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5日 星期一

『成為更好的自己』第三週專欄文章(賴素苑 Yuan Carissa):

 


🌸『成為更好的自己』第三週專欄文章(賴素苑 Yuan Carissa):🌸
🌼1.如何在身心靈成長的路上少走彎路?
我覺得要在身心靈成長的路上少走彎路,最重要的是要有『自我照顧的完整認知』,和找到『適合自己的靈性認知體系』,『要對生命觀的來龍去脈,和宇宙運作的主要法則和原理有清楚的認知』。如此,就像開車時必然要先懂得交通規則才能上路是一樣的原理。
如果說,我們被給予生命,卻是懵懵懂懂地不懂得生命運作的原理和法則,這就好像是:我們想要豐盛富足,卻全然對於豐盛法則運作的原理全然毫無所知,那要如何有豐盛富足的基礎呢?即便是一時幸運曚到的好運氣,也要懂得長長久久都仍能夠延續那個豐盛富足,才會是恆常久遠的富足基礎!
有句真理說:「沒有奇蹟,只有宇宙運作原理!」
即使有奇蹟發生時,也必須要『在符合宇宙真理的法則如因果法則下,才會有奇蹟發生的前提或基礎』!『宇宙運行原理是走在奇蹟之前』的!
因此,讓我們先做到『熟諳所有基本主要的宇宙運作原理,然後再談創造奇蹟』,才有那個讓奇蹟得以發生的基礎!
🌼2.如何愛自己?
愛自己必須要從『認識了解自己原始的特質和氣質的基礎』來談,好比一個內向文靜的人和一個活潑外向的人愛自己的方式不會相同。『愛自己和先了解自己真正是誰有很大的關聯』,在未能完整了解自己之前,我們實在無法去談什麼叫做愛自己,是和所有人一樣都去吃吃喝喝、群聚和大肆慶祝特定節日嗎?
談到愛自己,『必須回到那個未過度社會化前的本質,和原始氣質的自己來談愛自己』!舉例而言,把時間軸拉回到約八歲時的我,和十多歲時中學的我的『原來的本質』來談談我應該如何愛自己。我在小學的時候就因緣發現熱愛閱讀和書寫,此外我非常愛聽音樂和跳舞,只要聽到音樂身體就無法停住不動,中學時即便主要多數時間必須用來面對升學考試,但是只要讀完課內書,我必定再繼續看課外書,如中文或翻譯的散文小說和詩集。
所以,我的愛自己至今不離就是求知閱讀、上課、深度書寫或訪談分享,隨身也必定帶著耳機隨時在聽音樂,隨時隨地也在跳舞,『這些愛自己的方式非常不離我自始至終的本質』。它們有些會是就如自然人般的愛唱歌跳舞,但是例如像是『閱讀書寫則是我這樣熱愛沉思真理智慧的多感型的偏內向文靜氣質的人才會有的愛好!』
那麼如果我不先『搞懂自己的本質』,就去跟隨集體意識去吃吃喝喝或大肆慶祝節慶,我依然得不到最需要的內在的深刻深度滋養!『唯有當我懂得自己真正是誰,恰如其分的如我所是時,我才真正地愛到我核心本質那與眾不同的自己,它不是所有人會通用的方式,而就是滋養內在本質我的方式,和給予我的靈魂祂真正需要的養分!』
🌼3.如何走出負面情緒的困擾:
我們的『負面情緒主要存在的地方,一定是我們過去乃至過去世曾有深沉傷痛和失敗受挫經驗主要之處,也是楊定一談過的萎縮體,和艾克哈特•æ‰˜å‹’(Eckhart Tolle)談到的痛苦之身(Pain Body)』,也就是說我們平時都是很正常的行為反應, 唯有在突然被觸碰到舊傷和舊痛之處,我們就可能會突然大反彈或是失常表現。好比,我一碰到善善的特殊學校某個長期待我們不禮貌、不友善的老師,我就會瞬間變為臉若冰霜,毫無表情,視若未睹,那就是因為『裡面含藏了許多舊痛舊傷,今生今世的痛點外,還有些瞬間會失常反彈的反應來自於累生累世的坑坑疤疤所致』。
那麼如何穿越轉化這些負面情緒呢?靈性成長第九章有談到就是『全然的接納和愛這些負面的情緒和表達,而不去排斥否認它們,他們才有轉化為中性或正面的表達的可能性!』靈性成長中有提到,即使是大修為者依然有情緒,只是他們可能能夠拉升到情緒所在以上的無風無雨,無波無瀾區去對談和應對。深深的內在他們仍有著情緒,而『情緒是我們人類之所以比起多數其他生物,有著更多元多樣的表情和表達的原因!。情緒也是我們之所以仍然得以創作和欣賞文學和電影戲劇的理由』,沒有哪一部深度刻劃人性和人心的電影小說裡沒有帶著各種深度廣度的情緒。
針對負面情緒的轉化和流動,我們其實需要的不過就是一個『可以流動的出口,一個可以接納和理解的聽眾,一個輕柔的安慰,或者僅僅是一句同理的:我懂得你的感覺!』那個同理接納,不一定需要來自他人,或是一個接納的諮商師,一個慈母,一個摯友,也可能就只是一張紙筆,和一封寫給自己的書信或是深度書寫,『持續說著寫著的流動接納的過程中,凝滯的陳腐就有機會流動而再生,一次一次,那個沉痛不適感都得以慢慢地淡化轉化掉』。更簡單普遍的其他方式會是:『去聽音樂,去做任何運動或是快走,去親近連結遠大於我們的大自然的花草礦石, 山邊或水域,去靜心冥想和回到原點,去清理、誦唸零極限的四句話:我愛你,謝謝你,請原諒,對不起,或是拜懺持咒等等的淨化法。』還記得以前我在英國唸書時,如果碰到有人虧待誤會我而升起極大的委屈感,我會轉而去聽大悲咒,『把我自己一個人的委屈交託出去給更大的背景,藉由去承擔集體意識中類似共通的委屈苦受,我就會覺得自己的委屈和苦受也不過就在幫忙承擔稀釋一部份集體意識中共有的經驗!』
必須承認,我天生不是一個傾向時常歡樂或是凡事輕鬆以待的靈魂,不過我想任何人事物本然是一體兩面的,像是『我天生悲憫同理心特別強,天性又特別認真,因此吸引了一個特別缺乏各種能力的孩子來找我投胎,就是因為他選擇了我作為他的媽媽,如果不是我天生的氣質特別容易理解苦和容易悲憫同理,我想我就不會適合這條道途要帶給我的更高益處和恩典了』。因此,『試想如果我們只存在著正面希望和樂觀的情緒,我們還能體驗更有深度廣度的人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