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4日 星期日

光體1111深度筆記:療癒因果起因體

 


續談到近日來在冥想工作的主要都是在Ranthia之上的上層心智體能量中心Traeo, Pieah, 和Renawre的部分,和修補完整平順我的心智光網,時而我會想像在梳理那輕如蠶絲片羽的晶瑩白金色光網,把它們各別的密度空間都調整回適當勻稱的空間,並邀請大我,指導靈和更高的存有們協助我去修補任何發覺到的不平整不勻稱,和感覺不舒坦的坑坑坎坎。

那過程好比像是在做能量梳頭,髮型師在做編髮時去調整那個辮子的大小縫隙,或是能量療癒師在非肉體視覺的層面在撥弄調整我們頭上包覆的整個蛋型的光網。另外我深刻感覺到的是這個心智光網的組成裡面的坑坑坎坎和糾結。那些生活中反反覆覆出現的似曾相識,時常卡關困住的狀況和問題,就好像是光的課程談到的靈魂起因體中的累世因果業力的局限就是一樣的!在修習bars系統時曾到談過jail(評判,議程,臆造和謊言)的概念,我們其實並沒有我們以為的自由,而其實更時常被制約在一個自動化運作反應的靈體在代我們非覺知地過生活。唯有拿回我們的覺知,和一層層解除罩在我們身上的幻象,那個初始之因,那個靈魂起因體中造成的不平衡感,我們才有真正自由的可能!

先談到這一陣子我在和Lucia談到所謂把光體紀錄,完整地收納在一個自己的內地也可讀的公眾號中,而不只是放在我台灣的網頁和臉書上的可能性,因此我提起了自己個人的制約,那就是我不太想變得公眾化,或是感到被數字如瀏覽次數按讚評分或回應留言那些心理類壓力,那也是為什麼我經常在使用的臉書和個人網站都一律不開放留言按讚等數字評分比較可能對於我高敏人的腦內清幽的干擾。但這個制約,讓我回到靈魂起因體的層面去看這件事的起因,從小我一直是個很怕被比較或是被說跟誰很像的人!回想起一個很特殊的例子,在多年前被動參與(也就是報名者不是我)全球華人部落格大獎生命記錄類的比賽,當時善善約三歲,我都是在用圖文紀錄他的復健生活和寫勵志類文章,甚至一天能花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倘佯在那個自然的書寫流中,流連忘返,不知時空歲月的滿足!(註:因天生熱愛閱讀書寫,整個學生時期是一路參與作文比賽和常投稿的常勝軍,高三時甚至曾獲全台東縣第一一名的榮譽)

那個比賽當時吸引了一些較為志趣相投,而本來不認識的人來關注我們的生活。也起了一個大副作用,賽馬型性格,也就是一旦涉入比賽性質就會變得得失競爭心和衝勁過重的我,那陣子因為是不知不覺地就被推上評選台上,反而變得過於重視比賽結果(等於我的價值感),特別是現代都會有人氣評選數字高低這部分,本來就冷社交和過著偏隱士生活的我,被那所謂的數字評比而長期失去了原來的腦內平靜。後來在當時很競爭的情形型進入了決選前三名,而被邀請到了頒獎典禮,這下問題更來了,當天最後第一名給了別人時,我當天回家後的反應是心情沮喪,埋頭痛哭了好久的時間,也說清我下次不要再參與這種比賽了,想想在全球性質的比賽中的前三名是何等的難得和殊榮,而賽馬型拚勁性格我從頭到尾感受到的卻只是競爭和得失感!

讓我聯想,當智識原始條件聰穎的善善在特殊學校時,因為沒有口語無法做自我陳述和家人較為冷社交,沒參與大型學校活動或特別是家長會等關係,因此整整三年中學期間,在特殊學校未參與得到過優良生的競賽和我最在乎的榮譽感,但我們在學期間,憑自力持衡不倦地完成了兩本永恆的國際可讀的圖文電子書,我也曾因此到東北角海岸繞海時,在車內放聲痛哭了整整半小時之久,因為榮譽感是我生命的價值核心! 那也是因為我整個學生時期,參與了各式才藝競賽,因有多才多藝的天賦和努力,拿過各式各個領域面向的甚至到全縣優良學生的高額獎學金比賽榮譽或是刊物刊登。

往回推到國三模擬考時,在全校15個班6,7百個學生之多的情形下,在全縣的明星國中,考了全校的前15名高分,後來也有一次不小心考到60名時(也等於在全校15個班,全班近50名學生的前4名)時,我被我媽嚴正斥責退步了。再回想高中時,我是在考入台東女中的六個班中的兩個好班,於是在都是全縣各國中優良學生薈萃的高競爭環境,當時在近50人的班上是20幾名,重點就是我爸覺得國中時我在好班不是都在前5名,為什麼現在在高中的好班是20幾名,當老師的我媽也知道那是因為是變成全縣頂尖學生彙集的好班了啊!當時我媽拿我跟班上第一名,也是全台東女中第一名畢業,也是我當時的好友和後來結婚時的伴娘比較,我記得我哭著跟我媽說,那是因為她本來一直就更擅長考試啊,我會更努力讓你們感到以我為榮的!更回到我更前世所帶著的濃厚的宮妃磁場(由多次阿卡莎紀錄和能量療癒師療癒時看到的不只一世被選為宮妃,而放下了自己的抱負,不得不活在競爭環伺中,最後長伴青燈修行以終),我依稀仍感覺那種嬪妃間的競爭比較是完全攸關生存地位的,所以我是多麼害怕被比較或取代,而危害到我的生存價值和地位!

回到核心談,我發覺了我的競爭心很大來源不是自己,而是我內在高標嚴格和重視榮譽感的內在父母和從小到大,含到了婚後,周圍充滿環繞了學業最優異人士的環境。所以失去了榮譽感,我就失去了價值感。我爸也曾說過,他生前對我最大的遺憾是,栽培我到出國念了碩士,到最後卻只能在家裡照顧孩子很可惜!他生前未知的是,這是一個從小一直帶著往醫院跑復健,後來多麼重度多重障礙的孩子,多數時候日夜無休的重要的一般人也不想承擔的高密集工作!所以,真正重視榮譽的是我的父母和我的環境周邊都是這類擅長學業或各式比賽的人,真的非要那個獎狀獎牌的是我內在那個被高標期待和被比較苛責的內在小孩。始終因為永無止盡考試或比賽結果在得失中糾結,在放聲痛哭的都是那個內在小孩,和習慣了要競爭和一直要出人拔萃的環境,讓我後來因為知道過度在意得失,反而不願意再比賽了!我的內在仍住著很以前高標嚴苛的父母,和那個因為想給父母榮譽感和不讓他們失望,或是感覺必須幫家族為善善爭取到榮譽感,才不會失去個人價值的脆弱單薄的自尊心和自我價值感,我其實完全不想要比較或被比較評價,來任由他人決定我們的存在價值!這是個多麼長串連動的靈魂起因上需要長期深入緩解和以光照見的深層療癒歷程,而我要對自己寬容而耐心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