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光體筆記

 


光體1111筆記:

與其說這單純是我開啟光體的每日筆記,更不如說它是我的修行和共時性筆記,因為我確實同時地在做兩個與光相關的修行,而它們一起重疊而行也是另一種共時性。這兩天,一則因為生理期中在休養中,一則因為我真心的是不愛過年群聚狂歡,或慶祝過年的一類的人,這段時間讓我感到內在很有張力和一種市集趕集感,反而不如耶誕節看看耶誕樹和彩燈那麼單純!
但這是耶誕節對於我們而言單純,國外許多影集和電影就直接的鋪陳談到耶誕節假期就等於西方人的過年,所帶來的一部份人想回家的人無法回家感,不想回家又有心理負擔的人的掙扎矛盾,如同我們有塞車或買不到車票機票等等交通或是不得不聚會的痛苦感!
我必須誠實的這麼說。對於很多努力在某種永恆的生存困境中的人,不會刻意的說出快樂這兩個字,反倒是生日快樂、耶誕節快樂和情人節快樂(不是指限定對特定一個人說,而是指就把它當個浪漫的節日,跳脫那種兩性限定的愛,較大愛地祝別人都快樂這樣!)因為依照我個人的經驗,往往需要限定而非大愛和純粹的愛的事物都伴隨著某種煩惱源和副作用,比如忌妒佔有、相思之苦(反之真正能在一起的人,日久就會改為各自低頭在滑手機看別人),和期待對方做什麼帶來的痛苦!
因此這幾天有時候我反而感到不易做完一個冥想就想跳走,有時候則是反之會多做幾個引導式冥想或聽一章靈性成長的唸讀來幫助自己!感覺到有時候多夢多感上的適,我覺得則就是正在清理我的靈魂起因體中。我感覺在靈魂起因體上,我本來的特質就是不愛群聚和慶祝的人。我甚至時常看到人們在狂歡慶祝或是成功時,遠不及失意沉潛時的淡泊與優雅!而且我的特質是一個擅長同理幫助他人的人,當別人就是在慶祝時,還有什麼好同理跟幫忙的呢?我真的天生寧可去幫助一個失意人,去教導一個人,去支持一個人,而不是去高調地慶祝。我知道這和多數人的習慣並不相同,但我覺得在這些時刻,人才是流露真情和謙卑沉潛的!
我天生多數百分之八九十的時間只會像觀音那樣淡淡地一抹閉唇地微笑,看什麼都寧願是半睜眼地看!我看例如較有氣質的人如美學大師蔣勳老師的表情和說話也維持永恆是淡然沉靜地不在兩頭。因為本來就是你在慶祝時,必然有人在受苦,或覺得那種所謂的樂(如過年)是苦的!那有人感覺受苦的時候,同一時間一定又有人正在樂中,我的感覺就是這樣的淡然!就是人間本是既苦又樂,既樂又苦,像是千層蛋糕是銜接含融在一起的!所以看淡它們吧,平常心吧,那也就不會像雲霄飛車那樣時起時落!
我天生是一個對人間事和關係較為淡然的人,雖然偶而因緣和真心共鳴的人來到眼前時,我也會很熱情真心以對!其他多數時候,我的人生基調和關係維持是淡然看透的,不太追求縈繞外物(務)的,同時,除了彌勒佛外,我們也很少看到哪個菩薩像、神像、天使像,或西方人像雕塑是非常地張揚地大笑或在慶祝狂歡中(有很少數呈現慶典的雕像),祂們絕大多數都是寧靜安詳,淡看世間的!
而我也是這樣的,好事壞事或節慶,我都看穿其中的二元性。有人正在開心,有人同時正在不開心,而很多人在煩惱人事,你家我家和金錢分配或塞車等等。這就是我看到的世界和整體的畫面,如慈悲的菩薩真正會看到的人間眾生百味同陳著!所以菩薩該笑還是不該笑呢?祂們會維持中立,半睜眼淡看二元悲喜同陳並存的人間!當你在歡慶,世上同時有人感受到苦。當你在受苦,世上又同時有人在歡慶中!換言之過年或是對於西方的耶誕節,是喜樂還是受苦呢?我維持中立。因為我知道過年或家庭(族)就只是一個中性的字眼,由人濾鏡和各自故事自由心證!有人喜時有人悲。每時每刻每天,我們都能重新再生,也可能死亡!每時每刻每天,我們都能展開全新的一天一時一刻,永遠都是零,對過日子,我並無分別心!
菩薩半睜眼,也就是在維持中立,知道人人各有角度與故事,悲喜一線之間並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