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2日 星期五

🌸3/31圖文筆記:放下情感,客觀認識事物🌸

 


🌸3/31圖文筆記:放下情感,客觀認識事物🌸

🌸圖文全原創:賴素苑🌸

🌼幻象來自於接受他人的想法和信念🌼

歐林的靈性成長(Spiritual Growth)裡提到:你們是治療師、老師和領導者,你來這裡是為了創造新的可能性和帶進更高的真理。

我感覺我始終在扮演的角色是「老師」和「思想意見上的領導者」,因為我「很少在直接接受任何現狀為理所當然、理應如此」,反之總是一個「溫和的提問者」和「溫和的現狀改革者」,我也從不是一個會更急進的意見表達者。

🌺🌸🌼🌳🌳🌳

我向來只會在別人或社會集體意識告訴我說:現狀本來就是如此時,我總是會:
1.提問
2.提出完整的書寫式建言
3.找尋、開創、發明新的可能性。

而單單是是這個「不相信事情只是和只能這樣本身,就已經是一個開啟無限可能的起點」。「一個有智慧的問號往往是一個最好的起點」。

🌺🌸🌼🌳🌳🌳

舉一個很實際發生過的「我們在澳洲布里斯本(Brisbane, Australia)發生過的一個經典故事」,曾經在我們去美術館(Gallery of Modern Art)想看當時的三個草間彌生特展區時,發現每個特展區全都大排長龍,那麼依照那情況這特展應該是看不成,只能放棄了,因為我們只安排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待在這個美術館。

🌺🌸🌼🌳🌳🌳

這時我剛好聽到旁邊的人在問美術館管理員說:「有嬰兒推車者是否可優先免排隊?」,我於是也依憑直覺馬上跟著問了:「身障者及陪同者可否優先免排隊參觀草間彌生特展(註:️嬰幼兒及身障者及陪同者優先是一般國際機場及通用國際做法),這時美術館管理員告訴我:這個美術館是沒採取這作法,「但是她可以用對講機幫我問問一旁的特展管理員」,問完直接請我們過去,只稍等了一兩組原來在排隊的大排長龍的人,就讓我們進入第一個奇幻無限空間的3D立體草間彌生特展場,飽覽這虛擬實境無遺。

🌺🌸🌼🌳🌳🌳

這時旁邊又有第二個和第三個草間彌生特展區,於是我走去問了第二個草間彌生特展區的特展管理員身障者及陪同者是否能免排隊優先進入,這個特展管理員很好溝通,即刻要我們稍候一兩組人就即刻讓我們進入參觀。

🌺🌸🌼🌳🌳🌳

等到第三個草間彌生特展區時,這展場的兩個特展管理員的態度截然不同,直接說不能開放優先進入,這時我們打算推著善善離開,就不看這個特展區,「未帶任何情緒的,因為我們也很幸運地獲得優先進場看完兩個特展了」。

🌺🌸🌼🌳🌳🌳

這時「奇妙的事又發生了」,本來排在最前方的西方臉孔的一家人中的媽媽,突然跑過來問我:「你們真的很想看這特展嗎?」我說:「是的」,她說願意把我們家的人算成跟他們一起的,然後先讓我們家進去,於是「本來不可能看到的三個草間彌生特展,我們卻全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全都看完了!」可見得側隱之心,人皆有之。臨危解難的這一家人了,還同時受到我們、特展管理員和其他排隊的人的盛讚他們善良的品格,結果是皆大歡喜!

🌺🌸🌼🌳🌳🌳

而這「前前後後我到底做了什麼呢?我並沒有主動宣稱權利或是國際通行做法,而是總是永遠就是不卑不亢而禮貌平和地地多問一句,尋求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各種可能性」。然後,總是讓我們穿戴整齊而帶有氣質穩定感,如此他人都會更加尊重我們!

🌺🌸🌼🌳🌳🌳

我始終維持的想法是這樣的:「就是多問一句毫無所失, 只可能有所得」。即使在第三個特展的例子,碰到一開始看似是否定的答案時,我也仍然不因此埋怨挫折或抗議,也不會感覺一定就是最後結果,就不可能翻盤改變,「仍有無限可能」!

🌺🌸🌼🌳🌳🌳

這就好像是第一天在澳洲布里斯本龍柏動物園時,當天抱無尾熊的票已售完,但動物管理員通融抱無尾熊出來讓沒買到票的人一起合照,但是遊客不能自己抱著無尾熊,只能和抱著無尾熊的動物管理員合照,但這時坐在輪椅的善善本來是摸不到無尾熊的,因為這高大的澳洲動物管理員有近200公分高,但後來我問他可不可以蹲低一點,輪椅上的善善才至少能摸得到無尾熊,他一開始說:「因為無尾熊不能離地面太近,所以沒辦法蹲低」。

🌺🌸🌼🌳🌳🌳

但正當我們在拍照時,我才發現這個高大的澳洲動物管理員已然單腳屈膝觸地蹲下,好讓善善能摸得到無尾熊,我聽到他說:「因為這才是在做對的事」,代表著是他的良心趨使他超越僵化的慣例,而我究竟做了什麼事呢,也就是「不卑不亢、不帶情緒,不預設立場而禮貌地多問一個有智慧的問題請對方思考,如此而已!」這就是我的人生觀「不把不當最後答案(Never take no as a no),知道凡事皆有無限可能。Anything Is Possib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