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2日 星期五

3/6光體合併靈性成長筆記

 


🌼3/6光體合併靈性成長筆記上段🌼


前日週五晚上同樣第二次是兩堂線上課時段重疊,所以我同時開了手機和平版電腦各開著一堂課的視窗和各一副耳機輪流上(因為兩堂都能回聽)。因為Lucia的課是大課, 因此當晚能準時上悅兒的課的人會較少,所以這情況我會先聽悅兒的課,並同時看著光體課當下的進度到哪和文字內容,接著就會再回聽,因為通常在人生中我都反而會是優先照顧支持陪伴較少人的那一方的這樣的人格特質,這始終是我的特質,也因此善善這樣方方面面高特殊的孩子才會優先選擇我來投胎的!記得從小我們家的兩個孩子本來就是重感情、被叫多情種子、可以一秒落淚和博愛、心軟的人,那不等於是花心,而是常覺得任何有緣到我眼前和相處夠久夠投緣不排斥的人,我就是自然會對別人好和關心別人,其實生性浪漫自由外,我底子也有聖母大愛愛照顧人的特質。很有趣的是,晚上上課時,悅兒提到很早就希望孩子能獨立,並且一直具體實踐,連小女兒摔到都學會了自我照顧和自我安撫。極大的對照是,因為我的生命劇本本然就是配著一個從出生肢體上障礙非獨立站走外,生活也全然是非自理的孩子,我們的關係反而永遠會像是袋鼠媽媽和口袋中的小袋鼠寶寶,或是無尾熊整天靠著牠的尤加利樹般的緊密,全然不是年齡的問題,但孩子也因此永遠很中性,很撒嬌和親密,時常都在親吻擁抱,跟我設定的西方的較親密的相處模式相似。即使我生性特別熱愛自由,高度享受獨處僻靜,但是因為總發現送由他人或學校照顧時,以一種形式的不自由,換來另一種形式的不自由。因此,往往自己能做而不必費力溝通相處或是看人臉色的事,也形同是心理上某種形式的自由!

光體課的晚上我連續共做了四次寬恕冥想和一次進入內在空間的冥想,今晚共寬恕了四個人,而且有個關鍵主要大人物已經從我半年前在上IET九大天使綜合療癒法法時就是我寬恕名單中的第一個了!昨晚Lucia開啟光體課有提到了,當進入更高的內在空間時,如果我們能夠清理掉那他人殘留帶給我們的能量,甚至就是一次一次地再做再清,直到想起這個人,已經能全然雲淡風輕,好像是看待別人的故事一樣,已不再帶有明顯或強烈的情緒時,我們也才真正的自由了,我的靈魂自由了,對方的靈魂也自由了。再話說昨日讀到臉書身心靈專頁中,關於靈魂的英文短句,提到了你不是有一個靈魂,而是:你就是一個靈魂,住在一個身體裡。

半夜時,做了一個不現實的世紀超級大噩夢,世紀超級大噩夢的劇情是關於我的孩子被人欺負,接著我去買餐點時,孩子和他坐的推車以及我掛在上面的大包包(裡面還有多數錢包中的錢)不見了, 我多數的東西在他的推車上當時手機電力卻只剩4%,我幾乎是什麼都不能做。再前幾日也曾夢過,回到國外的大學校園去住校,當時的宿舍卻已無法選,居然同一個宿舍住好多人,還只有最上鋪能選,我有懼高症,且那個很高的最上層(是共有三層的上鋪)沒有床欄,如果睡到摔下來怎麼辦,同一個夢中又夢到兩個白人男子,其中一個輪廓較深的俊帥白人男子是我喜歡的人,可是夢中感受他當時似乎是必須得要離開了,那對我也是個悵然若失和象徵兩性與住居相關的生存恐懼感和矛盾感的療癒和釋放。

早上醒來後,我的心輪有一種仍然偏耗弱感,但是比起之前一週全身能量明顯的較弱點似乎都聚焦在心輪上,甚至有時還會感覺就是有大傷口的感覺。晚上上課冥想時,十五分鐘持續地在心悸和心輪揪緊,能量很特殊,從生完小孩後很多年時而會有心悸,多年前,有時提到小孩的事就會突然能量狀態不穩,突然恐慌到站著感覺發冷快暈倒必需蹲下,以前很怕如果突然死掉小孩怎麼辦,曾經去醫院測過心律也沒什麼異樣,那就是能量上的緊縮和釋放。現在多年後能量狀態已經平穩很多!

