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Life Journal ( My Marriage Discomfort) :我的婚姻不適感



善善目前快13歲半,而其實我的婚齡已有近15年半,其實這近15年半之間我一直有婚姻不適感,就跟善的狀況常讓我有無法喘息和失去全然自由的感覺一樣,我事實上常有生理上無法呼吸的那種心理感覺,婚姻是同一回事,我在婚姻中也常有一模一樣的生理上無法呼吸的那種心理感覺。我對一般世俗的婚姻制度和框框桎梏有很大的不適感。它不是緣於今天,而是早在善善約兩歲多(我婚齡約四年多時)我找天使心基金會的心理師心理諮商時就跟心理師提過我明顯的婚姻不適感了。我當時就說過:我發現自己怎麼簽了一只那麼可怕的萬年賣身契(婚姻合約),我的個人自由是天價啊!我怎麼有辦法被綁約一輩子?我不知道我還能忍耐像這樣被綁約幾年?我從結婚前期每周要和婆家親戚一起吃飯,或是當時依我媽建議,每周六的精華休息時段回去吃飯過夜,都日益覺得越來越沒有自由了!

我基本上是一個負責的摩羯座的人,也有足夠愛家顧家,喜歡佈置家裡和很疼愛小孩的一面。但同時,我更是一個天性熱愛自由,四處遊走,不屬於任何團體框框或界限內的靈魂。我在十一年多前就跟心理師說過,我發現我簽的合約是一紙多麼可怕的萬年賣身契,我這麼愛自由的靈魂根本不要任何世俗的束縛和框框或一大堆的繩子來綁住我。雖然我知道為什麼世俗上要結婚,是因為多數時候財物和孩子多少都會共有需要合約保障雙方,它跟勞動契約其實也很相似,其實就是雙方約定俗成一定的權利義務關係。但是,這財物和孩子多少都會共有的情況下,還會附贈給你一大堆雙方的親戚關係,那些先天也不是自主自由選擇的關係,而是其他人早就幫你選擇好的他們的關係。然後常理上你對他們也有一定程度的權利義務關係,例如家族相互支持或是聚會之類。

但是,以我這麼熱愛自由的靈魂,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甚至是一個人到異國自助旅行,連光照顧善善一輩子,單單這一件事,就已經讓我的自由受限程度達到飽和。其他任何的自由,我都再也不願意給出去一絲一毫,好比我現在已經不願意再去參加婆家聚會,再多聊一句誰的小孩或善的事情。自從2015年初Andy開始在家工作,我們平日重疊相處的時間更達到飽和程度,我必須同時看到他的更多優缺點,和無分日夜都得說一句我的去處,更使我的個人自由受限。還有2014年從我的小車小藍換成了為了善善輪椅需要而買的休旅車後,我在這狹窄巷弄間已沒有自由能開我自己的車出去晃蕩,這也是我顯然失去的自由!所以,我們從之前就有形成自己一家顧一家的隱約默契和共識,自己負責自己的家人,我無法再把我一絲一毫早已缺氧的個人空間和自由再給你的家人或親族!我自己的自由都嚴重缺氧了,哪有空間再捐出給你們一點一滴,一絲一毫?因為帶善回台東娘家絲毫不方便,我連自己小時候的家都六年半沒回去過一次,為什麼我還要回婆家陪吃不自在的年夜飯?

今年八月初時,我們在倫敦請英國司機Tim開車帶我們到英國鄉間去來回十小時,路程中我都和他聊天。他告訴我們,現在是他的第二段婚姻,他的第一段婚姻維持十年,我問他為什麼離婚了,他說因為十年後,他的前妻也不是十年前他認識的樣子,他也不是十年前的那個他。他第二段婚姻娶了一個泰國人,目前有個六歲的兒子,目前更滿意現在的狀態。

那我的真心話是懷疑特別在美國,為什麼那麼多離婚的人要再婚?我不會去挑戰婚姻體制或選擇離婚這種是非黑白分明的路,但我也一樣不服從婚姻體制的萬年制約。我只是覺得,如果我會離婚,就代表我不認同婚姻制度的框框和綁約,我也不會選擇再婚。因為我這樣愛自由的靈魂,單純就是不適合婚姻制度,不喜歡任何綁約關係,更遑論任何可怕的長期綁約關係!我單純不認同婚姻制度的長期綁約,但是我也不能去挑戰它存在的必要性,是基於社會和家庭穩定。事實上,你有看過哪幾間餐廳能開十五年半又沒換老闆或職員,你有交過幾個十幾年還沒變質或形同陌路的朋友?

婚姻制度其實更是一種自私的人性化存在,就像是我們往往喜歡一個東西就想把它買回家據為己有,免得被別人拿走。但是實際上一個東西你又不會喜歡那麼久,婚姻可不是你買了又能輕易丟掉換掉那麼單純的東西?在婚姻中,其實都會希望對方對我比較好,給我比較多,但是同時又不要求我太多,不要剝奪我的自由。

所以,我單純是一個熱愛自由的靈魂,和不願意被任何形式綁約的人,即使我不會正面挑戰多數人認同的婚姻體制,但也不會服從認同婚姻體制。更不會選擇離婚或再婚那些麻煩的選項,如同我常跟真心的朋友說的:  I am not the marriage material.( 我不是適合結婚的材料 ) 我是個浪漫和很會撒嬌的好情人和好媽媽,甚至是個愛家的家人,但我不會是世俗上的好太太或好媳婦,同時我也不想當,因為我不服從婚姻體制給我的各種框框限制,特別是附贈給你的一堆別人送給你的親族和權利義務關係。我不願意再把我無限度的個人自由給出去!我自己需要我僅有的早已缺氧的自由!但說來奇妙的是,我又能反之比先生能跟婆家的朋友如對面的鄭老師和隔壁的房客阿崙的阿嬤熟稔能聊,因為我有我擅長深度社交的一面,只要不聊婚姻相關的婆家之類的事!

有很多人說:你老公很疼(愛)妳,對妳很好!事實上凡事都不是二分法的,世間事並不完美,一個人並不是百分之百以完美的方式對妳好,所以老公既沒有全然的對我們好,也沒有全然的對我們不好。一定是有好有不好! 我至少慶幸我沒多生小孩,或是照少數人建議的試著生一個正常的老二來平衡自己,如果一個孩子就要綁你一輩子,想想以前的女人持續懷孕生子被綁住多少年的歲月?我寧要我的自由而不是一個有可能正常甚至資優的老二,反而更為平衡!