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7日 星期三

光體筆記:


光體筆記:

在心智體運作中,日益感受到帶給我更多創意和表達的慾望,也渴望能夠透過Traeo能重新活化我的喉輪。本然來說,我應是一個擅長言詞和書寫之流高度流暢的人,只是這些年來,我有時會變得不愛表達或特別是說話!

因逢外宿旅遊日,邊聽高頻唱頌音樂阿乙莎-穿越風暴之眼改寫了較短篇。續談,我聽過一個很中立的說法,就是說當我與他人的立場有對立面時,自然有糾結。任何修為的人都仍會與他人有對立面和立場利害相互衝突,這時候,演出的角色就是彼此的反派,並非人好不好如此單純!我們在世間,各式各樣的情況都可能存在有對立面!

好比學校跟家長,家長跟老師有時是合作關係,有時也存在著利害關係和對立面!這時候就超脫地看清,透過互為反派的角色,不是在平衡就是在考驗和學習,就好像是你拿到一本劇本,你的角色跟對方的角色是利害衝突的,於是就知道這是劇本設定,同時身在戲中,也同時跳到雲端去看!

好比以我們家來說,我的角色設定某種層面上與婆家本然是有對立面的劇本,之中涉及利害相關與利害衝突,而婆家有權力掌控和分配者,也就是善善的爺爺,然後他是個內在性格較為強勢的能言善道的在權力上位者,善善的爸爸家的兄弟則全是較不擅言辭的順服者為主,包含了善善的奶奶,而善善亦無口語,無法說話表達。長此以往,我的劇本就反之得當監督者和黑臉,即便不會去正面相對,也會隱性抗議,更何況在我的性格中,從小生在高權威家庭受過的苦,再看到善善的爺爺和以前善善的曾祖母時,就是再看到了一群權位者掌控給我的壓迫感,日久自然不欣賞善善的爺爺或曾祖母在劇本中對我扮演的角色,或是永遠只有長輩真正有說話決定的份!

再提到善善的爸爸本來就是拙於言辭的順服者,而他也必須是如此,因為我們這個劇本中有直接利害相關,善善的爸爸拙於言辭又從小是順服者,善善本身無口語,但他的身體障礙才是我們不得不然所致的真正權力來源,以此劇本,作為善善的媽媽,我就必須是監督者與他們家的反派,不然就無以平衡!如果有兩個順服者加上一個沒有口語的孩子,和權力掌控分配者是不平衡的!

因此,一個就是要扮白臉,一個要扮黑臉,權力才得以平衡!這個劇本就是如此,我雖身在戲中和人間,卻同時也能從雲端看到這個劇本,和這些不同角色間的對立面和平衡點!如同我爸生前看我們看電視看到入戲而欲喜欲悲欲怒時說過的:演戲啊!演戲!就只是拿到這種劇本,某些人就是要演對方的反派和砂紙!那麼事實上到底是誰對誰錯,還原就是角色的對立面!如同翁繼業老師說過的,一切都是剛剛好(的角色和劇本)!請跳上雲端去看所有這些人事物的角色、失衡平衡處和角色扮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