因為我昨天似乎先超前得的寫到了全日帶著想要帶入生活中的內在品質去生活,所以我前日筆記已書寫到昨天我選擇帶著自我確信和輕甜柔美的內在品質去生活,至於和礦石植物和動物對話,我從小就時時有和非人類萬物對話的習慣,我時常由衷地就會跟大自然、水晶礦石和植物動物說:我愛你,謝謝你,或是再見,那一直以來是自然而然,非習得的舉動,我始終也深深覺得人類並不優於大自然、水晶礦石和植物動物,或優於任何其他人(種)啊!

🌼3/6光體合併靈性成長筆記下段🌼

談到寬恕,就得帶到感恩,其實近日我走路時最常做的冥想,就是隨時在心裡說: 祝福,感恩這四個字。確實要有感恩一切的能力才有幸福的能力跟本錢!

其實對某些遭遇人生重大磨難或是很大的不公平(不公不義)的人來說,感恩可能會變成一句最難說出口的話跟感覺,特別是不是發自內心,而是勉強說感恩時。很辛苦還有人要唱高調叫(教)你感恩時,除了心不甘情不願,還像心理凌遲。
我接觸的許許多多身心靈的老師,含大天使跟高靈教導,都不約而同在談感恩,感恩=豐盛富足,感恩事實上是豐盛富足的反面,互為正反兩面,相依相存。越感恩就有能力吸引富足。甚至才能享受擁有的一切,從一到最多,如果沒有感恩,及使擁有全世界也一樣沒有滋味跟美好,而是以為理所當然。更何況在我們的世界有反差對照以凸顯不斷產生的新願望,不太可能萬事如意跟真的擁有全世界,任何人都一樣。

從另外一個角度,像是跟我們特別親密的人,通常都有一點點恩恩怨怨交織,有恩有怨,例如是婚姻伴侶或是親人家族,甚至還有累生累世的因緣,而且愛恨也是相依相存,往往由愛生恨,或是又愛又恨,或是很複雜的情緒跟關係,那又要怎麼心甘情願談感恩呢?

如果感恩是最高頻的振動頻率之一,跟欣賞和愛相似。感恩的振動頻率那麼高,可是怎麼感恩呢?
我最近倒是體會到感恩的方法,感恩可以是直接間接的,感恩可以不必是針對性的,例如看到一片綠意和山林,感恩那大地一切萬有給我們大自然的撫慰。例如,感恩我們去的餐廳給我們的服務,和營養豐富的美食跟料理,要感恩有人為我們服務,還要有經營管理者承擔所有的責任。例如感恩花朵的綻放,跟花店一大早就到市場去選花。

很多很多事,太多太多事,無數無數的事,所有所有的事,的的確確都是直接間接有一堆人在為我們服務,不要視為理所當然,自己會更靠近喜悅知道。感恩就像一整串念珠或項鍊,直接間接繞一圈,每一個人一定有服務到我們生存的需要。即使是透過他她他她這樣轉過來轉過去,一定直接間接服務和幫助到我們的生存!

不一定要直接感恩某一個特定對象,除非是完全心甘情願和心悅誠服,而且直接單一的感恩,還不如全面的感恩,感恩所有一切與我們的生存或舒適幸福感相關的所有人事物,一切大自然,一切食物的來源跟供應,一切美味的創作料理,一切人為我們的服務,這種感恩會更容易全面而整體。萬事萬物,繞了一圈,一定直接間接,多多少少與我們相關,或是相互服務。

越是感恩,而不是挑剔細處或是不足,感恩的振動頻率會讓人從擁有一到無限大的所有,都有能力能夠幸福愉悅,而且更有可能吸引更多和倍增。相反的,如果把一切或再好的都看成理所當然,那即使有99%也可能只看到缺的和不夠不足不滿意的。

光以振動頻率來說,感恩是幸運的頻率,越感恩越幸運和吸引幸運。而失去感恩一切擁有和已有將有之物的能力,則是遠離幸福的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