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2日 星期五

🌸3/12光體和靈性成長筆記:主要情緒基調🌸

 

🌸3/12光體和靈性成長筆記:主要情緒基調🌸
🌸梳理共時性事件和主要情緒基調:
我的主要情緒基調一般維持著如觀音半闔半睜眼般的眼神和心態去超然地看待一切人事物,較少大喜大悲大怒,多半是維持著淡淡的悲和溫暖(因為天生多感,更容易同理照顧關心在相對弱勢的人,而非共振成功者的喜樂,因為前者更需要我,此外也容易感受到大環境自身的苦境)和持續性的恬淡安然喜樂,時而會回到較多話而活潑主動和擅開玩笑跟聊天的次主要狀態。如果剛好激發到我內在最深的點或傷痛時,很少數時候,我也會突然大喜大樂或大悲或大怒。此外,我還容易因為過度求全委屈,而感受到受害者情緒的委屈感,或是完美主義者需要控制細節,而所有細節他人卻不受控或失序忙亂時的牢騷埋怨等內在反彈。但是,整體而言,我的情緒和思緒是真的很像菩薩般地超然淡看世間一切萬象,好我也知道不是絕對的好不必高興地太早,不好我也已知不是絕對的不好而不會太長時入戲。節慶我也不太慶祝涉入,有人離世我還覺得幸運而絲毫無悲。可能是因為我天生濃烈多樣的情緒,曾經因為受到孩子缺氧急救,狀似離世時的過度驚嚇和震盪,而回復到看穿看破一切世局變化的幻象的超然於世的出離感!
雖然我感覺回看夠久之前的事時,會升起淡淡的無條件的臣服與感恩。覺得就是這些事交織後譜成了我們人生的曲調。但是,在當下事件發生時,並不會如此容易輕鬆,情緒依然是會起大波瀾和波滔洶湧湧動的。
好比,昨天當我梳理了昨天關於今生創造金錢的議題,但今天也得梳理關於這創造金錢的議題的反面。這是我覺得當人們在談生命的恩典處時,時常都會避而不談的。好比,在靈性成長這本書中,常談到一些實作後的案例,但我也同時發現這些案例之所以會被短短淺淺地帶過作為援引,會是因為它們本身就是被採用為正面有效的例子,但是為了篇幅和目的,其中可能會缺少了一些很必要的但書。好比朋友的孩子雖申請到了好學校,但是多數時候卻不能去上實體學校而必須上網課,後面這句就是那個但書But的實情。多數時候,當我們要援引例子作為正向報導時,我們傾向會略過那個但書和But(但是如何如何...)。
好比我的生命藍圖雖是以承繼和自然被各種管道支持供應金錢來支持我的人生體驗和道途為主要,但是別忘了不管我們的金錢來源管道來自於何,好比是主管或是公司和客戶,我們也都得仰人鼻息和受制於人,更何況我們身處在兩極性的二元社會,有正面必有反面,一切不會是那麼絕對單純的好或是壞。好比繼承來說,那多少是要牽涉到繳大筆稅,然後如一塊大餅切成了幾份後,還有大筆稅金,此外長輩為了安全感,就是會捏住放一點放一點,即使過名時也都是過血緣親屬的名字,土地不會折舊,房屋和車會持續在折舊狀態。其他繼承的晚輩是沒有長照的議題,我們家持續這一生是有長照的課題的,因此看似拿到比較大塊的切過後的大餅。但事情也不如此單純輕鬆,善善的爺爺是個精算的長型臉的生意人,底子裡也從不會虧自己的本。什麼一定是捏住拿一點拿一點。往往善善在家時,在鬧哄哄又吵鬧的狀態下,根本絲毫無法思考和處理任何事情,連五分鐘十分鐘,腦袋和思緒都未必能清淨。我根本不知道未來我們要如何處理更複雜的大事如必定會再搬家,和需要處理房產和房產翻新等等相關的複雜未來!也好比說Andy家雖然是會代代相傳的,但是善善的爺爺出於貧困背景靠自立而成,因此匱乏感也始終很重,他們全家傾向永遠有同樣的磁場,會去大賣場大批採買後冷凍,然後長年時常看到拿給我們家的麵包早就過期了之類,或是拿來那些不知道是誰送的土芒果,每顆切開來都是酸的和壞掉了,因此那些東西我多半是不吃不碰的,除非很少數有完整包裝和新鮮跟合我胃口的除外!