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1日 星期日

光體筆記

 

光體1111筆記:理出自己的真理

今天專心地談談我現階段的靈魂起因體和阿卡莎紀錄層面關於自由議題的清理。週五上課時,有提到在練光體的過程理出自己的真理。理出自己的真理是因為,我們本來就各自有不同的靈魂起因體和由不同的因果條件組成。當我們同時在練光體或是清理我們的靈魂起因體時,我們在清理消融的,其實是不同的因果組成,那麼我們的過程和結果自然不會是相同的,所以各自的體悟當然不會相同。

今天更多感受到心輪中的煩躁和略微的失衡焦慮感,就是往往當思緒一拉到未來,就會對未來感受到不確定或恐懼升起!同時,我長期一直在感受的就是:一種自由跟不自由兩頭的拉扯感,我容易對任何讓我感到失去自由的人事物產生抗拒排斥掙脫感,諸如接電話。除非有約好或要事的狀態,我其實偏好有時間和心理緩衝,想時再回,思考後再回的訊息往來。特別是姻親類別的電話訊息,多年後一律各管一家,我們家的電話平時是拔除的,除非需要打長時間的室內電話撥出外不用。

再者我們家在照顧的是很高特殊的孩子,確實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空接電話或回應,後來我都請別人盡量傳訊息聯絡,機動性的手機電聯真的完全不適合我們的生活型態!

我也時常會和結婚年份不同的前輩晚輩(單以結婚年份論)談談這個我真的適應不良的marriage jail,我常在想,我們人生於世,到底是自由還是不自由的成分多呢?說我們有自由意志嗎?多年我們都受到親人家人長輩的期待相互約束控制,受到信仰教條校規法律的約束控制,再來是職場規則的約束控制,集體意識的約束控制,孩子的無止盡需求的約束控制,金錢分配管理的約束控制,居住環境的約束控制,他人眼光的約束控制,自我要求的約束控制,和自己累世今生因果的約束控制,當地文化信仰的約束控制,身體健康狀態的約束控制狀態。我們人的終其一生,到底真的擠得出多少滴自由的晶露源泉呢?

就某些方面而言,我似乎比許多上班族還多一點自己的時間。在其他方面,當別人在放年假和...節時,我日日夜夜天天一樣要照顧最不易照顧的孩子,直到他真正睡著我們也才能真正睡著,而那往往是半夜,所以說我長期是有睡眠困擾的,只要有機會能多睡,一定把握機會多睡和全腦袋放空!感覺自不自由或需要多少個人自由應是自由心證和各憑感受的,而自由的需求和定義是因人而異的,我就是天性上需要超級特大號個人空間自由的人!至於如何在先天後天的種種制約條件下幫自己爭取最大的可能自由空間,在光體修練這件事上,或許不斷地在自己的心智體上下工夫去打破限制性信念,和消融根深柢固的因果,和建立新版本的信念跟新版本的自我,或許才是眼前當下的療癒之道和解方!

我愛你,這日日時時認真進化的自己!

明日待續...無限的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