高出許多,但人家有心就能維護生活環境。

結婚後,我便與先生在外租屋。剛搬進去時,房子裡有些舊傢俱,先生認為不好看,也不好用,就全部不要,開始每天親手打造理想小屋。自己刷油漆,鋪木板地,甚至自己做了手工大型系統傢俱,家裡煥然一新,也被朋友譽為「史上最豪華頂加」。

外婆知道後,用那種過來人懂比較多的態度說:「你們真傻,別人的房子,你給他弄那麼票亮幹嘛?」對,過著勤儉持家的生活,好好存錢,20年後再買大房子,這才是「正確」的人生觀。

我看著眼前這位不快樂的老人,一生都沒有真正快樂、享受過,總是昨天在憂慮今天,今天在煩惱明天,沒有一時片刻是活在當下的。

那些全手工木製傢俱幫別人的資產加分,但是享受的人是我。我的六年青春,在快樂、舒服、甜蜜而且賞心悅目的家中度過。她不懂的是,省下這些裝潢的錢,你並不會變成上流社會,只會有像住在貧民窟的六年,而很多人這樣一將就,就是一輩子。我不怪她,只覺得悲從中來。

從小到大我們的教育就是將我們抽離現在:國小的時候老師說你要認真,不然國中課業變很難會跟不上;國中老師說你要好好寫模擬考,不然進不了好高中;高中時老師說你要好好擠進校排,才能進入好大學…好像每一個現在都只是為了未來而鋪路,本身沒有任何獨立存在的價值。

這樣的價值觀,讓人們日復一日地忍受居住在醜陋的房子裡,為了某些未來的夢想,譬如存錢買房子,或是出國玩,寧願犧牲或漠視眼前的荒蕪。也許隨著蔣公而來的軍民,曾經草率的蓋屋,沒有設計,只為遮風避雨,反攻大陸。這可樣的歷史脈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台灣沒有其他人了嗎?而且那已經過了70å¹´,為何人們還沒有覺醒?

大學時某年暑假,曾有位同學帶著大家到她的新家做客。在那美輪美奐、全新落成的豪宅裡,同學玩得不亦樂乎,輪流洗澡的時候,正在排隊的我,正好跟他的爸媽聊起天來:

我:「叔叔、阿姨,打擾了,我們這麼多人來,很吵吧!」
叔:「不…你們來,我們最高興了。」
他的神色突然黯淡了下來。

「買這個房子,第一次有這麼多人來。我跟M她媽,省吃儉用了20å¹´,之前都睡木板地,就是為了存錢買個自己的家。等我們存到錢的時候,小孩都去臺北上大學了,家裡每天空空的…」

為了一時的方便,隨便把電線暴露在外,雖然醜,但是能用就好了,就這樣過了幾十年。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全民一起接受不合理的超高房價,導致許多真正生活在這座城市裡的人,住在擁擠醜陋的違章建築裡,而一大堆漂亮的新大樓只能給鬼住。

房子不只是投資品,而是代表一座城市的生活品味。沒有活在當下、與不良的房價政策,導致與GDP完全不符合的「居住不正義」。台灣不窮,只是醜。

與其為了將來省吃儉用,我更贊成有一扇門的錢,就把門換好一點,有一盞燈的錢,就把燈換美一點。生活不是在退休以後,而是在每一個當下。別以為沒有存錢的結果,老年會很慘,殊不知,每天看到漂亮的風景,心情好,工作效率高,賺的錢更多,更不用說還有一堆外國人會願意付錢來享受一下這樣的居住氛圍。 不要跟我說人家可以這樣花錢,是政府福利政策比較好的關係,第一,別人的福利制度是別人自己建的。台灣的制度是印度人建的嗎?不是。是印尼人建的嗎?也不是,是台灣人自己建的。第二,台灣健保多收個2%,大家都會想辦法多寫幾張勞務收據來避開了,怎麼會期待每個月乖乖繳兩萬,然後年老有政府照顧的情發生呢? 不是沒有錢,也不是福利制度的問題,醜就是醜,沒有藉口,自己的市容自己救吧。方便、救急、應變能力強,這些也許是開發中國家所該推崇的特質,台灣若用已開發國家的身份自居,就不該滿足于這樣的最低生存標準。

當然你要跟非洲、印度比,那台灣真的是超先進好棒棒,但我們就是因為愛台灣,才希望台灣更好、更進步的,不是嗎?

作者 羅晴

2020年8月3日 星期一

可以完全忘記時間感和旁若無人的事



拾花弄草和美感、藝術創作類愛好外,我從小永遠愛做的事就是寫字和閱讀這種可以完全忘記時間感和旁若無人的事,騎腳踏車和跳舞也是讓我感到輕盈飄然而全然無歲月感的一種樂趣!


生命中的每一天和每一個階段我都曾以當下的最大可能版本活過,一如今日

從心而活,活在花中,畫中,真實中 💛家中新增了三盆彩葉芋💛


從心而活、活在花中、畫中、真實中:

大約在去年這個時候去完倫敦後,我心裡越來越清楚,我要開始全然地和分分秒秒地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和自己的真實本色過生活,而不是再把現實生活和真心想望區隔成兩部份。

我愛畫和畫畫,所以我也要把畫穿在身上。我愛天然水晶礦石,所以我的身上要充滿著水晶礦石。我愛花草,所以我的生活空間和生活用品隨時都要充滿花花草草,而不是節慶時才有花花草草。我開始更多地活出真實和說出真實,做出真實,腦和口和心和行為同步一體,不說一套做一套,變成一個內外在都透明、不拉扯、不偽裝、不違和、不內在爭戰的自己。做什麼都不再留有一個未竟、未了、隱藏版的遺憾。

當我時時刻刻活出最真實的版本的自己,生命的長短(走上身心靈的路的人許多更入世,許多如我不好入世者則會更想回「家」、歸零、還原,做什麼、去哪裡,成為不成為什麼,都不再是問題,因為我已全然地活過和活出彰顯真實,在每個當下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