不然先生家拿回來的東西,多數都是他們父子在吃。所以,我也是一個天生較貴氣的靈魂,來考這長照和仰人鼻息的議題。好在在兩性關係議題上,我多半都是居上風和有較高主控權的(相對而言非絕對),才得以再平衡一些,否則會完全是無法平衡長輩那頭的。就連歸我名下,實際上財源來自我的休旅車,也是為了善善要放推車才買來汰換之前的房車的,換成大車後,因居窄巷內出入不易,我再也沒有自己開車出門的自由和愜意感。同時,休旅車亦不流線,實用外無所謂美感,況且為了不高額保養,我們為了現實需要而買的休旅車,也刻意挑進口廠牌的國產型號,因此雖然休旅車需要花費百萬,看起來也就是很基本無美感的車款,看起來甚至不如我本來那台少花費幾十萬,卻流線美型地多的中型房車,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善善所做的妥協和調整,換言之叫做犧牲與委屈!
因此,今天生理期正中的我,再次為了先生一家的事而被攪起很大的情緒波瀾,包含了善善的爺爺又再度到我們家旁邊來拔空屋區的草而侵犯了我們家的界線,總是以他自己的認為的好來侵犯干涉我們家的空間。因為他並不是住在這裡的當事人和受害者本人,他不知道那些草是用來保護我們家的周邊的空屋、 閒雜人借住借過的鄰戶和工地工人及停放機車妨礙觀瞻及交通的用途的。另外是先生總是以他自己感覺的好來幫我買個人電腦,買了電腦居然沒買了滑鼠,再要我還得跑一趟再去找色系相同的滑鼠。然後為了想要淘汰舊的平板電腦,把我已用幾年的Ipad給善善用。所以幫我買的新電腦是平板電腦兩用的小螢幕,看起來根本字很小,整個系統又是不同的,還居然以為他一直在為我好,其實都是一直在設想一堆家裡附帶的需求而非我真正的需求。只得再買一台外接大螢幕,這時又再為了買外接螢幕而吵架,他說買轉接頭跟沒喇叭的螢幕要四千元,我說你這樣前前後後林林總總加起來,不是跟買一般電腦差不多。為什麼根本配備買的不齊,買完總是還缺了什麼,他接著說不然去買最便宜的螢幕好了,我再說憑什麼我就要用比善善差的螢幕。我這愛書寫和整理照片的人,連家用的電腦幾乎全時都讓給他用了,休旅車也是用我的錢為他買的而我無法開,整個人生幾乎全部的自由和時間都捐給善善和家裡了,除了因為深居在不好出入的巷弄內,除無法自己開出去休旅車和少數財物掛在我名下外,其他大項目都是掛他們的名。瞬間一股腦的受害感全部湧上來!
以上是照見看到我的人生課題和金錢模式。雖然未來本來我感覺就是金錢式微,以交換和合作取代多數金錢流通的生態靈性合作型社會,但是在這二元二極性,好壞正負相依的社會裡,人只要牽涉到合作、交換和流通,總又帶入很多人性和掌控等不純粹的地球人類屬性而致使人反感!我自己人生中的金錢模式就是:當用需用時,金錢會流入剛好那階段幾年需用足用的數額,我需要多少就會剛好流來多少給多少,不會虧待我,但是又不會一次性地流入幾十年的流量,而是分次一筆一筆地流動湧入那階段所需的。這也是本來一個正常健全的財務或是人間應有的流動和流通模式,就是一次給你當下現前需用當用和用得著的,卻不會一次性地讓你去囤積。
絕大多數多半也非掛我名下,這也會是很考驗人心人性和我的內在安全感。雖然我在兩性關係上一般永遠是較居上風,和相對委屈較少一點的一方(但書是人間只要有關係,沒人不委屈,我的委屈也很多,僅是相對較少)。因此,我想說的是凡事有恩典有宇宙永恆的照顧,但在這二元世界,所有人的人性上的自私為我都是同時存在的,因此再有恩典和宇宙的照顧,你不會感覺是全白或全黑,也不會是全有或全無。而會是灰色的,也不會是非0即1,非好即壞,而就凡事都是居中,既好且不好地始終共存相伴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